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倫敦大學的名氣也是越來越高,一度高過合眾國的各大名校,顯然,做到這一點,西婭公主功不可冇。

而這樣一位幾乎完美的人,居然會出現在錦江大學,不僅是學生們,就連老師,校領導也是熱烈的歡迎啊!

西婭公主每走進一步,掌聲越是熱烈,整個人看起來都是閃閃發光的,無形中帶著魔力一般。

而她隨性的五個男生,更是一臉的驕傲。

他們是西婭公主的騎士,那種保護公主狂熱,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東西。

各國的學生代表已經全部進入錦江大學,可是突然一個法國的學生,嘰裡呱啦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,而且臉上滿是嘲諷的神色。

不僅如此,他們帶過來的翻譯也冇解釋,而是同樣掛著嘲諷的笑容。

這看的老師,學生們很是不爽。

雖然錦江大學也有語言類的專業,可法語專業的卻很少,而且學的都是一些皮毛,人家那正宗的口語一出,聽得也是稀裡糊塗的跟不上節奏罷了!

“誒,你們知道他在說什麼嗎?”

“瑪德,你瞅那個樣子,還用猜嗎?肯定不是什麼好話!”

“他媽的,虧老子還給他們臉麵,鼓掌歡迎!我看就應該給他一拳!”

“這些外國人,也不知道嘚瑟什麼!媽的,真他麼的氣人!”

……

麵對這樣的憋悶,錦江大學的不少學生都憤怒了,一個激動的討論起來。

而也因為這事,原本正常前進的隊伍也突然停了下來。

“太可笑了,難道中華人都是蠢的?連一個聽得懂法語的都冇有嗎?真是可憐!”這是,西婭公主身邊的一個男生也開口了,說的是英語,而且語氣中滿是不屑和嘲諷。

法語聽不懂,英語卻可以聽得懂。

這一句一出口,當場惹怒了學生們!要不是丁守誠勸著,警告著,這群學生們怕是會直接動手。

現在情況非常緊張,這群外國人分明就是主動惹事,挑起紛爭,一旦有人動手,將會嚴重影響到這次的交流大賽,而錦江大學,丁守誠,都會背上罵名。

想到這裡,丁守誠冷汗直冒,儘管他極力壓製,卻也很難平息下來。

一麵是故意挑釁的外國人,一麵是滿腔敵意,怒火中燒的中華學生,想勸哪麵都很困難,都不會服氣。

危機關頭,夏辰出現了。

“不會法語就是蠢?那麼我且問問你,每個英國人都會法語嗎?那他們又是不是蠢的?什麼英語?什麼法語?不過是一種國家的語言,不過說對方的語言犯法嗎?那你說一句中華語言來聽聽?”夏辰這一句法語流暢又專業,他語氣輕快,表情淡定又自信,整個人看起來神采奕奕,直接引起了西婭公主的注意。

“你……”英國男生有些尷尬和憤怒,當場變了臉色。

“我們不學習你們國家的語言,很簡單!因為你們國家的語言,在我們眼中什麼也不是!將來的某一天,華語纔是整個世界潮流!”夏辰冇有理會英國男生的憤怒,而是朝著之前挑釁的那個法國男生走去。

“一嘴都是口音的法語,還用來嘲諷中華的學生隻能是墊底的垃圾?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們法國的成績又好到哪去了呢?不過同樣倒數的名次,你的得意就是給自己的國家丟人!懂嗎?土包子!”

“多麼鄭重的歡迎儀式,就被你這種人給打斷了!聽說你們法國男生一向紳士,不過從你身上隻能看到冇有素質這四個字!你不僅是給你媽丟人,還是在給你的國家丟人!”

夏辰的法語似乎比眼前這個男生還要正宗,加上夏辰那一臉不屑的表情,這個男生直接被嘲諷的體無完膚了。

聽著夏辰的這些話,發貨男生的臉色一下子變了,用那滿是怨恨的眼睛狠狠的盯著夏辰,似乎就要控製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夏辰注意到,男生胸前戴著一塊標有職位和名字的胸牌,於是又瞥了其他法國人一眼。

其中有一箇中年男人,頂著地中海的髮型,戴著長方形眼鏡,看起來文質彬彬的。

他是法國學生代表的翻譯,叫布拉夫。

夏辰緊盯布拉夫,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。

當布拉夫注意到夏辰投向自己目光的那一瞬,他的表情愕然停止,瞳孔威震,嘴巴微微睜開,身體控製不住的顫抖著。

這一瞬間,布拉夫彷彿置身於人間煉獄,腳下是翻騰的屍山血海,頭頂是不得反抗,讓人無法呼吸的強大壓迫感。

這一瞬間的窒息叫他內心恐懼到了極點,夏辰強大的氣勢壓來,他的大腦已是一片空白。

經過龍神精血的洗煉,夏辰的身上的氣息簡直能壓死一個普通人,他布拉夫又何德何能置身之外。

逐漸布拉夫身體開始劇烈抖動,臉上的驚恐油然可見。

終於……

“撲通”一聲,布拉夫再也抵不住這樣的折磨,直接跪在地上。

“這位……布拉格先生!為何行如此大禮?莫非是因為冇有翻譯他的話,而感到愧疚嗎?”夏辰微微一笑,諷刺著說道:“也是了,像你這麼廢物的翻譯家,在這種場合確實隻配跪下道歉!”

話音一落,頓時,掌聲一片,錦江大學的學生也出了口惡氣,對著夏辰紛紛叫好。

被接連諷刺的法國學生臉色越發難看,憤怒著直握拳,眼看著就要對夏辰動手,他們的老師阻止了他們。

一番風波過後,隊伍繼續前進。

外國的大學生代表隊的衣食住行被安排在了海錦樓,是錦江大學專門招待一些貴賓,特意設置的校內酒樓。

安排好之後,學校又單方麵派出了一些保鏢,在其周圍巡邏保護,順便阻止一些閒雜人等闖進,擾亂他們休息。

實際上,校方的這一行為完全是多此一舉,像西婭公主這樣尊貴的身份,周邊的保鏢不計其數,不僅僅是她休息的房間周圍,就連錦江大學的校門口,都有保鏢巡邏,又怎麼會淪落到錦江大學的保鏢來保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