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眼睛一眯,這個胡麗麗在搞什麼鬼?

知道胡麗麗不簡單後,夏辰自然是有所防備的,他不信胡麗麗就是單純的給他烤魚吃。

不過見到這一幕的其他人就是羨慕嫉妒恨了,尤其是郝天,憑什麼?憑什麼他夏辰就能吃胡大美女親手烤的魚,身邊還有周佳韻作陪!而他郝天,隻能吃著這些抱大腿的烤的半生不熟的魚。

他一邊咬牙切齒的吃著,一邊怨恨的盯著夏辰,看起來就是一個十足的小醜。

麵對胡麗麗,夏辰自然不會表露出自己內心的想法,他結果胡麗麗遞給他的烤魚,剛拿到嘴邊,便神情一閃。

果然,這烤魚不正常,裡麵被下了蒙汗藥之類的東西,中毒的會四肢痠軟無力,嚴重的還會陷入深度睡眠。

胡麗麗應該是想等夏辰睡著後,再做些什麼吧!

不過他夏辰是誰,自己就是從小吃毒到大的,這點毒對他來說就是班門弄斧罷了!

既然要動手,也不提前打探打探他夏辰的能力啊!真是愚蠢!

夏辰嘴角扯過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,然後又吃了一口魚:“嗯!還真是不錯!果然是出自美女之手,味道不是一般的好。”

胡麗麗笑出聲來:“班長的嘴可真是甜!”

不知道的還以為胡麗麗這是因為夏辰的話,害羞了!隻有夏辰知道,她這是得逞的笑容。

“對了,今晚我們要在這裡休息,勞煩班長幫我去提點水吧!以備不時之需!”胡麗麗突然開口道。

“好啊!恭敬不如從命!”夏辰同樣滿臉笑容,隨即又看了看周佳韻和邱羽鄢,囑咐道:“你們兩個千萬要小心!”

“嗯!”二人相繼點了點頭。

之後,夏辰和胡麗麗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,走進了竹林!

在他們看來,這兩人一定是找個僻靜的地方打情罵俏去了,畢竟胡麗麗這種美豔動人的性感尤物,是個男人都會把持不住的。

這會又有多少人在心中感歎起夏辰,這是上輩子修了多大的福分啊!

兩人走進竹林,一路上都冇有怎麼說話,而是有著自己的小心思。

突然,胡麗麗停下了腳步,眉眼笑的有些詭異:“班長,看你的樣子是不是有些累了?一定是剛剛的戰鬥,加上揹著周佳韻上山導致的吧!”

“嗯,可能是吧!現在四肢有些用不上力來!”夏辰皺著眉頭,嘴角向下,表情有些嚴肅。

一聽這話,胡麗麗眼中更添了幾分興奮之意,不過突然,詭異的笑容在她臉上戛然而止:“班長,你知道我叫你來可不是為了幫我提水的!”

“那是自然!我知道,你是想跟我……做些臉紅心跳的事情!”夏辰突然露出猥瑣的笑容。

胡麗麗又是一笑,隻不過這一笑充滿了諷刺和得意,隨後她又搖了搖頭,又夾雜著一點無奈:“夏辰,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!不僅僅是戰鬥方麵,不得不承認,你各個方麵都很優秀!隻是你還有一個缺點!也是最致命的缺點!”

“是嗎?我這麼優秀的人,還會有缺點嗎?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不要臉的說道。

胡麗麗一聲冷笑,繼續道:“你啊!什麼都好,就是……好色!”

“是嗎?”夏辰眼睛一眯,表情耐人尋味。

“你不用再裝了,我知道,你現在四肢無力,頭暈眼花,我還知道,你馬上就要死了!”胡麗麗邪惡一笑,絕美的臉上滿是魅惑之意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……不對!是你……你對我做了什麼?”夏辰一臉慌張,開始了他的演技。

“哈哈哈……現在才意識到這一點未免晚了些吧!”胡麗麗得意的大笑起來,接著又道:“野豹,出來吧!這小子已經不行了!”

“你……”夏辰假裝掙紮,然後蹲下身子,做出虛弱的狀態。

很快,一個男人的身影走了出來,出現在夏辰麵前。

“夏辰啊夏辰,你終究還是要死在我們手裡!隻要殺了你,我們下半輩子就不用發愁了!說起來,你還真是夠值錢的。”野豹勾起一邊嘴角,得意的笑著說道。

“你……你們到底是誰?”夏辰皺著眉頭,質問道。

“我們當然是來殺你的!”胡麗麗迴應。

“我跟你們無冤無仇,為什麼要殺我?難道……難道你們是受人指使?”夏辰繼續問道。

“你倒是聰明!”胡麗麗冷笑一聲。

“既然如此,反正我也是要死的,不如就讓我死個明白吧!到底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?如果你們想殺我,有很多機會,又為何偏偏用這麼麻煩的手段?”夏辰繼續問道。

“我們也是有原則的,你覺得你問我就會告訴你嗎?”野豹冷哼一聲道。

“是嗎?”夏辰嘴角扯過一絲得意的笑容,然後精神抖擻的站起身來,同時說道:“既然你們自己不說,就隻好讓我逼著你們說了!”

既然用這種方式套不出話來,小爺索性不裝了,攤牌了!什麼手腳無力,什麼頭暈眼花,通通見鬼去吧!

與此同時,野豹和胡麗麗兩人臉色大變,滿是意外和不敢相信的樣子。

冇等兩人反應過來,胡麗麗的脖子上突然多出一把刀,正是英菜現身,而野豹也冇好到哪去。

隻見夏辰猛然出手,欺身上前,一隻手探出,直接擒住野豹的脖頸,然後用力抬手,野豹整個人直接被擒在空中。

緊接著,夏辰猛地抽回手,又踢腳飛踹,“砰”的一聲,野豹被踹飛了出去,連連撞斷了好多根竹子才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
野豹慘叫連連,口吐鮮血!

夏辰又一個箭步,突然出現在野豹跟前,然後一隻腳用力的跺在他的小腿上。

“啊!”野豹又是一聲慘叫。

“現在,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?”夏辰邪魅一笑,滿是諷刺的味道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中毒了嗎?”胡麗麗不明所以,疑惑的盯著安然無恙的夏辰,問道。

“毒?哈哈哈……”夏辰笑出聲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