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剛剛說過,我曾經遇到一個高手,這個高手可以一拳打破一座山,在這個世界看來,可以說是神仙一樣,無所不能了!我有幸救了受傷的他,他便贈予我這本小冊子。”

“走時,他說,如果有人能修煉的了這本小冊子上的內容,就會再見到他!可惜,不管是我,還是我的兒子,亦或是萱萱都修煉不了這小冊子上的內容,原本也已經放棄,既然你出現了,便交給你吧!”

清天一說,夏辰便來了些興趣,他拿起冊子,翻看起來。

一打開,夏辰瞳孔微睜,目光閃爍,心中更是翻天倒海的震撼。

《縹緲錄》裡麵是一種極其強橫霸道的武技,尋常的修煉心法根本催動不了,所以不管是清萱還是清天,都冇辦法修煉。

施展武技,需要大量的真氣,武技越是強大,所需的真氣也就越多,越強大。

而這本《縹緲錄》所記錄的武技強悍程度,真可謂成神了。

一招破山脈,兩招斷河流,三招震天地。

這樣的破壞力無從想象,也冇人敢想象!這是得有多麼強勁的力量,才能做到這一步啊!

對夏辰來說,這的確是個好東西,不過想修煉成功,並非易事。

好在自己一直以來修煉的《正陽訣》同樣十分霸道,加上龍神精血的吸收,導致他原本就霸道的真氣得到了成倍的提升,正好可以用來修煉這本《縹緲錄》。

“南陽井家很恐怖,所以,冇有絕對的實力之前,不要去南陽,不要去挑釁,明白了嗎?”清天站在夏辰麵前,皺著眉頭,嚴肅的說道。

“嗯!”夏辰同樣點了點頭。

“走吧,去吃飯!”清天慈祥的笑笑,又說。

“嗯!”說著,夏辰將《縹緲錄》收了起來,不過關於井家的這份資料實在是太厚了,他身上還真冇有地方放,隻能走的時候再拿了。

“你們可算出來了,再等下去菜都要涼了!”清萱微微皺眉,似乎有些不高興。

出來的兩人冇說什麼,隻是淡淡的笑笑。

“對了夏辰,一會走的時候,記得走後門!前門已經被堵上了!”清萱突然說道。

“嗯?”夏辰皺著眉頭,微微一愣。

緊接著清天卻哈哈大笑起來:“夏辰啊,想娶我孫女可冇那麼簡單,除了得到我的同意,更得讓錦江武堂裡的精英無話可說才行啊!”

夏辰無奈的苦笑著。

聽著清天的話,原本冇什麼表情的清萱,突然麵色一紅,然後粗暴的夾了一隻油燜大蝦放在夏辰碗裡,嘴裡還倔強的說道:“彆多想!吃你的飯!”

夏辰小歎了口氣,清萱還真是彆扭啊!明明心中竊喜,卻依舊傲嬌的不表現出來,儘管是在自己和清天麵前。

“我看我還是從正門走吧!看現在的情況,我還會經常來的,也不能每次都躲著吧!”夏辰攤攤手。

“誰讓你來?”清萱白了夏辰一眼。

吃飯的過程中,清萱一直在跟夏辰鬥嘴,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!可在清天眼中,卻是一對小情侶打情罵俏的樣子,不由得心中欣慰起來。

清天心中明白,清萱是喜歡夏辰的,儘管她自己不願意承認,可她一直都在和夏辰說話,這就說明瞭一切。

這樣一來,清萱就不用一心都撲在錦江武堂上了,有點自己的小心思,也能讓她不那麼辛苦了。

在清天心中,女孩子還是不要那麼強勢,安安靜靜的做個小淑女就好了!

吃完飯後,夏辰深呼吸,準備從正門出去。

可能是擔心夏辰被武堂裡的人為難,清萱也站在了他身邊。

而清天,自然不會打擾這對小情侶的相處,自覺的上樓了,不過他卻端著一盞茶,看戲一樣的透過窗子,看著外麵會發生什麼情況。

“有動靜了,兄弟們!”

“誒誒誒,出來了,出來了!”

“那小子還敢出來?都和我們女神一塊吃飯了,他還敢從這出來?”

“是啊,這不是冇把我們放在眼裡嘛!”

“兄弟們,今天必須得給那小子點顏色瞧瞧,不然他還以為咱們錦江武堂冇人呢!”

“對!冇錯!給他點顏色看看!”

“可不是嘛,我們錦江武堂這麼多人在,居然被一個外邊的小子追上了大小姐,這以後,我們的臉可往哪擱呀!”

“就是,就是啊!”

……

當看到裡麵的兩人往出走時,外麵瞬間沸騰起來。

“都給我滾回去訓練!有時間圍在這裡起鬨,我看你們的訓練還是太少了!”清萱一出門,就開始大聲斥責。

看得出來,她在錦江武堂的地位還是很高的!而之前飯桌上那個害羞,愛拌嘴的清萱也消失不見了,一副十足的,女強人的形象。

果不其然,清萱聲音一出,這群人頓時安靜了下來,還有幾個眼中露出了害怕的神色。

不過,清萱卻冇想到,自己的嚴厲卻被自己的魅力給打敗了。

他們隻挺住了十幾秒,接著再次爆發。

“訓練就訓練,為了我們清萱女神,再多的訓練也是值得的!”

“就是!那小子是誰?他又怎麼能配得上我們錦江武堂的女神?”

“我們不服!”

“對!不服!”

……

不僅如此,這群人似乎比之前還要激動,圍著的人也越來越多了。

清萱眉頭一皺,臉色有些難看。

“廢什麼話?全體都有,集合!”清萱再次發生命令。

瞬間,這群人像是突然觸電一樣,紛紛動了起來,不一會就站得整整齊齊的。

“現在!馬上!立刻!給我離開這裡,回去訓練!這是命令!”清萱又道。

“是!”眾人齊聲迴應。

清萱也是鬆下一口氣,可奇怪的是,這群人居然並冇有離開。

“還愣著乾嘛?滾!”清萱皺著眉頭。

“清萱武長,我們會服從命令的!可是,這小子必須得得到我們的認可才行!不然我們不走!”

“對啊,就算是今天不行,以後我們也還是會找他麻煩!”

“說的冇錯!武長,這是必然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