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狀,於明和朱海都鬆了一口氣,隻是剛要鬆懈,眼前卻出現了一個漂亮女人。

而這兩人根本不認識她是誰。

“你就是局長吧!是你們抓了夏辰嗎?我是劉婉!”

劉婉暼了一眼朱海,將目光停在了於明身上。

“劉婉?”於明獨自呢喃,有些迷糊。

可接下來的這番話,讓於明和朱海大吃一驚,不敢造次。

“如果夏辰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,我劉家的整個武堂,也不是吃素的!”瞬間,劉婉眼中露出一種不正常的瘋狂。

這讓兩人下意識的向後邁了半步。

“你說什麼?”於明被嚇了一大跳,朱海更是顫抖起來。

“冇聽清?”劉婉皺著眉頭,頗不耐煩的又說了一遍:“我是說,我姓劉!”

劉?武堂?這兩個字眼放到一起隻有一個可能,那就是錦江劉家!那個讓人聞風喪膽,可怕的存在。

劉婉也就是劉家的千金。

於明有些頭暈目眩,這個被沐晴抓回來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?先是蘇老爺子親自打電話,這劉家的千金隨後又快速趕來。

能在錦江市一手遮天的劉家和蘇家,居然同時為了一個犯了毆打罪的小子出手,不簡單啊!

於明瞬間明白,這一次如果不好好處理的話,得罪的就不僅僅是一個蘇家了,恐怕他這個局長也不要再做下去了。

至於那個朱海,簡直就快哭了,心裡那個氣啊!怎麼朱強就這麼倒黴?他得罪誰不好,偏偏變相的得罪了錦江市最可怕的兩個家族,還把自己給拖下水了!

眼下不求全身而退。隻求不死就好了。

這種情況而言,隻要那個夏辰一句話,自己便能輕易消失吧!

“砰”的一聲,審訊室的門被打開,沐晴走了進去。

夏辰臉上立馬揚起賤笑:“怎麼?這是要……放我走了?”

“你……”沐晴一見到他,便氣不打一出來,甚至想給他兩拳。

“已經提醒過你不要抓我!不聽話的下場就是被局長罵!”夏辰笑著站起身來。

沐晴眼神凜冽,真要放了他的時候,她還真是不情願。

隻是夏辰在她的注視下,雙手一用力,那不爭氣的手銬直接就斷了:“你以為你能抓住我?那是我不想跟你一般計較!彆說我背後有人,就算是冇有,隻要我不想,你永遠也彆想抓到我!”

夏辰說話間,一下子躥了出去,眨眼間,便來到了沐晴跟前,速度之快讓人眼捕捉不到。

沐晴被他的這一番操作嚇得身子微微向後。

夏辰立馬勾起一抹壞笑,一步邁出,經過沐晴身旁時,又附在她耳邊說道:“我之所以會心甘情願的被你抓,是因為你長得漂亮!”

夏辰走後,沐晴還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,直到紅了脖子和臉,她才反應過來。

“夏辰這個該死的臭流氓!竟敢調戲老孃!彆讓我再見到你!”沐晴一邊埋怨著嘟囔,一邊跟著出去。

她真希望再也不要見到夏辰了。

一見夏辰出來,劉婉立馬衝了過去,隨即關心的問道:“夏辰,你怎麼樣?有冇有受傷?他們有冇有為難你?”

劉婉緊張的樣子,讓朱海和於明心驚肉跳。

為難?他們哪敢啊!一個蘇家就夠了,再加上一個劉家,給他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為難這位小爺啊!

隻不過這個小爺到底是怎麼回事?那邊說是蘇晴雪的男朋友,這邊又跟劉婉曖昧不清!

難道是腳踏兩條船?

這個想法一出現,就連於明這樣的人也暗自佩服起來。

要是泡普通的妞,三五個也不在話下,隻是這樣有頭有臉的“妞”,可還真是有些……讓人羨慕嫉妒啊!

這位小爺手段高明,真是太牛了!

“我冇事,隻是你怎麼來了?”夏辰搖了搖頭,詢問。

“是我告訴她的!”

冇等劉婉迴應,蘇晴雪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晴雪,你也來了?”夏辰立馬尷尬起來。

“蘇小姐!”於明趕緊賠上笑臉上前討好。

看著的沐晴則是冷哼一聲。

蘇晴雪見她,故意嘲諷的笑了笑:“這位女警官,還真是錦江市的榜樣啊!身為人民的好公仆,我希望你能夠一直保持這樣嫉惡如仇的態度,讓錦江市更加和平安穩!”

沐晴微微眯眼,麵對千金大小姐的挑釁也完全不放在眼裡:“這就不用你來操心!”

一旁的於明不知從何說起,隻能尷尬的笑著,這兩位大小姐,可是一個都惹不起啊!

“局長,你有個好下屬,要格外珍惜纔是!”蘇晴雪轉身,又對於明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沐晴有些憤怒,這分明就是在提醒自己的身份,要自己擺清位置。

“嗬嗬嗬……”而於明,也隻能尷尬的繼續笑著。

“晴雪,我們走吧!”夏辰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再這樣下去,怕是有些欺負人了,再說了,這件事本來就跟沐晴冇多大關係,要怪就怪那個不長眼的朱強。

“嗯!”蘇晴雪這才乖乖點頭,跑到夏辰身邊,自然的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
蘇晴雪的這番動作,讓劉婉一下子怔住了,眼中閃過一絲精光,不甘示弱的跟上挽住夏辰的另外一個胳膊,一同離開了警察局。

這可就看愣了這群警察。

這尼瑪,有什麼秘訣嗎?

能腳踏這兩條船,簡直就是男人中的偶像啊!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

“敗類!流氓!”沐晴看著夏辰的背影,狠狠的嘀咕著。

出了警察局,劉婉便駕車離開,而夏辰和蘇晴雪也朝著蘇家趕,畢竟明天就要搬家了,也要趕緊收拾收拾東西了。

一路上,蘇晴雪出奇的冇怎麼說話,而是安心開車。

夏辰則是一直皺眉,似乎有什麼心事。

蘇晴雪忍不住了,問道:“乾嘛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?怎麼了?”

“等會無論發生什麼事,都不許離開我身邊,還有,開始加速!最好飆車!”夏辰冷靜的說道。

從警察局出來,他就感覺自己被跟蹤,後麵的那輛車一路尾隨,儘管不明顯,但憑夏辰的觀察力,很快就發現了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