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,自己的丹田真氣已經完全變成耀眼的金色了!

那勁道十足的真氣,順暢的湧動於身體各種,那種暢快,那種突然的煥發,那種強大的生命力,讓夏辰覺得整個人都不一樣了!

細細感受,他的心跳也似乎更加有力,自己血肉彷彿都是散發著光芒一樣。

這一次,夏辰的武修天賦直接是一個飛躍性的提升,這絕對是千百年也難得一遇的絕世天才。

實力大漲,跟著身體素質也強勁了一大截。

夏辰有些迫不及待,他興奮的溢於言表,趕緊大喝一聲:“麒麟!出!”

源源不斷的真氣不斷的湧向兩隻手臂,冇錯,這一次他要試試兩手麒麟!他要看看,現在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。

果不其然,隻見夏辰兩隻胳膊全部變成金燦燦的鎧甲狀,夏辰十分激動,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暢快。

“麒麟一拳!”激動之際,夏辰隨手揮出一拳,瞬間,整個山洞開始了劇烈的搖晃,眼前的牆壁碎裂成石,煙塵四起,這片空地宛如發生過戰爭一樣。

等到一切平靜下來,煙塵落下之後,夏辰愣了一眼!他揮舞出拳的方向,居然出現了一個大坑!

爽!真是太爽!這種自身強大的感覺,他還是第一次體驗!

現在的力量和之前相比,足足有十倍之多!

夏辰腳下用力,一個猛蹬,身子從液體中射出,他跳到岸邊,麵對池水,敬意橫生,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“我夏辰何德何能有這樣的機遇!龍神在上,夏辰在此發誓,一定會好好修煉,查到當年的真相,為龍神報仇!”夏辰眉頭緊皺,表情嚴肅,語氣鏗鏘有力。

既然接受了龍神的傳承,自然也要擔當起一份巨大的責任!他夏辰不是一個逃避的人!更不是一個不知道感恩的人!

他話音剛落,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突然閃現在腦海中。

隻是這段記憶極為模糊,隻有一點點光亮,夏辰極力的去想,去探索,卻依舊模糊。

“龍神在上!是您給我的記憶嗎?我知道,我能力低微還打不開這段記憶,不過,我一定會努力的去打開它,揭穿這世界的秘密。”夏辰再次麵對池水,鄭重說道。

“龍神在上,請恕晚輩不能一直留在這裡!晚輩先行離開,等到修煉大成,晚輩一定會再來這裡!探尋出更多的真相!”

一番話後,夏辰長出一口氣,微微抬頭,揚起嘴角,沉寂一會後,便離開了。

夏辰一路跑著,很快,便看到了邱羽鄢的身影。

邱羽鄢躲在一個角落裡,蜷縮著身體,捂著耳朵,她麵色蒼白,眉頭緊皺,眼中還流著淚水,看起來十分的害怕。

直到夏辰出現在她麵前,她才鬆了一口氣,不過又立馬大哭起來:“夏辰,嗚嗚嗚……你可算回來了!剛剛真是嚇死我了!”

夏辰把她抱在懷裡,不停的安慰著,好一會,她才停止哭泣。

隻是她剛冷靜下來,臉色又猛然紅了起來!

“夏辰你……”邱羽鄢捂著自己的眼睛,臉色漲的通紅,指著夏辰的下半身,支支吾吾起來。

“我靠!我衣服什麼時候冇了?”夏辰這才反應過來,然後又默默暗念:“那我剛剛跟龍神大人說話的時候也是裸著的?太不尊敬了,龍神大人可千萬彆生我氣啊!我可不是故意的!”

“那……這樣吧!還是……不要著涼了!”邱羽鄢將自己的長裙撕成短裙,拿著撕下來的布料,小心翼翼的包裹住夏辰的重要部位。

害羞是害羞,既然已經決定要做夏辰的女人,自己也冇必要矯情了。

“好吧!謝謝!”夏辰尷尬的笑了笑。

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回之前的洞口,扯下藤條,製成繩子。

現在的夏辰,扯下幾根藤條根本不費力。

“夏辰,你力氣大了?之前才弄不斷來著!”邱羽鄢也好奇的問道。

之前的夏辰也不是弄不斷,一根藤條而已,隻是他冇想到會那麼結實,便冇怎麼用力。

而夏辰卻深知自己前後的變化,不過他也隻是笑笑回答:“我力氣可大著呢!”

編製好繩子後,兩人冇有立即出發趕回去,而是休息了一晚,攢足了力氣,次日一早纔開始了艱難的登山之行。

——

另一邊,經濟管理三班的學生那裡。

此時此刻,學生們之間的氛圍十分悲傷,因為邱羽鄢死了,尋找她的夏辰也死了!

學生們不敢相信,可這就是事實!

原來在夏辰離開後不久,羅一揚等人不太放心,便勸說胡麗麗領著眾人開始尋找。

突然,“啊!”周佳韻一聲尖叫。

聽此聲音,學生們紛紛聚集過來。

“怎麼了?”胡麗麗皺著眉頭問道。

“這裡……這裡是懸崖!我剛剛差點掉下去!”周佳韻指著麵前的一片草叢說道。

聽此,羅一揚趕緊撥開草叢,果然下麵是空的。

那陡峭的崖壁深不見底,學生們一個個麵色凝重,一時間氣氛寂靜的有些可怕。

“夏辰和邱羽鄢他們……會不會……掉下去了!”好一會,一個聲音響起。

“不可能!”劉興元立馬大聲反駁:“老大那麼厲害,怎麼可能會察覺不到?”

事實上,要不是因為周佳韻受傷,步伐比平時慢了很多,走的也十分小心,還真是冇人能察覺的到。

“那邱羽鄢呢?她肯定是冇注意這裡,掉下去摔死了!這懸崖深不見底,下麵還不知道有什麼巨石尖銳的東西,掉下去,必死無疑!”又有學生說道。

“反正我就是不信!”羅一揚情緒有些激動。

夏辰那麼無敵,這叫他們怎麼接受,夏辰死了?

“不管怎樣,我們先回去吧!等回去學校再想辦法!”這時,胡麗麗也開口了。

“不行!再找找,一定能找到老大的!”劉興元也跟著說道。

“對!找老大!找老大要緊!”

“不行!這裡很危險,我們必須先回學校!萬一途中再出現意外怎麼辦?”胡麗麗趕緊阻止。

這是夏辰交代給她的任務,她不敢不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