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夏辰,也隻能快速移動自己的身體,躲避著他的攻擊!儘管如此,他依舊不能完全躲過,緊緊一秒鐘的時間裡,夏辰就被劃傷了五六處!

如果不是他強大的身體,這一刀就足以要了他的命!

夏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,腳步一直後退,一邊躲閃著對方隨時可來的攻擊,一邊思考著對策。

再這樣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,到底該怎麼辦?

突然,那人收回刀子,麵對著夏辰,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夏辰撞來。

夏辰眉頭緊蹙,這個男人實在太瘋狂了,他冇有揮拳,冇有出掌,冇有踢腿,就這麼單純的撞了過來!

夏辰咬緊牙齒,對方速度快到他根本來不及躲避。

這一刻,夏辰隻覺得迎麵駛來一輛巨型貨車,直挺挺的朝著自己撞擊而來,那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把他撞飛出去,剛想掙紮著起來,那人卻就在自己的麵前。

夏辰趕緊起身,想要躲開,可那人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瘋子!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不斷近距離的撞擊著夏辰身體,不管夏辰跑到哪裡,他依舊狠狠的,生猛的撞向夏辰。

很快,夏辰麵色慘白,一口鮮血猛然吐出。

夏辰有些吃力的靠在牆上,那人依舊不停的撞向夏辰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激烈的聲音讓周圍的人頭皮發麻,心驚膽戰,腿腳發軟,無比驚恐。

劇烈的撞擊,導致牆皮脫落,牆體皸裂。

很快,夏辰的後背的牆上被撞出一個大坑,夏辰的人就要凹陷進去。

更可怕的是,那個瘋子也冇好到哪去,同樣麵如白紙,同樣口吐鮮血,甚至肩膀已經變得血肉模糊,可他的動作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這種瘋狂的自殘行為讓人無法理解。

可那瘋子似乎一點也感受不到疼痛,麵無表情,情緒更像是平靜的海麵,冇有一絲驚浪湧過。

而從瘋子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狠戾到極致的氣息,卻讓人深刻的感應到,彷彿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突然暴增一樣!這種令人不安的恐懼感,滿滿的襲來!

很快,夏辰便注意到了這個瘋子的眼神,不知為何,他瞳孔似乎發生了變化,從原本的黑色,變成了猩紅,又從猩紅變成了暗紫色,越發的詭異恐怖!

儘管夏辰已經身受重傷,渾身是血,他依舊尋找機會,對著眾人|大喊:“跑!都給我跑!否則大家都會死!”

夏辰撕心裂肺的怒吼,可不管是柳馨兒,雷奕揚,丁守誠還是英國隊,法國隊,甚至是島國,都冇有一個人離開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樸玹羽癲狂大笑,同樣的瘋狂至極:“死!都給我去死!去死!”

現在,夏辰無比確定,眼前的這個男人一定是個瘋子!

應該是樸玹羽用極為特彆的方式,煉出了一種冇有思維的“人體武器”!

這種東西,一經催動,就會陷入瘋狂廝殺的狀態!除了殺,冇有任何!

夏辰十分害怕,他不是害怕自己受到攻擊,而死害怕這種東西會不會到達一定程度後,血液熱烈沸騰,甚至會爆炸!

如果真會到了這種地步,一個也跑不了,整棟大樓都會被炸燬!

既然有了這樣的猜測,夏辰就不敢拿所有人的生命冒險,他必須在這種情況發生之前,製服這個瘋子!

無論如何,他隻能拚了!

夏辰猛地深吸一口氣,找著機會直起身子,瞬間,體內的真氣猶如洪水一般,滔滔不絕的湧動著,在這一刻,它們衝破堤壩,一湧而上!

那浩浩蕩蕩的真氣,帶著波濤洶湧的氣勢,猛地席捲而來,抑製不住的,源源不斷的朝著麒麟雙臂湧去。

隻是見到的幾秒鐘,夏辰便完成了這一切。

夏辰猛然抬頭,眼神凜冽如刀,發出讓人膽寒的氣息。

“《縹緲錄》該你上場了!可彆給我掉鏈子了!”夏辰自顧自的嘟囔著,隨即一聲大喝道:“飄渺一式,破山曉!給我儘情的毀滅吧!”

他的一聲怒吼,宛若衝破天際,隨之而來的,是一身金燦燦的光芒,夏辰就被包裹其中。

很快,這一身金燦燦被夏辰彙聚在掌間,由此,一個金色的張印被不斷的放大!

直到整個房間就要盛不下它的時候,那個巨大的金色手掌印,迅速的脫離開夏辰的手心,隨後朝著那個瘋子,瞬間迸去。

那手掌印,宛如神佛降臨一般,鋪天蓋地,“轟隆”的一聲,在所有人無比震驚的目光之下,一掌下去,將那瘋子死死的壓在了地上。

緊接著,一震耳欲聾的嘶鳴聲響起,整個海錦樓跟著劇烈搖晃起來,瘋子身下的地麵開始出現裂痕,下一秒,地麵直接出現一個手掌印的大坑。

金色手掌印劇烈的,猛力的壓著瘋子,兩者瘋狂的向下掉落,一層一層的咂破,一直到了一樓。

這一掌看呆了眾人,久久不能平靜,這恐怖如斯的力量,直接連人帶樓,通通壓了下去,這是何其的震撼啊!

與此同時,夏辰麵白如紙,他眉頭緊鎖,表情顯得有些痛苦!突然,一大口鮮血從他最裡吐出,他的身體也跟著支撐不住。

夏辰躬著身體,眼睛瞪大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,這痛苦的窒息感,強大的破山曉,彷彿要將自己的一切都掠奪走!

這一掌拍出,他整個人虛弱無比,連一丁點的真氣也不複存在,甚至隨隨便便的一個普通人都能將他打敗。

可使出來的威力著實叫人震驚,這比夏辰想象中的場麵,還要震驚!

這樣看來,就算是高級武家中的超級高手,也照樣被這一掌拍得下跪吧!

如此震撼的場麵,加上突然的反轉,叫樸玹羽愣住了好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,可能是不相信,又可能是不接受!總而言之,他輸了個徹底!

如果夏辰的這一掌拍在他身上,他同樣會死的很慘,他很明白這一點。

趁著樸玹羽在愣神,雷奕揚和其他國家的武家趕緊將高麗國的全部人員拿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