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僅僅是錦江大學的學生,全國的人們都會怪他的!”何瀟雨皺著眉頭,搖了搖頭說道:“我怕的是……這些人會激動的控製不住自己!要真是衝上去動手,這場在中華設置的國際交流大賽,撒是會成為笑話啊!”

中華一直在足球上麵有弊端,為此很多人都不滿,在這次大賽上,又有島國記者和馬歇爾的挑釁,更是讓這些叛逆又不理智的大學生們無比的憤怒,而夏辰,能讓全場徹底爆發。隻需要一個導火索。

而這個導火索的關鍵,就是夏辰!

如果夏辰帶領幾人贏了足球比賽,自然是為大家,為中華出了一口惡氣。

可夏辰要是輸了,現場的這些人們的憤怒會被徹底點燃!當時候說不定會引發紛亂,亦或是群毆的場麵,恐怕會造成難以收場的地步。

丁守誠等人自然也分析出了這樣的情況,此時此刻,他們正坐在台上,不停的擦拭著額頭上的冷汗,緊張的要死。

夏辰,無疑成了這些人最後的希望。

“趕緊打電話求助!向警察局和錦江武堂求助,能調來多少人就調來多少人!”市政府的大官們的壓力也很大,趕緊下達命令。

絕對不能發生這樣的事!傷亡拋開不說,整箇中華都將成為全世界議論的焦點,這樣的錯誤他們可承擔不起。

一旦發生這樣的事件,彆說他丁守誠被會抓過去坐牢,就是這些個市政府的大官也會被調查。

一時間,這些個大人物的命運都掌握在夏辰手中了。

雖然贏下來的希望還是不大,但他們也隻能默默祈禱,希望夏辰能夠再次為他們創造奇蹟吧!

到現在為止,淘汰賽,半決賽已經全部完成,經過大數據的計算,各國大學生代表的名次為:第一法國,第二英國,第三島國,第四美利堅,第五加拿大,第六泰國,第七俄羅|斯,第八印度。

當然,這個名次也並不是最終的結果,接下來纔是整一個足球比賽的最大看點。

所以,夏辰帶領的中華隊,究竟會選擇哪個國家進行挑戰呢?

按比賽規定,隻挑選一個國家是不足以說明實力的,至少也要選擇三支隊伍。

現場的觀眾們也跟著緊張起來,好一會,突然又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。

“中華!加油!夏辰!加油!”

“夏辰必勝!中華必勝!”

“夏辰!夏辰!”

……

不得不說,這些學生真的是太瘋狂了,激動的呐喊聲傳遍了錦江大學的每一個角落,場麵絲毫不亞於奧運會啊!

夏辰和雷奕揚,武向棟,周濤商量了一會後,拿起話筒,掃視著其他國家的隊伍。

“我和我隊員商量過了,最終選擇的隊伍是……”夏辰咧開嘴角,頓了頓。

現場更是一片寂靜,都是無比認真的盯著夏辰看著,期待著他的選擇。

“泰國,島國,法國!”夏辰繼續說道。

話音一落,現場掌聲一片,激烈的聲音瞬間將現場再次點燃。

與此同時,夏辰也開始了排兵佈陣。

雷奕揚身強力壯,很適合當守門員,夏辰,武向棟和周濤進攻。

首先第一場對決的是泰國隊,對泰國,夏辰他們還是比較輕鬆的。

“中華隊,加油!夏辰,加油!”

……

這一場比賽,幾人一直處於高效率的爆髮狀態,尤其是周濤,作為曾經的專業足球運動員,他的水平自然是高出一些的。

麵對對方的守門員,周濤更是選擇了正麵硬剛,射門了五次進了三球,順利的拿到了分。

而武向棟也射門了幾次,進了兩球,夏辰也趁機試試,不過射偏了,倒是有些尷尬了。

反觀泰國隊,正常比賽都顯得十分吃力,一直被夏辰他們帶著節奏走,隻有一個還算可以,卻也帶不起來整隊的人,最終輸掉了比賽。

比賽結束,當裁判宣佈最終勝利是中華隊時,掌聲很是激烈,不過,歡呼和呐喊倒是不多,畢竟贏下泰國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——

中場休息十五分鐘後,賽場上,八人互相對立而站。

夏辰腳下踩著球,勾起一邊嘴角,十分自信的盯著對麵的平次郎。

“以為贏了泰國這樣的垃圾就能沾沾自喜了嗎?那真是大錯特錯了!接下來,你們會被完虐!”平次郎微微揚頭,滿是嘲諷,絲毫冇把夏辰放在眼裡。

而夏辰隻是冷笑一聲道:“話可彆說的太滿!為了能看到你們島國的記者,當著全世界的麵跪下向中華道歉,我可是無所不用其極的,小心了!你們可得加油啊!萬一叫我們贏了,那個記者說不定還會因為自取其辱,切腹自儘了呢!”

“八嘎牙路!”平次郎的臉色很是難看,眼中充滿了怒火。

夏辰淡淡一笑,挑了挑眉頭,眼中滿是挑釁的味道。

“噓……”

就在這時,哨聲吹響,比賽開始。

“夏辰加油!中華加油!”

“夏辰,夏辰,所向披靡!”

“夏辰,夏辰,勇爭第一!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觀眾席上也是齊刷刷的加油呐喊聲。

更引人注目的,不知道是誰做了一麵大旗幟,上麵愕然寫著“夏辰”二字,黑色大旗被兩個人高高舉在觀眾席上,來回的揮舞著。

見狀,場上的學生們一個比一個不服氣,鼓掌,尖叫,那洪亮的聲音,高舉的旗幟,很是壯觀。

學生們的熱情已經誇張到了極致,顯然,他們對夏辰是無比期待的,他們相信夏辰一定會贏。

想法是好的,可不知不覺間,卻又給夏辰增添了一些壓力。

比賽場上,夏辰帶著球在場上奔走著,他先是把球傳給了周濤,緊接著,周濤又帶著球逐漸逼近對方的球門。

而緊隨其後的就是技術高超的平次郎,他和周濤貼的很近,叫周濤處處限製,前進開始變得困難,周濤掙紮了好一會也隻是前進了十幾米的距離,最後實在是冇有辦法了,又把球傳給了夏辰。

夏辰又哪裡真的會踢?上一場自己頂多打個醬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