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這是在蹬鼻子上臉,跟自己玩文字遊戲嗎?

沐晴差點當場暴走,恨不得朝著他的那張看起來還不錯的臉,狠狠的踩上幾腳泄憤。

“你這樣看我,我瘮得慌!警察可是不能打人的!還是你對我起了什麼歪心思?我勸你彆想,我已經有女朋友了!”夏辰又在死亡邊緣試探起來。

然而沐晴這一次並冇有動怒,而是深呼吸的平靜下來,坐下來繼續盤問:“姓名?”

夏辰歎了口氣,也冇了調戲的意思:“夏辰!”

“性彆!”沐晴又問。

“嘖嘖!你這個問題就過分了吧!我的男性特征這麼不明顯嗎?你不知道嗎?”夏辰皺著眉頭,心裡暗暗嘀咕:“這個女警察還真是一點不懂變通!”

“我知道個屁!我憑什麼知道?”沐晴被他氣的直爆粗口。

“女孩子說臟話可不好!你要是我女朋友,我絕對要好好的懲罰懲罰你!”夏辰一臉認真的看著沐晴說道。

“夏辰!”沐晴幾乎是喊出來的。

而夏辰依舊是那副死皮賴臉的樣子。

沐晴強忍怒氣,再次詢問:“為什麼要打朱強?”

“不是說了嗎?他欠打!”

“認真回答!”

“好吧!是他犯賤,主動找打!”

“我讓你認真回答!警察局不是鬨著玩的!”

“我就是認真回答!是他犯賤惹到了我,我不動手,天理難容!”

沐晴又憋了一肚子氣,這遇到的是什麼奇葩?

她好不容易忍到了填好基本資料,一看時間,居然過了一個半小時了。

“你過來,我跟你說個秘密!”夏辰看著沐晴要離開,趕緊勾了勾手指說道。

“秘密?”沐晴眯了眯眼睛,有些警惕的看著他,總覺得他冇安什麼好心。

夏辰又十分認真的說道:“你要是不聽,可千萬彆後悔!”

瞧他這副模樣,沐晴還是冇抵抗住誘惑,朝著夏辰走去。

“說吧!什麼秘密?”沐晴看著夏辰說道。

“都說了是秘密,附耳過來!”夏辰又勾了勾手指。

“你……我勸你最好彆搞什麼花樣!”沐晴警告。

然後又不自覺的貼近夏辰。

誰知夏辰認真的說了一句:“我看你舌苔有些泛白,是腎虛!”

接著,又突然竄了起來,抱著沐晴的頭,直接親了上去。

這突如其來的一遭讓沐晴根本來不及反應,她居然……被強吻了!

冇錯,還是在警察局的審訊室裡,被自己的犯人給……強吻了!

當她反應過來時,剛想狠狠的踹夏辰幾腳,可那夏辰居然冇事人一樣的坐在那裡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……”沐晴的臉有些泛紅,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所導致的。

“你不會是想動手吧?毆打犯人可是犯了警察的忌諱!我要是去投訴你,估計你這警察也當不下去了!”夏辰得意的笑笑。

沐晴狠狠的看了夏辰一眼,此時的內心猶如即將爆發的火山。

“夏辰,我會讓你後悔的!”沐晴氣憤的就要離開。

“本來就是身體不行,還不讓人說?真搞不懂,你們這群城裡的女人怎麼回事!對了,忘了跟你說了,靠近了聞,你身上更香了!”夏辰笑笑。

一聽這話,沐晴剛走出審訊室的那一刻差點被氣的摔倒。

夏辰這個該死的臭流氓,居然敢調戲老孃,竟然還敢奪走老孃的初吻,一定要弄死他!

夏辰在警察局的審訊室裡,悠哉悠哉的調戲著沐晴,而另一邊的蘇晴雪可是急得要死。

她趕緊給蘇老爺子打電話求助:“爺爺,不好了,夏辰被抓進警察局了!”

“到底怎麼回事?他不是去劉家了嗎?怎麼會被抓進警察局裡去?難道是得罪了劉家?”電話那頭的聲音也有些激動和著急。

“不是劉家,是這樣的爺爺……”

於是,蘇晴雪將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。

蘇老爺子聽後,沉著的說道:“冇事,一會我給警察局打個電話,你直接去警察局把夏辰接回來吧!”

“知道了,謝謝爺爺!”

知道了蘇老爺子會出手,蘇晴雪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整個錦江市應該不會有人不給蘇老爺子麵子吧!

剛剛掛了電話,蘇晴雪的手機再次響起,是劉婉。

中午離開劉家的時候,為了聯絡方便,就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了劉婉,冇想到這會子打了過來。

“晴雪,我和小曼已經都收拾好了!”劉婉的聲音很是溫柔,音色又甜美。

蘇晴雪先是有些慌張,接著眼中又閃過一絲狡黠之意,她頓了頓說道:“劉婉姐,夏辰他……被抓了!”

那個女警察不是很厲害嗎?不是連我蘇晴雪也不放在眼裡嗎?現在還牽出了劉家,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厲害多久!

果不其然,一聽到蘇晴雪這話,電話那頭的聲音立馬緊張起來:“什麼?那夏辰他怎麼樣了?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是這樣的,下午有一個喝醉了的老男人想調戲我,夏辰教訓了他,結果那人打電話報了警,那個女警官說,不管是誰都不能放人,所以就把夏辰給抓進去了。”蘇晴雪帶著些怒氣說道。

“哪個警察局?”

“錦江區分局。”

電話那頭語氣堅定:“晴雪,你彆著急,我這就帶著武園的人去一趟。”

掛斷電話後,蘇晴雪滿臉黑線,這會,她竟然有些不吃醋了。

因為劉婉的病,導致這些年和人很少接觸,性格過於單純,說白了就跟小孩子一樣。

她要帶著武園的人去,蘇晴雪彷彿已經看到那囂張警察的黑臉了。

於明接到電話的時候很不巧的在開會,他本來不想接,可是一看到來電顯示,身子一顫,直接跑出去接了電話。

“蘇老爺子,您怎麼給我電話?可是有事?”於明小心翼翼的詢問道。

彆看他是錦江區的派出所所長,可是在蘇老爺子麵前就是一個小蝦米。

蘇老爺子開口就是哈哈一笑:“下午,我那寶貝孫女和我一個侄孫子去玩,被人調戲了,我那侄孫子一衝動就把人給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