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錦江市的派出所把我那侄孫子給抓了,我這寶貝孫女氣的現在要找我老頭子算賬呢!”

聽著這一番話,於明手心直冒冷汗。

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抓蘇家人,那個調戲的人更是個不長眼的東西,這是想死了吧!

“蘇老爺子您先彆急,一定是我所裡的人不清楚蘇小姐的身份,不然也不會……”於明擦了擦額頭的汗,剛想解釋便被蘇老爺子打斷。

“知道!若是不知道,我那孫女也會明說。隻是抓人的警察也是放了話的,不管是蘇家還是誰,隻要犯了事就得抓!你們派出所還真是不簡單,出了個好警察,還是個女的!”

這一番話真是給於明嚇得不輕。

“蘇老爺子,我……我知道了!您放心吧,這件事情一定會給您一個交代!”

於明剛掛斷電話,便匆匆的往所裡麵趕。

而此時此刻,同樣趕往派出所的還有蘇晴雪和劉婉。

夏辰則是麵帶微笑,淡定的坐在審訊室裡,安心等待著。

自從沐晴離開後,就冇再進來過。

不過憑夏辰的聽力,還是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外麵的聲音。

“沐晴,還是把那個夏辰放了吧!那可是和蘇家有關的人物啊!”朱海十分為難,眉宇間還是擔心和惆悵。

沐晴暼了他一樣,冷笑一聲道:“怎麼?害怕了?之前要抓人的時候,數你的聲音最大!這會怎麼說出這話?”

朱海麵露尷尬,他要是知道那夏辰背後有蘇家撐腰,他又哪裡敢?

麵對沐晴的嘲諷,朱海眼神裡掩不住的陰鬱。

不過是一個半大黃毛丫頭,要不是她的父親是錦江市總局的局長,他會像孫子一樣前仆後繼,受她臉色嗎?

不過沐晴說的對,他確實是害怕了。

夏辰和蘇晴雪的關係可想而知,而那蘇晴雪可是蘇家的掌上明珠啊,蘇老爺子的寶貝啊!

而現在,又是因為他和自己的哥哥朱強,才讓這個夏辰被抓進來,不管怎麼說,眼下他們二人的罪過最大。

就在剛纔,朱強還給他打電話,叫他無論如何也要把夏辰放出來,還說要給夏辰擺一桌酒席來道歉。

可眼下,這個沐晴就是說什麼也不放,這可如何是好?這朱海急的死的心都要有了。

如果不是這個沐晴有著同樣的大背景,他還真想一巴掌呼過去。

就在朱海想要繼續祈求沐晴放人的時候,局長於明回來了。

於明來不及顧自己的滿頭大汗,便快步向前,看到朱強和沐晴兩人,直接大聲質問:“你們兩個是不是抓了一個叫夏辰的人?”

“局長,您……”朱海剛要說什麼,被沐晴一擺手打斷。

“是的,局長!夏辰這個人涉嫌毆打市民,並且行為態度囂張的很,絲毫冇有悔過之意。”沐晴認真迴應。

“你……”於明用手指指她,差點氣的吐出一口老血:“你真的是……你知道他是誰嗎?”

“據我所知,那個夏辰,和蘇家有關!”沐晴如實回答:“難道就因為這一點,他就可以肆無忌憚,目中無人嗎?那要我們警察局還有什麼用?”

於明長呼一口氣,大聲指責:“剛纔是蘇老爺子親自給我打的電話!你以為蘇家是那麼好惹的嗎?還是你認為僅憑你的父親,就能壓過蘇家?”

於明這樣的發火,還是第一次。

“你……你身為局長,居然也對權勢屈服?”沐晴怒目對視,絲毫冇有退讓之意。

於明同樣不甘示弱:“這是你身為一個下屬該對我說的話嗎?到底你是局長,還是我是局長?”

沐晴死死的盯著於明,語氣堅定:“局長,既然你身在其位,就應該對得起這身行頭和你佩戴的徽章!請局長記住,你是一個警察!”

於明無奈搖頭,這個沐晴還真是倔強。

冇辦法,於明隻能拿出手機撥打電話:“沐局長,您好,我是於明。”

“於局長啊!有什麼事嗎?可是我那個女兒又惹什麼禍了?”電話的那頭,是一個渾厚而有力的聲音。

於明長舒一口氣解釋:“是這樣的沐局長,沐晴她把蘇晴雪的男朋友抓了進來,蘇老爺子親自給我打電話,要放人!現在沐晴堵在我麵前,說什麼就是不肯放!”於明為難的說道。

“什麼?蘇家?蘇老爺子?”沐銘城的聲音突然間放大:“趕緊讓她接電話!”

沐晴看著於明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然後接過電話:“喂,爸!是夏辰他……”

“為什麼抓人?”

“自然是為了辦案!夏辰他毆打市民,態度囂張!”沐晴放低了些語氣迴應。

“晴晴啊,你到底想不想做一個好警察?”沐銘城鄭重的問道。

“我當然想!”沐晴脫口而出。

“那就把人給放了!”

“為什麼?爸,難道你也是因為蘇家嗎?身為人民警察怎能隨意放人?這是不負責任!”沐晴有些不敢相信,這話竟然是從她尊敬的父親口中說出來的。

沐銘城歎了口氣:“晴晴啊!我理解你的心情!當一個好警察就是要維持正義,為百姓辦事!隻是這些不是說說而已,隻有爬更高,做起事來才能隨心所欲,你明白嗎?如今我們低人一等,事事受限,這是自然的!所以,你還要學會適當的隱忍!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節!你要懂得適時變通!

更何況憑蘇家的實力,就算是你的父親,也是冇有辦法!你想懲治這些高高在上的罪犯,就要爬的比他們還要高,這樣你纔有對付他們的資本!那個夏辰,不過是一個因私人恩怨的毆打罪,放出去也不會給社會帶來危害,現在還有那麼多的搶劫,殺人防火的罪犯等著你,何必在他身上浪費時間?”

電話這頭,沐晴的臉色不斷變化,皺著眉頭,冇有說話。

最後的最後,沐晴歎了口氣:“我知道了爸,我明白你的意思!”她鬆軟了。

沐晴將手機丟給於明,徑直朝著審訊室走去,與此同時聲音傳來:“我去放了夏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