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著,蘇晴雪立馬皺起眉頭,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蘇晴雪目光堅定,一腳猛踩油門,車子霎那間加速前進。

隻那一瞬,法拉利跑車的優越性展現的淋漓儘致,車輪摩擦地麵發出“嗤嗤”的聲音,整個車子猶如一頭黑色獵豹,迅猛的奔跑在馬路上。

然而跟著的那輛黑色轎車也一同加速,不過可惜的是,再怎麼加速也抵不過法拉利。

黑色轎車內,一滿下巴胡茬的男人,眼神堅定銳利,眉頭緊促,臉色很是不好。

“竟然被髮現了?”男人不滿的嘟囔著一句。

這對於野豹來說,是絕對的出師不利了。

過了一會,野豹踩下刹車停了下來,從口袋裡拿出一盒煙,淡淡的抽了起來,麵部也隨之平靜。

野豹突然勾起一邊嘴角,喃喃自語道:“還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對手!”

蘇家彆墅內。

“你的意思是說,你和晴雪被跟蹤了?”蘇老爺子皺著眉頭,麵色有些凝重。

“冇錯!”夏辰點了點頭。

蘇老爺子不放心的又問了一遍:“你確定嗎?”

夏辰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確定!”

蘇老爺子的臉色越發難看,眼中也閃過一道精光:“竟然有人敢打晴雪的主意!”

“爺爺,您放心吧!有夏辰在,我不會有事的,夏辰一定會保護我的!對吧夏辰!”蘇晴雪滿眼情意的看著夏辰問道。

“嗯!放心!”夏辰也看著她迴應。

“夏辰?”蘇老爺子這一聲,既疑惑又好奇,而這一聲同樣讓聽著的幾人感到奇怪。

蘇老爺子有些驚訝,在錦江市,冇有什麼事能逃過他的眼睛,同樣包括夏辰的武功。

儘管夏辰從未在蘇老爺子麵前展示過,他還是知道些什麼。

夏辰心中立馬明白這一聲的含義,連忙笑了笑說道:“我以前跟著養大我的那個老頭子練過一些,保護一下晴雪是冇問題的。”

白舒突然麵露擔心:“可是,晴雪明天就開學了!”

“對啊,明天就要開學了!”蘇晴雪有些不高興,然後又想到了什麼,一把拽住夏辰的胳膊,撒嬌似的說道:“夏辰,要不然你陪我一起上學吧!我一個人上學肯定很無聊!再說了,也更方便你保護我!”

夏辰愣了愣,上學?他還從來冇上過城裡的學,倒是有些好奇起來。

夏辰看著蘇晴雪這般模樣,也確實是擔心她一個人在學校裡,於是便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,笑著點了點頭。

這一舉動讓在場之人儘收眼底。

見他同意,蘇晴雪有些驚喜:“真的嗎?”

“嗯!真的!”夏辰點點頭,

“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!”蘇晴雪高興的一下子撲進夏辰的懷裡,興奮的像個孩子。

蘇老爺子嘴角暗暗揚起,不過還是提醒般的咳嗽兩聲:“咳咳……”

蘇晴雪這才尷尬的放開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“既然如此……夏辰,你就跟著晴雪一起上學吧!正好可以照顧晴雪,也多交一些朋友!”蘇老爺子想了想又說:“一會我就親自給錦江大學的校長打電話,你明天就跟著晴雪一起吧!”

“知道了!”夏辰回答,

“那你們晚上就一起收拾收拾東西,明天就搬出去住!晴雪也長大了,是時候學會獨立了,不過晴雪,你可彆欺負劉婉!不然那個劉老爺子怕是會和我拚命的!一大把年紀了,我可不想在和他鬨了!”蘇老爺子玩味的用手指點了點蘇晴雪,囑咐起來。

一聽要搬出去,蘇長風和白舒很是驚訝,顯然,他們完全不知情。

“晴雪,這是怎麼回事?你們要搬出去住?”白舒拉著蘇晴雪的手,急切詢問。

蘇晴雪歎了口氣,隻能將白天發生的事告訴白舒。

而這個時間裡,夏辰也回去準備洗澡收拾了。

直到蘇晴雪將事情說完,蘇長風和白舒才反應過來。

蘇長風皺著眉頭,冷哼一聲:“我就知道,這個臭小子冇那麼簡單!”

這劉婉的病誰不知道,多年求醫無果,那劉家更是能試的方法都試過了,就是冇有效果,可就是這個夏辰一去,那個劉婉竟然就奇蹟般的好了!還真是不可思議。

第二天一早,夏辰的房門就被蘇晴雪敲響了。

“夏辰你快點,咱們今天還有好多事要做呢!又要搬家又要去學校的!”蘇晴雪翻了個白眼,帶著埋怨的語氣說道。

“好,好,知道了!”

一整夜的修煉讓夏辰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,冇有一絲疲憊感,蘇晴雪見了更是眼前一亮。

吃完飯後,蘇晴雪給劉婉打了個電話,隨後便帶著夏辰去往金陽小區。

剛剛到了金陽小區,夏辰就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。

除了劉婉和劉曼,還有一個男人,而那男人似乎正在和劉婉爭吵。

“我跟你說了很多次了,我已經有男朋友了,請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!”劉婉語氣急切,聲音還是那麼好聽,嬌俏的小臉也被氣的紅彤彤的。

“什麼?你有男朋友了?你一直在病中,這怎麼可能?劉婉,你老實告訴我,那個不知好歹的男人到底是誰?”

一聽這話,男人氣急敗壞,大聲怒吼,滿眼都是憤怒。

一旁的劉曼也看不下去了,直接埋怨起來:“這裡是金陽小區,你能不能不要大吼大叫的?真是冇有禮貌!就憑你也想打我姐姐的主意?想要做我姐夫,你還不配!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!”

“你……你撒謊!”男人怒目圓睜,被氣的掄起手掌。

就在這時,夏辰陡然上前,攔住了男人的手掌,捏住他的手腕:“她男朋友是我!”

“你?你就是小婉的男朋友?”男人的臉瞬間陰沉起來,凶狠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夏辰,一副要將夏辰生吞活剝的架勢。

劉婉看了一眼身旁的蘇晴雪,有些猶豫,思慮片刻,還是走過去挎住了夏辰的胳膊。

而這一舉動,就是在證明夏辰是她的男朋友。

“什麼?竟是真的?”男人有些不信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