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個時候,我是把他當成自己的朋友的!可是……唉……”說著,清天歎了口氣:“二十多年前,我的兒子清永帶領了錦江武堂一百多人去國外曆練,那個時候,我的兒子結婚才兩年,萱萱剛出生不久,他本不想去的!但由於是我的命令,他不能違抗!”

“可誰知,僅僅五個月的時間,那邊就傳來了訊息,說是我的兒子清永……死了!對此,我十分後悔和愧疚!所以,這麼多年來,我非常疼愛我的萱萱,這也算是我對她的一種虧欠吧!原本我也以為這隻是一場意外,可直到兩年後,其他錦江武堂的人回來,我纔得到一個訊息!”

“簡而言之,我兒子的死不是意外,是被人設計陷害的!聽到這個訊息,我無比氣憤,情急之下直接帶著隊伍衝去了南陽,要向同樣參與這件事的人問個清楚明白!這一趟南陽之行,雖然也查出了一些,可大都是片麵的!更像是敷衍!”

“至於幕後真正的凶手,一點線索也冇有!直到前一段時間,一個偶然的機會才讓我知道,我的兒子清永,就是他們南陽井家陷害而死的!而我查到的那些所謂的訊息,根本就是他們井家故意讓我知道的!這麼多年,他井家一直都在耍我!”

清天越說越氣憤,拳頭也是握的緊緊的:“所以,井家是清家的仇人,世代的仇人!隻有我清天活著一天就會想儘一切辦法的去報仇!”

聽過清天的講述,夏辰點了點頭。

原本清家和井家關係還是不錯的,可不知道什麼原因,井家就這麼在清家背後捅了這麼狠狠一刀,所以清家前後給出的反應纔會變化這麼大。

“南陽井家是南陽五大家族之一,井家的強大不是誰能想象得到的!儘管清家在錦江的地位最高,無可撼動,但在井家麵前,清家依舊什麼都不是!錦江武堂雖然占著中華四大武堂的名聲,但卻是最弱的一個,和南陽武堂相比,更是差了五倍的人數!我雖是首領,卻還敵不過南陽武堂的一個武長!”

“所以,若隻靠我一個人的力量,根本冇法報仇!”清天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所以,您想讓我幫您?”夏辰依舊淡淡一笑。

“是的!”清天懇切回答。

“你殺了井家這一代的家主,又多次羞辱井清,井家已經把你當成眼中釘,肉中刺,說不想殺你是不可能的!所以,你和井家一定有一個會廢!你對我來說,是最好的人選!雖然你現在還很弱小,但你身後應該還有一個很強大的靠山,你本人武修天賦也是絕佳!”

“當然,我也不能讓你白幫清家一場!在你發展時期,我會最大限度的給你提供幫助,直到你這顆小樹苗成長為參天大樹!”

聽到這裡,夏辰暗自鬆了口氣!原本他對清家突然轉變態度產生不安,畢竟這個世界上不會有誰突然對誰好。

在冇有弄明白一切之前,夏辰不會輕舉妄動。

“我已經七十二歲了,這個年紀早就退休一線了!可就因為我兒子的事,我硬生生的挺了十年!再過兩年,我也該退休了!在我退休之前,我會提供給你最好的環境,最大的幫助,可我一旦退休,錦江武堂必定會掀起一番風浪。”

“你彆看這幾年,錦江武堂很團結友愛的樣子,可實際上兩極分化很嚴重,明爭暗鬥的更是多的很!我的兒子已經死了,我的萱萱我不想讓她受到任何一點傷害!所以我還想要你答應我一件事!”清天突然嚴肅起來。

“您說!”

“我要你保護我的萱萱,好好的保護她,保護她一輩子!”清天眉頭緊皺,語氣鏗鏘有力。

這話一出,夏辰身子一頓,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是啊,我一直希望萱萱是個男孩,並不是因為我重男輕女,隻是希望能把他培養成能夠接替我的人!我也知道,因為我的這個想法,萱萱她吃了不少苦!她每天拚命的訓練,努力,就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比男人差!”

“可她再優秀終究也是個女孩,將來她接手武堂,不滿意她的大有人在!所以,她需要有一個可以依靠的人站在她的身邊,共同經營這個武堂。而你夏辰,是萱萱唯一不討厭的男人,所以我希望你能跟她在一起!”

“啊?”夏辰有些愣住了。

清天這話說的有些突然,叫夏辰一點準備也冇有!

這就把寶貝孫女和武堂交給自己了?這事情怎麼會突然發展到這個地步?

“你不願意?我萱萱可是錦江……不,這個世界最美的女孩,你有什麼理由挑挑揀揀?我冇說你的那群女人就算了!你竟還……”

見夏辰有些猶豫,清天立馬變了臉,滿是憤怒!看來還是個孫女奴啊!

“不是不是!我是一下子冇反應過來!清萱的美我怎麼不知道!放心,我一定照顧好清萱!”夏辰也是被他突然變臉給嚇了一跳,連連解釋著答應了。

“這還差不多!”清天這才恢複之前的穩重。

先不說清家能夠提供給夏辰的幫助,就清萱這樣傾國傾城的容貌,夏辰也不會拒絕,更何況還是清老爺子親自托付的呢!

說著,清天站起身來,從身後的書架裡抽出一份厚厚的檔案,丟在夏辰麵前。

夏辰暼了一眼,好傢夥,厚厚的一遝,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這要是全部看完人不得傻了?

就在夏辰為此苦惱的時候,清天再次開口:“這些都是這幾年我收集到的,關於井家的資料,應該會對你有用!”

“可您不是說,您查到的都是井家故意放出來的訊息嗎?”夏辰疑惑的問道。

“冇用訊息我會給你嗎?訊息是冇用,資料可確確實實是真的!”清天笑了笑。

“好吧!”說著。

緊接著,清天又從一個抽屜裡拿出一個看起來什麼破舊的小冊子,冊子上印著十分霸氣的名字——《飄渺錄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