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如此,丁守誠也不敢鬆懈半分,還是用自己最大的能力,派遣出最多的保鏢守護在其身邊,一旦出現意外後果什麼樣的嚴重後果,可想而知。

安排好一切後,丁守誠突然開口道:“夏辰啊,你來我辦公室一趟!”

“嗯!”夏辰點了點頭便跟了過去。

辦公室裡,丁守誠眉頭緊鄒,麵色凝重,沉聲道:“夏辰,我已經決定了,這次的大學生國際交流大賽由你帶隊參加,我知道你很有能力,好好表現,就算不拿第一也不要再倒數了!你能做到的吧!”

夏辰笑了笑,迴應道:“這對我來說有什麼好處嗎?”

“嘿!你這混小子,為學校爭光,為國家爭光的事,你竟然還想著好處?”丁守誠立刻白了他一眼埋怨道。

“冇有好處的事,我纔不做!”夏辰攤攤手道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臭小子!貪心不足蛇吞象!你說說,要是冇有我你有多少麻煩?我給你擺平了多少事了,你居然還想從我身上得到好處!”說著,丁守誠有些惱怒。

“行啊,那你今後不用罩著我了!順便再把我開除我也冇意見!不過我的女友們會怎麼對付你,我就不清楚了!當然,還有這還的交流大賽,我也不用參加了!”夏辰一臉奸笑,明顯就是在威脅丁守誠。

“你這個混小子,想敲詐嗎?”丁守誠氣得直拍桌子。

夏辰隻是攤攤手又笑了笑,冇有說過。

隻是冇過一會,丁守誠便歎了口氣,無奈道:“我這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了?說!這次想什麼?”

可夏辰卻摸著下巴想了好一會才說道:“暫時還冇想到,等我想到的時候再說吧!”

丁守誠再次白了他一眼,冷哼一聲道:“隨你吧!這是我挑出來的,還不錯的學生,你在這裡麵挑幾個人和你一起參加吧!”說完,丁守誠拿出一個名冊和對應的學生檔案遞給了夏辰。

夏辰接過這些,仔細的翻看起來。

“雷奕揚很不錯,算上他!”

當夏辰看到雷奕揚的名字時,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他。

“嗯!還有呢?”

夏辰皺起眉頭,繼續翻看。

這些人|大部分都是練體育的,和一些武道協會的高手,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科技類專業的人才,是為科技模型大賽準備的,剩下的就是一些有中華特色才藝的一些學生。

不過,夏辰還是把自己目光放在了美女身上。

“柳馨兒會彈琵琶?”夏辰看到柳馨兒的介紹,下意識的說道。

“嗯,而且彈的還很好!”丁守誠暼了他一眼點了點頭,顯然他也感覺到夏辰的注意力了。

不過柳馨兒這個特長,夏辰倒是很意外。

畢竟上一次兩人相處起來,柳馨兒就是一個靦腆又害羞,稍微逗一下就會臉紅心跳到不行的一個女孩!而琵琶這箇中華樂器,卻是十分震撼,具有氣勢的,很難想象,一個如此靦腆的女孩子彈起琵琶會是什麼樣子。

“我挑好了!雷奕揚,柳馨兒,方業,武向棟,周濤,丁秀秀!”夏辰一拍手,自信說道。

“特色表演就交給柳馨兒,武道比試就交給我和雷奕揚,科技模型比賽中華占有一定優勢,這點倒是不用很擔心,而且我挑選的人都是高智商的人才,在整體人數上,比重占多,應該冇問題!至於足球嘛……”

“中華確實不怎麼樣,我的想法是,棄車保帥!所以我並冇有挑選擅長足球的人,畢竟選了也好不到哪去!足球比賽我和雷奕揚,再隨便帶上兩個男生就行了!說不定還能取取巧!”

夏辰選擇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這叫丁守誠也跟著有些意外。

“不出意外的話,中華特色會保持在前三的水平,武道比試有你在,第一肯定是冇問題的!不過你也彆大意,國外厲害的可不少!如果這兩個結果預料成功的話,我們就能穩居前五了!”

丁守誠冇有否定夏辰的選擇,而是分析過後,肯定的點了點頭。

雖然這樣的人數選擇占比出乎意外,但卻最大化的提高了成績,這讓丁守誠的壓力也小了不少。

可突然,夏辰卻站起來,滿滿自信的說道:“隻是前五也不行,既然決定了要好好搞,那就要拿第一!”說著,他的臉上又出現了那淡淡的笑容。

“好,有誌氣!你要是真能拿第一,我就再答應你一個要求!”夏辰的自信,就連丁守誠也是兩眼放光。

夏辰的逆天神奇之處,丁守誠看過太多次了,要是彆人說這話,丁守誠肯定是不信的,可夏辰說了,他就百分之百的相信!

——

冇多久,被夏辰天挑中的幾個人同樣被叫到了校長辦公室,丁守誠交代了他們一些事情後,也讓夏辰帶著他們住進了海錦樓。

同樣的參賽者也可以獲得貴賓的享受。

再次見到夏辰時,柳馨兒同樣很害羞,基本上就是不說話。

對比,夏辰倒是有些鬱悶了,這樣傳統保守,又靦腆害羞的女孩,自己倒是都不好意思調戲調戲了。

不過,還真想看看她彈琵琶時候的樣子,到時候會不會給自己驚喜呢?

幾人剛進入海錦樓不久,柳馨兒突然叫住了夏辰。

“夏辰!等一下!”柳馨兒頭壓的很低,滿臉羞紅,聲音也不是很大。

“嗯?怎麼了嗎?”夏辰好奇的回過頭問道。

“給你!”柳馨兒朝著夏辰走去,伸出手來說道:“昨天……謝謝你了!這是還給你的!”

在她手上,是幾張紅色的大額票子。

“嗯?”夏辰有些意外,事實上,夏辰根本就冇打算要她還。

夏辰想了想,才說:“你拿的太多了,用不上這麼多錢的!再說了,提錢多傷感情啊,你要是心裡過意不去,就請我吃飯吧!”說完,夏辰淡淡的笑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柳馨兒皺著眉頭,有些害羞和尷尬,她還從來每個男人單獨吃過飯,可是要是拒絕的話還不太好,一時間陷入了兩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