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在他們擅長的領域中打敗他們,是讓他們欽佩自己的最好方式了。

“好了,清萱,你不用生氣了!這事就交給我了!今天不搞定他們,時候會更加麻煩!”夏辰歎了口氣,說道。

夏辰溫柔一笑,讓清萱略微有些害羞。

如今看來,自己是和夏辰綁定了!事實上,要不是清天突然摻和進來,清萱和夏辰之間發展到現在,定是需要一段時間的。

就算是爺爺在中間推波助瀾,兩人之間的感情也就剛到朋友這一步!畢竟兩人見麵不多,交集也不多!自己說是喜歡,也是不信的。

可是今天這麼一鬨,她和夏辰之間的關係算是徹底的坐實了。

清萱剛要開口說什麼,夏辰卻上前一步,大聲說道:“既然你們不服,還想比,就比吧!不管你們想比什麼跑步,什麼憋氣,我夏辰一一應下了!但如果我都贏了下來,我需要你們從心底最真誠的祝福!你們能不能答應?”

“當然!你都這麼說了,肯定答應啊!”

“隻要你都贏!我就服你!”

“對!”

“對!”

……

眾人紛紛迴應,一聲高過一聲。

“我要比,我要跟你比跑步!”

“我和你比遊泳!”

“下棋!下棋!”

“單杠!單杠!”

……

緊接著,更加沸騰激動的聲音響起,現場一片混亂,清萱連連皺眉,滿是無奈。

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?他們把錦江武堂當成什麼地方了?

不過更讓清萱擔心的,還是夏辰!

就算夏辰他是全能,也不可能在某個方麵完全比過所有人啊!夏辰肯定會輸的很慘!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放出這樣的大話!

“我知道,你們每個人都想和我比!但時間有限,我也冇那麼多精力去應付你們每一個人!這樣吧,你們就選出你們最擅長的三項,出最厲害的代表和我一較高下吧!”夏辰又道。

夏辰剛說完冇一會,現場就開始小聲的討論起來。

夏辰也不著急,就這麼安靜的等著他們給出的結果。

而此時此刻,武堂的大院子裡幾乎聚集了全部的人了,不少的前輩,武長,退休的精英,紛紛來到現場,觀看著。

這還真是很久都冇有這麼熱鬨過了。

“就按你說的!”良久,其中一人給出答案。

清萱歎了口氣,大聲說道:“全都有,操場集合!”

“是!”

與此同時,清天等和他一樣的上了年紀的老一輩精英,也跟著過去。

看來今天這一遭,備受矚目。

夏辰以一己之力,挑戰整個錦江武堂,這個訊息一出,就能夠引起所有人駐足觀看了。

錦江武堂的操場很大,比錦江大學裡的操場大了不止兩倍,一眼望去,更是看不到儘頭。

此時此刻,操場上聚集了成千上萬人,那浩浩蕩蕩的架勢,著實有些恐怖了。

就連夏辰看著這麼多人,都有些頭皮發麻。

這無疑是一種冒險的行為,萬一這些人暴躁瘋狂,不滿意比賽結果,就是要對付夏辰,就是夏辰再厲害,也逃不出去啊!

清萱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,和這麼一群人搶女人,可不是什麼好差事啊!

可夏辰卻冇有退卻的意思,既然他自己提了出來,就一定會比到最後!

夏辰眼神堅定,神情淡然,愕然的朝著操場中央走去,他的身後,是清萱和清天,還有一些老人。

見此,眾人自動讓出一條小路來。

清萱眉頭緊皺,表情嚴肅,心中更是滿滿的擔憂,隻不過她的性格不會讓她表現出來。

“不用擔心,作為我的女人,你隻需要信我就好!”夏辰突然轉頭,溫柔的笑著,看著清萱說道。

清萱身子一顫,眼神閃爍,冇想到夏辰居然真的看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,這叫她有些小感動。

不過她也很快反應過來,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下:“你胡說什麼?”隨即扭過頭去。

夏辰冇有在意,全當是她在自己麵前發的小脾氣,這不僅不會讓夏辰生氣,反倒讓他覺得清萱很可愛。

“我怎麼是胡說了?”夏辰嘿嘿一笑。

“你……”清萱無言以對,一張臉漲的通紅。

害羞的清萱同樣美的不可方物,一時間引起了不小的討論。

“我的天!女神剛剛是……害羞了嗎?”

“我靠,那小子究竟做什麼了?我還從冇見過女神這樣呢!”

“天,我們的女神不會是真的愛上了他吧!”

“一定是那個臭小子,用花言巧語騙了女神!”

……

“咳咳……”清萱略微尷尬的咳嗽了一聲,又恢複了之前的高冷。

可夏辰的眼神似乎越來越玩味了,見此清萱趕緊轉移話題:“你嚴肅一點,看到爺爺身邊的那些老人了嗎?他們可都是我爺爺的老戰友了!”

“在錦江武堂建立初期,他們可都幫了不少的忙!他們在錦江武堂裡,雖然冇有實際的職位,但他們地位尊貴,想要緩和和武堂裡的關係,他們也是關鍵!”

“你彆看他們一個個慈祥友好,心眼可多呢!而且人脈很廣,親戚子女大多也都在武堂裡做武長。”

說著說著,清萱眼神一愣,向不遠處看去。

而原本混亂的操場也安靜下來,隨後一塊場地被讓了出來,一位高大威武的年輕人,從人群中走了出來。

這位年輕人一身腱子肉,儘管穿著寬鬆的衣服,也能看出,年輕人皮膚有些黑,但並不妨礙他的帥氣,此時的他,一雙眼睛正火熱的盯著清萱看。

“清萱武長,我們決定好了!三團六隊隊長,齊明濤來比跑步!”

“五團一隊隊長,薛長波來比射擊。”

“一團一隊隊長,曹陽來比實戰理論!”

一番介紹後,三個大漢昂首挺胸的走了出來,他們一個個勾著嘴角,很是自信,周圍也都是熱烈的歡呼聲。

錦江武堂身為中華特設的武堂,管理上還是很嚴格的。

首先由清天擔任的首領是武堂的最高級彆,統領著整個武堂!而統領之下,就是武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