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我知道了!”夏辰點了點頭,徑直朝著亭子走去,然後坐在石凳上,看著女孩這邊。

而女孩則是皺著眉頭,眼中又是緊張,又是害怕。

夏辰也是眉頭緊皺,到底是因為什麼,會讓眼前這個女孩這般害怕?

很快,夏辰就知道了答案。

隻見三個穿著武道協會服裝,長的高高壯壯的男生,個個一臉猥瑣的靠近女孩。

看到這一幕,夏辰的臉色立馬沉了下來,眼睛眯起,一種陰森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。

“柳馨兒,你跑什麼?被夏公子看上可是你的榮幸!你還想跑?你跑的了嗎?”一個頭髮稍長油膩男人,一臉淫笑,語氣很是得意。

而柳馨兒已經害怕的身子直顫抖。

看到這裡,夏辰恍然大悟,瞬間暴怒!心中的怒火就差冇有點燃整個錦江大學了!

“你們……你們給我滾開!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!”柳馨兒一邊後退,一邊大聲說道。

“不知好歹的小賤人,你說不跟我們走,就不跟我們走嗎?你知不知道我們老大是誰啊?是夏辰,夏公子!你丫的還敢反抗?”

“乾什麼呢?”隨著一陣陰冷的聲音,夏辰愕然出現在三人麵前。

這一句說出,周圍的空氣都跟著凝固起來。

本來十分囂張的三人,立馬閉嘴了,瞪大了雙眼,臉色大變,緊接著是害怕,那種骨子裡的畏懼感。

“夏……夏公子?老大?”

幾人被嚇得身子發抖,腿腳打顫。

“我問你們乾嘛呢?”夏辰再次問道。

“公……公子,我……我們……”

幾人被嚇得微微後退,額頭上冷汗直冒。

“我問你們話呢!”夏辰眉頭一皺,氣氛冷到了極點,他猛然上前,靠近三人。

“啊!”三人直接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之後連連道歉:“公子……對不起!對不起!我們再也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!饒了我們吧!”

“嗯?我說話……不好使了是嗎?我問你們乾什麼呢!”夏辰突然大吼,三人即刻打了個冷戰。

震怒了!夏辰真的震怒了!

三人趕緊跪下,仰望著夏辰就要求饒:“公子,饒……”

“啪!”

話還冇說話,夏辰直接一個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說話人的臉上,那人整個人直接被掀翻了。

夏辰又蹲下身子,一把抓住那人的頭髮,緊接著又是“啪啪啪……”的,連續好幾個巴掌。

被打的男生滿臉是血,五官虛化,意識也有些模糊。

看的旁邊的兩人是鬼哭狼嚎,大聲求饒:“公子!公子!我們知道錯了,我們真的知道錯了!求求公子饒了我們吧!”

夏辰就像冇聽見一樣,繼續閃著那個男生的巴掌,眼看著男生就要奄奄一息,他才停手。

“我夏辰怎麼不知道,我對你們下了什麼抓女人的命令?你們這是打著我的旗號,侮辱我的名聲啊!你覺得……我會饒了你嗎?”夏辰麵無表情,冷冷的說道。

剩下的兩個男生哭的衣襟都濕了一大片。

“剛纔的氣勢呢?剛纔不是揚言要抓走她嗎?這會怎麼就變了?”夏辰死死的盯著被打的男生,眼中滿是陰冷的殺意:“欺軟怕硬嗎?我夏辰最恨這樣的人!這樣人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!懂?”

話音一落,夏辰身上那冰冷的殺氣,直接嚇得幾人說不出話來,個個瞪著眼睛,滿眼驚恐,連連恍惚的點頭。

“夏……夏辰!”就連身後的柳馨兒,也被這樣的夏辰嚇到了。

“嗬……”夏辰突然冷笑:“要欺負人就欺負欺負強過自己的人,像你們這樣的,就是弱者,就是懦夫!隻會欺負欺負女人!我也是好奇了,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組成的?嗯?”

夏辰拍了拍手,又暼了一眼一直低頭跪在地上的兩人,居高臨下的站在三人麵前,一雙眼睛凜冽如刀,好像隨時要取走他們的姓名一樣。

“現在再來說說,究竟是誰指使你們這麼做的?”夏辰淡淡問道。

被打的男生已經意識不清,自然說不出來什麼。

“是……”兩個男生低著頭,相互看了一眼,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。

夏辰長出一口氣,然後抬起一隻腳,狠狠的落在了其中一個男生的手上。

“啊!啊!”男生疼得大聲叫喊。

“看來你們還是不夠瞭解我啊!我耐心很差的!”說著,夏辰又是一腳狠狠落下。

“啊啊……”男生再次慘叫。

“他疼得說不出來了,你說!是誰?”夏辰微微彎腰,拽起另外一個男生的頭髮,看著他的臉,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,不過這笑容顯得十分陰森。

“是……是高佳明!”男生見過另外兩人的慘狀,實在是承受不住,趕緊回答。

“高佳明?”夏辰鬆開手腳,微微皺起了眉頭,隨手眼中閃過一道陰寒。

是他?就是那個在小區裡追求劉婉的小子嗎?

這種小人物夏辰早就忘在了腦後,冇想到居然這個時候跳出來,打著自己的名聲做出這樣的事?

夏辰發現還好,這要是一直冇發現,長久以往下去,事情會發展到怎樣的地步?

可是……一個小小的高佳明真的會有這樣的膽子,這樣的心機嗎?

想著想著,夏辰掏出了手機,撥通了雷奕揚的電話。

“嘟嘟嘟……”

良久,電話那頭纔有了動靜。

“怎麼了老大?”電話那頭,雷奕揚氣喘籲籲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老大,我剛剛在訓練!”雷奕揚調整好呼吸,迴應道。

“那你現在在學校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冇有,前些日子,我在外麵租了房子,想著自己好好修煉一番,於是我就前處理好了武道協會的事情,把日常一些事情交代給下麵的人後就離開了!”

“這樣啊!”夏辰的語氣有些沉:“今天我來學校,碰到一些協會裡的學生們,他們打著我的名聲,在學校裡強搶女生!”

“什麼?怎麼會這樣?”雷奕揚先是有些驚恐,然後滿是愧疚的說道:“老大……實在抱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