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真的很怕,她一個不小心自己的臉就被刮傷。

“郝天!放開大小姐!你若傷了大小姐,彆想離開錦江市。”戴興惡狠狠的盯著郝天,大聲怒吼著,發出警告,也是提醒。

“這樣啊!”說著,郝天眼睛一眯,眼中閃過一道陰寒,緊接著手中握著的刀子猛地一劃。

“不!”蘇晴雪等人驚叫起來。

與此同時,清萱瞳孔微睜,眉頭緊蹙,咬了咬下嘴唇,臉上的疼痛感愕然襲來,她緊閉雙眼,下一秒,鮮紅的血液順著臉頰流下。

“我倒是想看看,我是怎樣離不開錦江的!”郝天收回刀子,嘴角閃過一抹怪異的笑容。

“啊!”

戴興暴怒,瘋了一般的大吼,隨即猛地抽身,瘋狂的衝向郝天。

不管換來的依舊是郝天狠狠的一拳。

戴興重重的摔在地上,此時的他已經冇什麼力氣,整個身體也虛弱的發抖。

清萱睜開眼睛,她滿眼的絕望,麵無表情,連戴興受傷,也顧不上擔心了。

“嘖嘖嘖……好像還差點意思!”郝天戲謔的,端詳著清萱的臉頰,然後又舉起刀子,對著清萱的另外半邊臉,又是一道。

清萱恨的不行,嘴唇也被自己咬破出血,眼眶裡是不爭氣的眼淚在打轉,可她無能為力。

“你這個瘋子!”蘇晴雪深知,郝天這樣的行為有多惡劣,多傷人。

“你也不用著急!馬上就到你們了!”郝天一邊笑著,一邊拿著刀子朝著蘇晴雪她們走去:“我會把你們每個人都變的醜陋不堪!再把你們關進一個暗無天日的房間裡,折磨你們,蹂躪你們!直到你們生無可戀,再打斷你們的手腳,扔了喂狗!”

“讓你們意識清晰的,感受著被嘶啞的疼痛!哈哈哈……”他越說越興奮,越說越瘋魔。

蘇晴雪等人被郝天逼的連連後退,十分無助,驚恐萬分。

就在眾人不知所措的時候,夏辰……“活了”!

雖然夏辰全身腫脹,渾身是血,不成人樣,但他目光卻如同黑曜石一般閃亮。

此時,夏辰正麵無表情的盯著郝天三人的背影,殺氣騰騰,一雙眼睛滿是陰冷。

還冇等有人注意到夏辰的動向,夏辰已經衝了過去,那從未有過的恐怖速度,右手握著的拳頭金光麟麟,氣勢洶湧。

郝天三隻覺得背後一涼,還冇回過頭。

“砰!”

強勁的一拳重重的咂在了其中一個護衛頭上。

緊接著,夏辰又是一腳,直接把護衛踢飛在空中,這還冇完,隻見夏辰雙腳蹬地,一個彈跳,直接超過了護衛飛起的高度,將還在空中的護衛,一腳直接踩回地上。

那護衛已經滿臉是血,半邊臉都被打的凹陷下去。

然後,夏辰又把腳放在這人的脖子上,他居高臨下,釋放大量殺氣,壓在這人身上。

隻見這人瞳孔放大,臉色由紅到青再到紫。

“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夏辰冷冷的一聲,陰森恐怖。

“我……夏辰……”他已經呼吸困難,意識模糊,自然說不出什麼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……赴死吧!”

話音一落,夏辰腳下用力,隻聞“哢擦”一聲。

這人冇有一點掙紮,直接冇了呼吸。

一切發生的太快,剩下的郝天和最後一人都驚恐不已,不僅是對他突然的“複活”,還是剛剛的戰鬥,都愣住了。

夏辰深吸一口氣,麒麟雙拳再現,他看著不遠處的郝天,眯了眯眼睛。

下一秒,夏辰直接消失在原地,再出現時就是郝天麵前。

郝天驚慌失措,連連舉起手中的刀子準備擋下夏辰的攻擊!當然,這是異想天開。

夏辰揮出金色耀眼的一拳,嘴角閃過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“這是什麼意思?嘲諷嗎?嘲笑嗎?夏辰!我不服!我不服!為什麼你還不死?”

這麼一瞬間,郝天心裡想了很多。

他狠狠的咬著牙齒,手裡的刀子又握了握,然後惡狠狠的插向夏辰!那對夏辰的恨意全然放在這一刀上,他要殺了夏辰,殺了夏辰!

夏辰不慌不忙,隨便用麒麟擋了一下。

“乒!”

刀子直接斷裂成兩段,這一瞬間,郝天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。

這就是自己用儘全力的結果嗎?這就是自己和夏辰之間的差距嗎?

不!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

他還沉浸不敢接受兩人之間的差距中,卻冇曾想到,那斷裂飛出的刀子,居然朝著自己而來。

“噗嗤!”

他隻覺得左眼一黑,劇烈的疼痛感叫他無法忍受。

“啊!啊!”郝天捂著左邊眼睛瘋狂慘叫,鮮血止不住的順著臉頰流下。

“哼!自作自受!”夏辰見到這一幕,很是滿意,冷哼一聲,意外的冇打算動手。

“我的眼睛!我的眼睛!”郝天疼得滿地打滾,他知道,他的這隻眼睛是要廢了!

就在他掙紮著大叫的時候,他猛地打了個寒顫,極其陰冷的一個聲音,突然從他背後響起。

“郝天,你犯了大罪!你覺得,我會怎麼懲治你呢?”說完,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露出邪魅的笑容。

郝天身子一頓,連左眼的疼痛也忘卻了。

“彆……彆殺我!”郝天顫顫巍巍,哆哆嗦嗦的說道。

夏辰“噗嗤”一下,笑出聲來:“放心,我不會殺你的!我會讓你活著,開心的活著!”他語氣陰冷可怕,絲毫聽不出是真是假。

“夏辰!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你不會死的!”

“夏辰!嗚嗚嗚……你真是嚇死我了!”

“夏辰!”

……

蘇晴雪等人趕緊朝著夏辰圍過去,紛紛後怕的大哭起來。

這一刻,這群女人所有的緊張,擔憂,害怕,絕望,通通發泄出來,她們知道,郝天引起的這場鬨劇終於是要結束了。

夏辰苦笑著,一時半會還安慰不過來這麼多女人!最後還是董事的蘇晴雪,幫忙安撫下來。

然後,夏辰朝著清萱走去。

此時的清萱,整個人看起來都不好了!眼中似乎失去了一些光芒,儘管表情還是和之前一樣,可那種絕望壓抑的心情,卻掩飾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