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家,錦江新興三大家族之一的,宅子蓋在錦江的市區,四進的院子,歐式和傳統裝修風格融合,恢宏氣派。

“你還知道回來!?你爺爺要是有什麼好歹的,我繞不了你!”

蘇成風看到女兒回來了,又喜又氣。

等看到夏辰,眼睛一眯,尤其是看到兩個人一直牽著手,頓時道:“你是誰?跟在我女兒身邊,想要乾什麼!”

“爸,這個是夏辰,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“什麼救命恩人!你趕快把手鬆開,沈風那小子也來了,你到時候注意點。”

“沈風!他來做什麼!”

“我是你的未婚夫,我怎麼就不能來?”

突然,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,正是蘇家給葉傾雪定的未婚夫,沈家,沈風。

沈風看著夏辰,眼神陰戾,一步一步走來。

在沈風身後,一群蘇家人也緩步魚貫而出,看著夏辰,都是冇一個好臉色。

“我可冇承認你是我未婚夫!”

蘇雪晴冷哼道,她這一次上山,就是因為這個沈風!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蘇雪晴的弟弟,蘇青開口問道,臉色也不好看,直到此時,蘇雪晴和夏辰的手,還冇鬆開!

蘇雪晴剛想開口,一旁的夏辰已經開口,“我叫夏辰,來自山上的碧遊村。”

按照戶籍,夏辰是山上小村莊的人。

“原來是一個鄉巴佬。”

一旁的沈風,嘴角掛著嘲諷,也是,看著穿著,就是來自農村的窮小子。

蘇家不少人聞言都露出了不滿,看著夏辰,眼神都是不滿。

“我說怎麼剛纔就聞到了一股牛糞味,原來是有個鄉巴佬!”

“真是晦氣,富貴家裡遇農民,咱們蘇家怪不得最近這麼衰。”

“這個人趕緊趕出去,這土氣的衣服,真是臟了我的眼睛。”

蘇家不少人立馬說道,不是嫌棄,就是厭惡,無一個好臉色,有的甚至在隱隱作嘔,讓人難堪。

蘇雪晴皺眉,臉色極其難看,家裡這些人太過分了,夏辰不說是她的救命恩人,就是尋常人,也不能如此侮辱啊。

“他真的是你救命恩人?”

這時,蘇雪晴的媽媽白舒走了過來,問道,自然而然的牽起了蘇雪晴的手,也緩解了尷尬氣氛。

“是,爺爺到底如何了?”

一邊點頭,蘇雪晴一邊追問,說著就眼淚汪汪的。

“很不好,在等宋神醫診治。”

白舒臉色黯淡的說道,而後整理情緒,鄭重的對著夏辰道,“謝謝你救了小女的命,剛纔小風說的話,你彆在意。”

“沒關係,阿姨,我應該做的。”

夏辰搖頭,“雪晴的弟弟和家人都是關心著急,我不會在意的。”

沈風眯了眯眼睛,條理清晰,有點不好對付啊。

再看,蘇雪晴一臉滿意的看著夏辰,沈風心中更加陰戾。

蘇家人,一時間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也不好在說夏辰什麼,不過對於夏辰身份的不滿依舊存在。

就在氣氛突然沉默的時候,裡麵有人又走了出來。

“宋神醫,如何?”

蘇長風在顧不得其他,急忙走了上來,急切的問道。

“不行了,哎。”

宋神醫歎了一口氣,“老爺子年紀大了,身上本來就有不少病症,最近又心力憔悴,本來身子骨就弱,現在又風寒發燒,經不起折騰了。”

年紀大,勞累,舊病,在加上看似小小的風寒發燒,就成了催命符!

“到了這一步嗎?”

蘇長風悵然失神的自語道,這可如何是好,老爺子一去,對於現在的蘇家就是大廈將傾之勢啊。

一旁的沈風,臉上笑容一閃而過,幾如錯覺,不過還是被夏辰發現。

這小子,冇安好心啊。

“不會的,不會的,爺爺這麼會突然這樣,都是我...”

蘇雪晴彷彿一個無助的小孩,淚流滿麵,下意識的看著夏辰,撲到了他懷中。

無疑,剛纔蘇家人的冰冷質問,讓蘇雪晴感覺,夏辰更值得依靠。

“你爺爺這樣,還不是你氣的,還有這個農村來的野小子,哪裡來的滾回哪裡,蘇家不歡迎你!”

蘇長風咆哮道,把一身怒氣,都發泄到了夏辰身上。

“你若不是蘇雪晴的父親,憑剛纔那句話,你就該死!”

夏辰抬頭,殺機一閃而過,讓蘇長風在那一瞬,彷彿身死,背後,一陣寒氣直沖天頂。

“沒關係,彆哭了,隻要人冇死,我都救得回來。”

殺機一閃而過,看著哭的稀裡糊塗的蘇雪晴,夏辰說道。

“好大的口氣,宋神醫都說不行,你張口就來?”

沈風立馬跳了出來,挑撥離間道。

“你不懂醫術,不要亂說,治病救人,不是信口胡說,你纔多大,口氣如此之大,人冇死,你救得回來,華佗在世,都不敢這麼說!”

宋神醫果然很不滿,這是在質疑他?而且,夏辰的話,也太過於大了。

“胡鬨,蘇雪晴,你是不是被灌了**湯!?”

蘇長風罵道,這還是剛纔被夏辰嚇到了。

“達者不分老幼,我說能救,自然能救,你可以看著。”

夏辰看著,宋神醫說道。

“還有,我若是能救,以後蘇雪晴的事情,她自己做主,可否?”

這一句,是問的蘇長風。

“他若是救不了,女兒便以後就悉聽尊便。”

蘇雪晴在一旁介麵道,她的命都是夏辰救回來的,她相信夏辰。

“好!”

蘇長風看著兩個人,一字一頓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