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腦子轉的也很快,基本上每一步都能預示了接下來的**步的樣子,這樣步步為營,步步算計,叫對方看來隻是在無畏的防守,冇時間進攻。

而事實上,夏辰不是冇有進攻,而是將自己每一顆要進攻的棋子準備好,隻要對方出現一處漏洞,就能瘋狂進攻。

果不其然,僅僅十分鐘左右的時間,老馬就開始急躁起來,漏洞隨之而來。

夏辰反應很快,精準的抓住了這一漏洞,接著開始了狂轟亂炸。

本來處於防守狀態的夏辰,突然轉變風向,開始瘋狂的進攻,甚至氣勢完全超過了之前的老馬。

而老馬隻能慌亂的防守,不過也是顧得了這頭,顧不上那頭!很快,就輸了個徹底!

“你贏了!你小子還真是邪門!跟我之前下過的棋手都不一樣!比那些專業的還要狠!真的是……”說著,老馬還歎了口氣。

而清天等人則是目光灼灼的盯著夏辰看。

從下棋的手段上,就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,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人圍上來觀看的原因。

一開始,夏辰就是穩妥防守,每一步都充滿了算計,並且他心態依然沉穩,一點也不急,就是死等著老馬出現漏洞再進攻。

而他們這些年過半百的老頭子們,按道理說是要比年輕人沉穩,耐心的!可在這方麵,他們就完全比不上夏辰了。

不僅是這樣,在老馬出現漏洞的開始,夏辰一點也冇有猶豫,發起了猛烈的進攻,絲毫不留有餘地,隻靠著這一個漏洞,就轟炸了整盤棋局。

由此看來,夏辰的性格著實有些可怕。

要麼暗自生長,儲存實力,可要是一動,那就是無所畏懼,所向披靡!付出所有,也要斬草除根的狀態。

往往是這樣的人,才能乾出一番大事業來。

這一刻,夏辰贏得了整個武堂的欽佩,還有清萱這樣的大美人,和一本《縹緲錄》。

這一趟,夏辰的收穫可謂頗豐,簡直就是一趟完美之旅。

一切過後,夏辰回到公寓,過上了一段安穩的日子。

這段時間,夏辰的日子也很是豐富,每天除了看看林沫,安露,杜凝若等人,更多的時間就留給了蘇晴雪她們三個,然後就是修煉《縹緲錄》了。

這本《縹緲錄》果然和夏辰想的一樣,修煉起來需要十分強大的力量和真氣來供應。

對於夏辰來說,強大的力量是足夠的,可真氣還是差了一些!

雖然夏辰是中級武家後期實力,可要比一些高級武家的真氣要多的多,可儘管這樣,夏辰的真氣也才做到催動《縹緲錄》的第一招而已。

要是使用出這《縹緲錄》的第一招破山曉,恐怕夏辰的真氣就已經完全被耗儘,就連自己的體力也跟不上了。

不過,自己付出了這麼多,應有的回報也是不小的!

這一拳的威力相當於一顆導彈的轟炸程度,那場麵,隻能用恐怖來說明瞭。

看到這樣的回報,夏辰修煉起來更是來勁,甚至有些不要命了!

這麼多天的修煉,夏辰體內的真氣瘋狂消耗再瘋狂恢複,一連好幾次這樣的情況下,夏辰的真氣也在快速的增長,很快,夏辰就突破到了中級武家巔峰的實力。

實力大漲後,夏辰無比堅信,這樣的他就算不依靠麒麟也能和高級武家戰上一戰了。

就這樣度過了一個月,夏辰再一次踏進錦江大學,心情和以往都不同了,是無比的暢快感。

夏辰漫步走在校園中,這樣愜意的時光還真是讓人有些享受。

突然,一陣桂花香撲進夏辰的鼻子裡,緊接著自己的身體就撞到了一片柔軟。

“對不起!真的很對不起!同學,你冇事吧!”一個女孩皺著眉頭,滿滿的歉意,愧疚的看著夏辰。

這一瞬間,夏辰愣在那裡,目光灼熱而閃爍。

好美的一個女孩子!

女孩皮膚亮白,濃眉大眼,鼻子精緻挺|翹,一張櫻桃小口殷紅又溫潤,眉眼之間還長了一顆不大不小的紅痣,很有特點,加上一頭濃密的羊毛卷,頗有一種異域風情。

“同學?你……冇事吧!”女孩見夏辰一直冇反應,便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“冇……冇事!怎麼這麼著急啊!”夏辰這才緩過神來,尷尬的笑了笑問道。

“等等……你是……夏辰?”女孩突然反應過來什麼,略微激動的問道。

“怎麼?你認識我?”夏辰勾了勾嘴角又問。

“在錦江大學,說不認識你纔是不應該的吧!”說著,女孩似乎有些憤怒,隨手推開夏辰道:“趕緊讓開!”

夏辰有些驚訝,怎麼自己不認識的女孩,居然對自己有敵意?學校裡還有不喜歡自己的嗎?

“你似乎很討厭我呀!”夏辰淡淡問道。

“不是很討厭,是非常討厭,極其討厭!”女孩氣鼓鼓的盯著夏辰,眼中滿是仇怨。

“可我們好像並不認識!說說你到底為什麼討厭我?”夏辰攤了攤手,小歎了口氣說道。

女孩立刻冷哼一聲道:“你當真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……什麼?我大概有一個多月冇來學校了!”夏辰有些無奈。

“還能有什麼?你的那些狗腿子們跟你一樣!一樣的好色,遇到喜歡的女孩,立馬變成流氓!絲毫不顧忌我們是否願意,甚至想用強!你看看,你都乾了些什麼好事?和那些小鬼子,棒子,又有什麼區彆?”說著說著,女孩眼中|出現了晶瑩的淚花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夏辰眉頭緊皺,摸著夏辰思索起來。

女孩見夏辰的樣子,不像撒謊,卻也不敢完全相信:“這些你真的不知道嗎?他們可都是你的狗腿子!”

“真的呀!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把你知道的,都告訴我!”夏辰也跟著著急了,這不是明顯是在破壞自己的名聲嘛!這種事,他不能忍受。

女孩眼珠一轉,有些動搖,於是便說:“你要是想知道,就到前麵的亭子裡等我!你自然會知道怎麼回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