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皺著眉頭,麵露殺氣,目光狠狠的掃過島國,印度,高麗和泰國!

“不管凶手是哪個國家,我一定會抓到,更不會輕易放過!”夏辰再次說道。

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還有你那個眼神,好像就認定了是我們乾的似的!說到底,你們中華就能減輕嫌疑嗎?”

“就是!說不定就是你們乾的,故意這麼說把嫌疑轉到我們身上罷了!”

“說了半天,一切都是你自己猜測,如果冇有證據證明,那你就是汙衊!”

……

夏辰的話讓這幾個被懷疑外國人紛紛不滿,反倒是團結起來,特彆是高麗和印度,一唱一和的,言語間滿是推卸嫌疑。

“大家也不用這麼激動,如果大家不想自己受到凶手的威脅,想洗清自己的嫌疑,那就好好的配合我們!”夏辰一邊說著,一邊觀察著他們的表情和眼神。

正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,西婭突然想到什麼,打斷著說道:“等等!我想到了!”

話音一落,所有人的目光都隨之投向了西婭公主。

“當時那個凶手用刀朝著我刺來,幸好夏辰及時趕到拉住了我,讓我躲開了凶手的攻擊,可也就是這一瞬間,我看到了,那個凶手的右手小臂上,有紋身!”西婭認真的說道。

這話一出,所有人臉色一頓。

西婭公主的話自然冇人敢懷疑,丁守誠等人也是眼中一亮,有些激動。

“既然是這樣,那就好辦了!”

“李航,即刻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,讓西婭公主親自辨認!”

“一旦找到凶手,必將嚴懲不貸!”

……

說話間,夏辰卻把目光停在了一些人的身上,這些人的神情和眼神,似乎有些異樣。

“據我推斷,當時凶手是從西婭公主靠右邊的窗戶進來的!而英國隊的右側是法國,美利堅,島國和印度!”

“法國和美利堅基本被排除在外,因為瞳孔顏色不同,而且凶手拿刀的方式也不是他們兩國的風格,說起來……倒是有些像島國的武士刀!”

夏辰摸著下巴,淡淡的分析著。

而那些島國人卻是一個個臉色大變,有驚恐,有不解,有困惑,可他們的帶隊老師上本池夫卻是有些慌張,仔細觀看,他的眼珠還在四處轉動,手也是緊緊的握著。

夏辰當即一個箭步,衝到了上本池夫的麵前。

“不管是從身高,瞳孔顏色,還是用刀方式,上本老師,似乎隻有你纔是最像凶手,還是請你伸出手臂,讓我們看看吧!”夏辰表情嚴肅,目光堅定的看著他說道。

“你……你這是汙衊!不是我!”上本池夫立馬暴怒,這樣表情,似乎不像是裝的。

夏辰眼睛一眯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可並冇有找到破綻,難道……真的不是他?

隨後,夏辰又偷偷的向其他人身上瞥去,試圖捕捉其他人的態度。

“是不是凶手伸出手臂,讓西婭公主看一看不就真相大白了?”丁守誠皺著眉頭,沉聲說道。

“不……”上本池夫眉頭緊皺,眼神飄忽不定,十分緊張,他似乎要拒絕,可又冇有理由拒絕,一時語塞。

“既然你不承認是你,就伸出手臂來自證清白啊!”

“就是啊!伸出手臂來!”

“讓我看看你的手臂!”

……

眾人你一搭,我一語的,不知道是為找到凶手而這樣,還是因為可以洗脫自己的嫌疑。

而更加激動的,還是英國的那幾個男生,蓄意傷害他們的西婭公主,這是不可能被原諒的。

上本池夫眉頭皺得更甚,他瞥著周圍人的表情和目光,聽著周圍人的不滿和諷刺,最終忍受不住這樣的壓力,伸出了自己的右臂。

當他的右手小臂被掀開衣物,暴露在空氣中的那一刻,所有人就是眼前一驚,因為他的右小臂上,竟真的有個紋身!

一見到這個紋身,西婭即刻激動大喊:“是他……就是他!我認得這個紋身!他就是刺殺我的凶手!”

丁守誠深呼吸一口,然後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大聲喝道:“抓住凶手!”

“等等!”

就在這時,夏辰卻突然開口:“不能抓他,因為……他不是凶手!”

話音一落,現場先是一片安靜,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夏辰!就連西婭也滿是不解。

夏辰這是鬨哪樣?明明各項證據都證明瞭上本池夫就是凶手,也是夏辰第一個指認了他,可他現在又為何推翻了自己的推測?為什麼否定自己?

“你現在又在搞什麼鬼?是你說的他是凶手,現在又說不是!你在耍我們嗎?”

“西婭公主也證明瞭他就是凶手,又有什麼好說的?”

“莫非你跟凶手是同謀?”

“有這個可能!說不定就是他們兩個合起夥來,自編自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遊戲,好讓西婭公主感激他吧!”

“我看也像是這樣!”

……

夏辰的話多次引起眾人的不滿,他們看著夏辰的眼神越來越厭惡。

見此,丁守誠上前一步,走到夏辰跟前,皺著眉頭,小聲說道:“夏辰,你搞什麼?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心裡有冇有底?”

“大家不要著急,大家仔細看看,是不是還有一個人冇到場?高麗國家代表隊,你們的帶隊老師呢?怎麼不在這裡?”夏辰突然看向高麗的學生們,嘴角扯過一絲得意的冷笑道:“該不會是在衛生間清洗自己偽裝的紋身吧!”

這話一出,眾人又是一驚,尤其是被懷疑的上本池夫,眼中更是有些激動。

“你……你胡說些什麼?”

“就憑你的憑空想象就能這樣汙衊我們的老師?”

“對啊,你有什麼證據嗎?就這樣胡亂的瞎說!”

……

高麗國的學生們瞬間不淡定了,紛紛大怒著反駁夏辰。

夏辰也著急,淡淡的說道:“那你們倒是說說,你們的老師在衛生間裡做什麼?”

“還能做什麼?當然是吃了你們中華的食物,鬨了肚子!”其中一個隊員脫口而出。

夏辰眼睛眯著,嘴角扯過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