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心裡一陣酸爽,這絕豔的大美妞可真是叫人鬆不開手啊!

解決完一切後,兩人便準備回到班級那裡,胡麗麗也算是鬆了一口氣,至少在那麼多人麵前,夏辰不會動手動腳的吧!

“郝天不是什麼好餅,你離他遠點,他對你肯定有心思!既然你已經跟了我,就是我的女人!我不想你跟其他男人再有牽連!”夏辰小聲的說道。

“是!”胡麗麗老實迴應。

夏辰剛回到學生們這邊,便發現邱羽鄢不見了。

“羽鄢呢?”夏辰皺起眉頭,有些擔心。

周佳韻趕緊環顧四周檢視,然後同樣擔心起來:“她還冇回來嗎?她說要上廁所來的!我不能陪她去,她也不願意叫其他人陪著,便自己一個人去了!”

“有多久了?”

“差不多有五分鐘了吧!夏辰,怎麼辦?她不會出事了吧!”周佳韻有些慌張。

夏辰臉色有些難看,趕緊對身邊的胡麗麗說道:“我去找她,如果天黑之前我們冇回來,你就帶著同學們休息!明天一早立即下山!他們的安全就交給你了!”

“知道了!”胡麗麗回答。

然後,夏辰又問了周佳韻邱羽鄢離開的方向,便離開了。

“羽鄢!羽鄢!邱羽鄢!”夏辰在一片茂密的叢林中大聲的呼喚邱羽鄢的名字,然而卻一點迴應也冇有,這讓夏辰心中越發急切了。

“該不會被猛獸吃掉了吧!”夏辰暗暗念著,越想越急切。

突然,夏辰一個不留神,腳下不穩,身子不受控製一般,順著山坡滑了下去。

坡體越來越陡,夏辰滑下的速度越來越快,足足十幾秒後,“撲通”一聲,夏辰順著山坡掉進了水裡。

“夏辰!夏辰!”

水中的夏辰,朦朦朧朧的聽見了邱羽鄢著急擔憂的喊聲。

夏辰趕緊撲騰著,掙紮著從水裡爬了出來,剛上去就看見了不遠處的邱羽鄢。

看樣子,她也是不小心從山坡上劃了下來。

叢林茂密,根本看不清腳下是空的,夏辰都踩空了,更何況是邱羽鄢呢?

好在這下麵有水,不然這樣陡的斜坡,滑下來一定會受傷。

見夏辰爬上來,邱羽鄢十分激動,趕緊朝著夏辰跑來,又一下子撲進他的懷中,害怕的哭了起來:“夏辰!嗚嗚嗚……我還以為我會死在這了!夏辰,我好害怕!”

夏辰拍了拍她的後背,不停的安撫她,好一會,她才平靜下來。

“對不起夏辰,我是想上廁所的,可一不小心就掉下來了!都是我不好,要不是我,你也不會來找我,就不會也跟著掉下來了!”邱羽鄢有些自責。

“這又不是你的錯!道歉乾嘛?要不是這個斜坡,我還找不到你呢!”夏辰嘿嘿一笑,安慰著說道。

“可是夏辰,這裡冇有其他路了!周圍都是岩石峭壁,我們根本上不去!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猛獸,夏辰,我們會不會死在這裡啊!”說著,邱羽鄢的眼眶裡又泛起了淚花。

“有我在,當然不會!”夏辰堅定的迴應。

可邱羽鄢卻在心中暗念:“如果是和你死在一起,我願意!”

夏辰這才注意到,邱羽鄢也是掉進了水裡,現在的她渾身濕透,衣服緊貼在身上,勾勒出那完美的身影,和纖細的腰肢。

而現在的邱羽鄢,額頭上的那塊胎記已經好的差不多了,用粉底也已經能蓋住了,隻是會有一些暗暗的感覺,不會像之前那麼的嚇人了。

這樣看來,邱羽鄢完全就是個美女,五官挺立大氣,頗有一種鄰家妹妹的感覺,激起人的保護欲。

邱羽鄢似乎看出了夏辰的心思,突然說道:“等我臉上的胎記完全好了,一定不比周佳韻差,到時候我……我也讓你揹我!”

這話中帶著不少的酸味和嫉妒。

因為胎記帶給她的困擾,叫她十分自卑,她冇辦法做到周佳韻那樣的主動,就連這麼一句話,她醞釀了好一會才說出口的。

她冇辦法做到平靜的看著夏辰和周佳韻兩人親密的場麵,她多想參與進去,多想夏辰也是這樣的對待自己。

看著邱羽鄢那渴望期待的目光,夏辰心中一顫,莫名的心疼起眼前這個女孩。

她真的好可憐,自身的遭遇叫她自卑到骨子裡,叫她不敢表明自己的心意,隻能將自己對夏辰的渴求放在心裡。

夏辰皺著眉頭,眼中滿是心疼,他寵溺的摸了摸邱羽鄢的頭,然後突然蹲下身子,說道:“我揹你!”

邱羽鄢一愣,這對她來說有些突然,不過夏辰總是那麼感動自己,叫她心中很是溫暖。

“上來吧!我們先找個洞口休息一下,再想辦法!不能一直呆在這裡。”夏辰認真道。

邱羽鄢雖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她對夏辰的渴求實在是太強烈,最終無法抵抗夏辰的溫柔,趴在了夏辰結實又溫暖的背上。

夏辰的溫熱叫她貪戀,叫她迷醉,那種對夏辰的依賴感更加強烈。

對於邱羽鄢來說,夏辰對她的一切,都是恩賜,她珍惜,她感激,一行不爭氣的淚水,就這麼流了下來。

要是夏辰不來找她,那麼她一定必死無疑了。

夏辰總是這麼合時宜的出現在她麵前,在她自卑的時候,在她瀕臨絕境的時候,夏辰總是願意在她的生活中照射一道光,給她溫暖。

趴在夏辰背上的這一刻,她是甜蜜的,是幸福的。

很快,夏辰注意到,不遠的前麵有一個山洞,夏辰便揹著邱羽鄢進入了。

因為兩人都浸了水,渾身濕透,夏辰倒好說,可眼下的邱羽鄢已經瑟瑟發抖了,而且山洞這種地方難免陰涼,她的臉色看起來也有些發白。

可是周圍卻冇有可以燃燒的東西,這要是發燒可就不好了!夏辰暗暗擔心起來。

為了避免糟糕的情況,夏辰索性把邱羽鄢抱在懷裡,用自己的體溫給她溫暖。

邱羽鄢也很享受的趴在他的懷裡,對她來說,這纔是最安全,最舒適的地方。

“夏辰,我願意做你的女人!所以……就讓我一直跟在你身邊好不好?”邱羽鄢突然抬頭,含情脈脈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