眼看著球離自己越來越近,夏辰的臉色微微有了變化,反應過後,他趕緊也朝著球跑去,就在夏辰要順利接到球的時候,平次郎卻出現了。

隻見平次郎一個鏟腿,球便被平次郎搶了過去。

夏辰就這麼的丟球了,夏辰反應很快,既然丟球那就要回防,他的速度可比平次郎快得多,很快就來到了平次郎跟前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可……

“噓……”哨聲被吹響,裁判判決夏辰犯規。

“靠!夏辰是蠢的嗎?故意犯規嗎?”

“這很明顯的越位啊!他還明目張膽的越位?什麼情況?夏辰到底會不會踢球啊!”

“他是不懂規則嗎?”

“之前和泰國打的時候,我就覺得夏辰有些不對勁!難道真的不會踢?”

“什麼?不會踢?那上什麼場啊!真的是……”

“咱們中華隊隻有周濤一個人會踢,剩下的都是菜鳥!這樣怎麼贏?虧他夏辰之前還放出大話!結果就這?”

“唉!看樣子徹底冇救了!”

……

夏辰明顯的犯規行為,頓時叫觀眾席炸了鍋,紛紛大聲議論著,埋怨著夏辰。

對夏辰是無比的失望和暴躁,高舉的旗幟也被丟在了一邊,場麵一度有些混亂。

而丁守誠他們也是把心給提到了嗓子眼了,他們真怕這時候的學生們會一擁而上。

本來還指望著夏辰會扭轉乾坤,創造奇蹟,而現在看來,夏辰不僅不會贏的比賽,可能還會推進糟糕的情況發生。

專業的周濤也陷入了苦惱,他眼珠子一轉,對夏辰說道:“老大,你不要斷球和防守,你身體素質好,速度快,我和武向棟找機會把球傳給你,然後老大你就直接射門!”

“行!”夏辰當即點了點頭。

眼下的情況來看,也就隻有這個辦法了!

夏辰不知道規則,要是被對方抓住這一點下套也就不好了。

夏辰也以為,自己能靠著強大的身體,超越凡人的視力和聽力,就此改變戰況,但現在看來卻不是那麼的簡單,

足球可不像籃球那麼好掌握啊!

這一回合,平次郎發球進攻,山本冶緊跟其上,快速朝著夏辰方守著的門逼近。

而夏辰也緊跟其後,不敢貿然行動,另一邊的周濤也是緊緊的跟著平次郎,以防山本冶再把球傳回去。

山本冶剛要行動把球傳給平次郎,見夏辰冇來阻止,即刻找準角度,猛地抬眼,看向不遠處的球門。

緊接著一個用力,射門!

不得不說,山本冶真是一個射門天才,一旦被他找到機會,他射門的角度十分的刁鑽,球體轉動的方向也叫人眼前一驚。

隻見被山本冶一腳踢出的球,飛速朝著雷奕揚而去,球體還在自轉,路線也是十分的詭異。

很快,球就來到了雷奕揚的跟前。

從來冇做過守門員的雷奕揚,頓時臉色一驚,他雖身強力壯,又是武家,可麵對飛馳而來的足球,他的反應依舊慢了。

隻慢了這一拍,球就被放了進去。

“靠!日的,居然叫他們進球了!”

“夏辰到底是怎麼回事?怎麼能給對麵這個機會?”

“這根本就是給對麵送球啊!連斷球也不敢,又不防守,夏辰他到底在乾什麼?”

“就是!要知道就我上了!我上都比他強!”

“靠!真是氣死人了!中華足球什麼時候才能起來?”

“該死的小鬼子,真是看不慣他們囂張!”

……

瞬間,觀眾席上罵聲一片,甚至原本為他們加油的哨子,手拍,手棒,直接丟下了場!連自己的素質都不要了。

見到這般情景,丁守誠等人更加緊張起來。

“警察和錦江武堂的人還冇到嗎?”丁守誠眉頭緊鎖,小聲問著坐在他身邊的人。

那男人也是驚恐得直冒冷汗,連連歎氣搖頭:“還冇有,怎麼著也還要半個小時!”

跟著,丁守誠也無奈的歎了口氣:“希望學生們能保持理智吧!看來這次大賽過後,我就要下台了!”

……

夏辰並冇有在意觀眾席上的反應,而是分彆在雷奕揚和周濤的耳邊說了什麼。

之後,幾人調整好情緒之後,夏辰突然行動起來,整個人猶如奔湧而去的洪流,飛速奔騰起來。

隻那一會,夏辰就已經跑過了半場,就在這時,雷奕揚迅猛的踢出一腳。

在雷奕揚的大力一腳後,球猛然的飛了過去,在眾人的目光之下,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。

什麼情況?雷奕揚是想從那麼遠的位置直接射門?這怎麼可能?

眼看著球就要落在地上,而距離對方的球門還有十多米遠。

不可能,這樣一定會被對方搶了去的!

見到這樣的情況,丁守誠等人紛紛搖頭,甚至有的低著頭不敢看下去。

可接下來,夏辰猛地從地麵彈起,身子越在空中,隻見夏辰對準空中的足球,狠狠的朝著球門就是一腳。

這突然的一下,讓原本要掉落在地上的足球再一次猛然朝著球門進發。

夏辰的力量可想而知,這一腳下去,球的速度直接來了一個質的轉變,對方的守門員還冇來得及反應。

“咻!”的一聲,一陣風吹過,球落在了門框內,

不單單是這個守門員,所有人都冇看清發生了什麼,就隻見足球落在了門裡。

全場一度安靜下來,不敢相信的盯著球,下一秒……

“啊!”齊刷刷的一聲呐喊,全場爆炸了一般。

“天,我冇看錯吧!進球了?”

“臥槽,牛逼!夏辰牛逼!”

“夏辰!夏辰!”

“夏辰最強!夏辰最棒!”

……

眾人本已經是失望,眼看著就要絕望的時候,夏辰卻突然改變了局麵。

這突如其來的一球,簡直帥爆了!

發球之後直接射門,完全忽略中間的過程,果然,這樣的一球。很符合夏辰的性格。

雖然冇有按照正常的“程式”來進攻,但隻要射門成功了,那就是好球。

而場上的平次郎和山本冶,臉色十分難看,顯然,他們從冇想過會是這樣出人意料的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