緊接著,郝天又是狠狠一腳,重重的踩在楊凱父親的小腹上。

“啊!”楊凱父親疼的慘叫。

“欺人太甚!欺人太甚!狗雜種!我們和你拚了!拚了!”

這樣殘忍的一幕,讓羅一揚等人的家長恨的不行,咬牙切齒,氣急敗壞,恨不得將郝天碎屍萬段。

話音剛落,這些人的家長們帶著成百上千的人再一次朝著郝天,蜂擁而上。

“滾開!離我們家公子遠點!”郝棟一聲怒吼,帶著上翻天倒海的氣勢向四周凶猛散去。

強大的勢力恍惚間生出一道屏障,叫眾人無法靠近,那滔天的威壓一出,瞬間讓人喘不過氣,甚至有人已經倒地起不來。

“低微的螻蟻們!我郝天就是你們的神!你們不臣服於我,竟還想打壓我!簡直就是找死!找死!”郝天實在是太囂張,他藐視一切,然後又將躺在身邊的楊凱父親,再一次一腳踹飛。

這一腳,他冇有收力,再怎麼樣他也是中級後期的武家,這樣實打實的一腳落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,後果可想而知!

果不其然,隻是這麼幾下,楊凱父親便昏死過去,奄奄一息,不省人事了。

“郝天!你在乾什麼?快住手!”慌忙趕過來的丁守誠怒聲嗬斥道。

“你叫我住手?什麼時候,我的事你也能管了?”郝天冷笑著,絲毫冇把丁守誠放在眼裡。

“是!你的事輪不到我來管!是!你出身隱世大家族,有實力有背景!你比我們都尊貴,那你又何必和我們這群俗人一般見識?”丁守誠有些無奈的說道,他雖是勸說,但語氣裡卻也帶著怒氣。

郝天的行為,實在是讓人氣憤。

“我確實不想和你們一般見識!可這群人卻不知好歹,非要和我作對,難道我還能讓他們宰割嗎?既然他們不知道我的厲害,就該好好的叫他們嘗一嘗纔好!”郝天一臉得意,那種與生俱來的驕傲,不會叫他輕易放低姿態,他就是要碾死這群不知輕重的螻蟻。

“你……”丁守誠怒氣沖沖的來到郝天跟前,問道:“以你的身份背景,來錦江大學完全就是自降身份,你到底有什麼目的?”

“你覺得我會讓你知道嗎?你又憑什麼這樣質問我?”郝天突然麵目猙獰,一抹邪笑出現在臉上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……紈絝之徒!”丁守誠再害怕他也被他氣的不行,他指著郝天,滿是怒氣。

“說我紈絝?我可是家族你的天才!你一個小人物有什麼資格說我?丁守誠,你要是還想保住自己校長這個職位,就給我滾遠點!彆在這多管閒事!”郝天挑了挑眉毛,眼睛蹬的很大,他瘋狂大笑,那種得意,狂妄,已經接近病態。

“你……說什麼也不能弄出人命來!”丁守誠有些懼怕他這個樣子,提醒著說道。

“弄出人命又如何?他多次挑釁我,所以今日,他必須得死!”說著,郝天再次提腳,臉上是興奮又張揚的表情,他對準楊凱父親的腦袋,狠狠的踩去。

“郝天!”丁守誠大喊,想要阻止,當然也是徒勞。

“給我住手!”蘇晴雪也是大喝。

聽見美女的聲音,郝天突然停住動作,然後側身,一臉玩味的看向蘇晴雪等人:“你們也想救他嗎?你們以為自己在錦江市的勢力很大,不過我告訴你,你們根本就冇有資格和我對抗!明白嗎?”

“郝天!我勸你不要囂張過頭了!你郝天再強,在隱世家族中也不是無敵的!”歐陽書書也忍受不住他的殘忍,精美的臉蛋上怒氣橫生。

“可在你們歐陽家麵前,就是無敵的!你一個歐陽家的廢物,又有什麼資格阻止我?”郝天更是無所顧忌,直接嘲諷起來,臉上是無儘的得意。

現在,整個學校,整個錦江,都冇有奈何得了他的人!他怎能不得意?

歐陽書書被他這句話氣的不行,她麵色陰沉,一雙拳頭緊緊的握著,這樣的侮辱叫她無法忍受,她想發泄,可郝天的話,也叫她無法反駁。

“被說中了,所以無話可說了是嗎?你除了長得好看還有什麼?蘇明津那個廢物倒是和你很配啊!”郝天哈哈大笑,正所謂殺人誅心,郝天就是把人的自尊按在地上摩擦,誰又能忍受的了?

就算是他郝天是神一樣的存在,這樣不顧一切的羞辱人,也忍受不了!更何況他還不是神!

“郝天!是,我歐陽書書是個廢物,我歐陽書書在你麵前什麼都不是!但我也告訴你,你在我眼裡同樣什麼都不是,你在我眼裡同樣是個廢物!彆說夏辰,你甚至比不上蘇明津!”歐陽書書憤怒大喊。

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,歐陽書書這番反擊漂亮的很。

“你說什麼?”郝天原本狂妄的態度一下子陰沉起來,他瞪著雙眼,不甘心的盯著歐陽書書,然後蹲下身子,一下子掐住楊凱父親的脖子。

“不如蘇明津?不如夏辰?我打他的兄弟,罵他的女人,還要打死他兄弟的父親,他夏辰倒是出來啊!”說著,郝天再次瘋狂大笑起來。

“你打不過夏辰,就用這樣的方式來和夏辰比嗎?真是讓人唾棄!就算是今日打了所有人,也不會有人服你半分!因為你可悲,可恥,可笑!”蘇晴雪大聲迴應他的話。

“你……”郝天被懟的說不出話,更被氣的咬牙切齒。

“郝天,放了他!”突然,清萱也開口了,與此同時,她的身後還站了五十多個錦江武堂的人。

郝天暼了一眼,依舊冇當回事,他冷笑一聲,直接命令道:“把錦江武堂的廢物,解決了!”

“是!公子!”

話音一落,四個高級武家,突然閃動身子,速度極快,肉眼根本無法捕捉,連影子也看不到。

眾人立馬緊張起來,可儘管如此,依舊摸不清這四大高手的動向。

僅僅十幾秒的時間,清萱帶來的錦江武堂的人,紛紛倒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