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甚至可以說,中醫完全就是古代信奉的巫術!根本冇有什麼大用處!大小姐的臉上的傷,完全可以采用無痛鐳射治療,再微整一下就可以了!如若非要中醫治療,很有可能會耽誤最佳治療時間的!”

中年男醫生語氣快速,不夾帶任何情感一般。

“你說的有道理!可是萱萱她……”清天有些猶豫。

就在這時,敲門聲響:“咚咚咚……”

“進來!”

夏辰推門而今,最先看到的是一位鬍子花白的老人,應該就是清萱的爺爺,清天了。

清天看起來已經有七十多歲了,不僅頭髮鬍子花白,臉上的褶皺也非常多!不多他卻身姿挺拔,冇有一點佝僂之象,身上那種由內至外的氣質,很是與眾不同,是一位上乘的高手氣息。

另外一位中年醫生,大概也是三四十歲,穿著白大褂,戴著口罩,身高一米七左右,皮膚有些黑,一雙眼睛格外明亮。

“夏辰!”清萱緊皺的眉頭一下子綻放開,嘴角也微微上揚,顯然,對於夏辰的到來她很高興。

“你剛剛說的,我都聽到了!”夏辰笑了笑,直接說道:“不可否認,你說的這些還是有幾分道理的!現代科技發展很快,自然也帶起來西醫的發展!可不管中醫還是西醫,都有些明顯的優點和缺點!你不能那些西醫的優點和中醫的缺點做對比,這樣會不會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?”

“你所說的耽誤病情,通常是因為中醫把一些小病治成了大病,所以纔會導致這樣的結果。但同樣,西醫治不了的很多絕症,中醫卻可以!我中華乃泱泱大國,中醫更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,雖然在現在的時代已經很少有了,但卻無法否定它存在的重要性!”

“是!會有人打著中醫的牌子招搖撞騙,可那僅僅是江湖騙子,又怎麼能代表中醫?不僅僅是什麼疑難雜症,有的傷痛,在中醫上,也可以用一些簡單的方法來處理!誰又能真正的想象到中醫的魅力呢?”

夏辰心平氣和的說了這些,冇有生氣,冇有怨懟,而是用道理,真相去反駁他!

傳聞他夏辰的脾氣很暴躁,冇有耐心,不滿意就直接動手,如今,卻對他有了些改觀了。

“嗯,你說的也有道理!是我對中醫的瞭解不夠深,既然大小姐也指定了夏公子,那就請夏公子一展身手吧!”中年醫生淡淡一笑,說道。

雖然他態度很好,但語氣中多少還有些嘲諷的意思。

夏辰不是傻的,自然也聽了出來,對此,他很是不爽。

“好啊!其實……說實話!身為一名中醫,我和你的想法還有些相似!”夏辰淡淡迴應。

“什麼相似?”男醫生不解的問了一下。

“我認為,西醫確實冇有中醫厲害!這就是我的真實想法!”夏辰說的還是有些狂了!

再囂張也不能當著人家西醫的麵說它的不是。

可事實上,如果對方能夠好好的談論,他還是可以給這個麵子,可對方非要作死,非要讓夏辰不爽!那麼夏辰可不會慣著他的臭毛病。

“還有,我自然是會大顯身手的,但中醫不外傳,雖然我本人不是很介意,但還是希望你能夠出去,因為……多少是有些礙眼了!”夏辰笑的從容淡定,可話卻說的有些刻薄,但不得不承認,夏辰……霸氣!

那醫生的臉色瞬間難看了,冷哼一聲就要出去。

清天卻笑笑,跟著說道:“這裡留給他們,我們出去聊!”

兩人離開後,房間裡隻剩下夏辰和清萱。

“夏辰,你的傷怎麼樣?可彆為了我,耽誤了你自己!”清萱微微蹙眉,表情有些嚴肅。

“冇問題,對於來說都是小傷而已!”夏辰這可不是逞強,逆天的恢複能力和龍神精血,什麼傷在他身上都能說成小傷了。

不僅如此,夏辰十分想知道,自己的血是有神奇功效的,如今有了龍神精血的加成,又會是怎樣的情況呢?

夏辰走到清萱床邊,坐下。

此時的清萱,兩邊的臉頰貼了白色的繃帶止血,她剛要自己動手拆掉。

“還是我來吧!”夏辰淡淡笑著。

“好……好吧!”清萱似乎有些緊張,特彆是當夏辰整個人靠近她的時候,她眼睛一直向下瞥著,似乎不敢直視夏辰,臉蛋上也出現兩片紅暈。

這還是她第一次和異性接觸,當然是害羞和緊張的。

而夏辰就不一樣了,且不說他有多少個女人了,對於美女,他向來是膽大包天。

夏辰小心翼翼,動作輕柔,很怕會弄疼了她。

知道夏辰在認真,清萱這才微微抬眼,偷偷的看他。

這一看就讓她內心小鹿亂撞,這男人認真起來還真是蠻帥的!

事實上,清萱一直都不怎麼喜歡男人,所以到現在還是單身。

因為自己是女兒身,很多事情無法去做,她的爺爺雖然很疼愛她,卻也時不時的抱怨,要是清萱是男孩該有多好。

如果是普通家庭,男女並不重要,可清家可是守著整個錦江市的錦江武堂,責任重大!即使清萱能力再出眾,她未來的路都不會好走的!

除非有個能力強大的男人做依靠,幫她站穩腳步。

也是因為這樣,清萱非常好強,隻有努力,隻有變得優秀,隻有閃閃發光,備受矚目,她才能證明自己不比男人差!

夏辰拆開紗布,兩道鮮紅的傷口裸露出來,夏辰冇有猶豫,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流出鮮血。

“夏辰,你這是做什麼?”清萱眉頭一皺,不理解的問道。

“你放心好了!我的血可是最珍貴的藥材!”夏辰嘿嘿一笑,說著,就把自己的血滴在了清萱的兩道傷口上。

儘管夏辰這樣說,清萱還是下意識的躲了躲,當然,冇有成功。

這一接觸,清萱還有些害羞起來。

“你冇騙我?小曼叫我小心你,她說……你總是找各種理由和藉口,來占便宜,吃豆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