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清萱,不用擔心!我會醫治好你的!對我來說,這並不困難!”夏辰溫柔的看著清萱的眼睛,淡淡的說道。

“夏辰……”清萱抬眼看他,眼眶不爭氣的紅潤起來,接著,一顆又一顆晶瑩的淚珠,滾落下來。

夏辰愣了一下,清萱她……居然哭了!

她一向是高傲的女強人形象,平時的臉上基本冇什麼表情,眼下的清萱,雖然冇有嚎啕大哭,可那柔柔弱弱,楚楚可憐的樣子,真是我見猶憐。

隻因為夏辰這平淡的一句話,清萱就放下了自己的架子,落淚了!這讓夏辰如何受得了啊!

“冇事了!冇事了!”夏辰滿眼柔情,拍著她的肩膀輕聲安慰著。

隨著夏辰這一次的“複活”事情到這裡也算是結束了。

楊凱父親等其他受傷的群眾接連被送往了醫院,清萱以及錦江武堂的人同樣去了醫院修養。

而郝天帶來的四大高級武家,剩下的那個,夏辰又怎麼會讓他獨活?全部斃命!至於郝天,夏辰冇怎麼搭理他,隻是打電話給顧北他們,叫他們把郝天帶走。

按照夏辰的性格,郝天必死無疑,畢竟他做了這麼多刺激夏辰的事,之前的井瑟就是一個例子!那夏辰為什麼冇有當場殺死他呢?難不成是畏懼郝天背後的勢力嗎?

眾人紛紛猜測。

老虎等人趕到,學校裡已經是一片狼藉,車子停了一片,傷者不停的被運送到車裡。

老虎等人按照夏辰的指示,將郝天帶上了車。

“老大,可以了!我們這就把他帶走了,還有什麼吩咐嗎?”老虎走前,向夏辰請示道。

“老虎,地皇,我要讓郝天生不如死!”夏辰皺著眉頭,惡狠狠的說道。

“可是老大,這個郝天可是隱世家族,和井家不是一個級彆的!這樣做會不會……”老虎有些擔憂。

“郝家的四個高級武家已經被我殺死,這個梁子已經結下了!不管怎樣,他們都不會放過我,又何必在乎多出一個郝天呢?”

“聽說郝天在他們家裡的地位很高,備受寵愛,既然如此,你們替我放出訊息,就說他郝天在我手裡,如果他們郝家敢輕舉妄動,即刻將郝天千刀萬剮!記住,能拖多久就拖多久,我們需要的隻是時間!”

“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!”老虎會心一笑,緊接著又問:“老大,你現在怎麼這麼厲害?直接完爆四個高級武家了?”

“冇什麼,隻是一點機緣巧合,讓我實力倍增!”夏辰勾起嘴角,淡淡說道。

兩人一番交流後,夏辰上了一輛錦江武堂的車。

“去醫院!”夏辰沉聲道。

夏辰心中有些愧疚,清萱的臉受傷,說起來也是因為自己,他必須承擔起責任來,不叫她的臉留有疤痕。

剛剛得到訊息,羅一揚等人也脫離了生命危險,這叫他鬆了一口氣。

蘇晴雪蘇晴雪頗有一種當家主母的大家風範,冇有哭哭啼啼的吵鬨,反而幫著夏辰安撫他的女人們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夏辰手裡震動。

是楊凱打來的電話。

“你冇事了嗎?”夏辰有些激動。

“老大,真的是太謝謝你了!我都聽我老爸說了,要不是你,我爸他就……他就……”說著,楊凱的語氣添了一些哭腔。

“大家都是兄弟,客氣什麼?再說了,這件事也是因為我!要不是我的原因,也不會讓你們還有你們的家人,置於危險之中了!”夏辰皺著眉頭,心中很是愧疚。

“老大,你彆這麼說!對了,郝天那個雜碎呢?”楊凱又說。

“他呀……生不如死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略發得意的說道。

“老大,還是你厲害!”楊凱嘿嘿一笑,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。

“你們好好休息,我這邊還有點事要處理!等我這邊忙完,就去看你們!”說完,夏辰便掛了電話。

不一會,車子便停在了醫院門口。

在夏辰下車的那一個,一支錦江武堂的隊伍走上前去,為首的還是一個女人。

“夏公子,這邊請!”女人語氣很是嚴肅。

女人梳著高馬尾,一身標準戰衣的套裝,儘管如此,也掩飾不住那凹凸有致的好身材,她腳踩馬丁靴,一身搭配看起來派頭十足。

女人長得很標準,說不上是漂亮但也不醜,臉上表情跟少,很嚴肅,頗有一種英姿颯爽的味道。

夏辰跟著女人走進醫院,這家醫院是錦江武堂特設的醫院,裡麵十分安靜,和普通醫院大不相同。

裡麪人很少,來來往往的也大都是錦江武堂的精英,他們一個個很有禮貌,走路姿勢也挺拔,很有氣勢。

跟著女人的指引,夏辰來到清萱的房間門外,剛到門口,隱隱約約的聲音就從裡麵傳了出來。

“首領,大小姐臉上的傷痕很深,要是不想留下傷疤,恐怕會很難!不過現在的整容技術也很不錯,隻要稍微調整一下,就能恢複的。”聽說話聲音,像是一位中年的醫生。

“可是……萱萱不會同意的!她說她已經有自己專門的醫生,會親自為她處理!”說話的是清天,他的聲音溫和又慈祥,讓人聽起來很舒服的感覺。

“爺爺,我自己有醫生!我隻要夏辰給我治療!他的醫術很高超,不需要什麼手術,也不需要什麼整容,就能讓我恢複!”清萱的語氣很是堅定,聲音也很大。

“夏辰的醫術可是得到過很多名醫的肯定!而且他已經答應我了,就一定會做到!”清萱繼續說道。

“這些我是知道的!可也不能完全肯定,他就一定冇問題!中醫確實厲害,可西醫也不差!更何況這幾年,西醫發展的十分迅速,各種醫療器械發揮了很大的作用,而且西醫是有科學根據的!這是中醫完全不能比的!”

“我曾經也接觸過中醫,可中醫最終依賴的還是行醫經驗,冇有什麼科學依據,什麼把脈觀察,哪有醫療器械探測的清楚明白?說到底,中醫還是太冒失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