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東流也弄那些花裡胡哨的,直接揚起拳頭,就是重重的咂去。

這一出手,夏辰眉頭一動,心中暗念:“果然是高手!”

而郝天依舊不慌不忙,隻見他低喝一聲道:“斷陽掌!”

話音一落,隻見他整個人瞬間收緊,那強大的真氣湧動,彷彿能叫人看見實體一般。

夏辰能夠清晰的感覺到,這個武技的氣勢,猶如翻騰的海浪,肆無忌憚的衝了過去。

“轟隆!”

朱東流的拳頭對上了郝天的掌,朱東流後退半步便穩住了身體,而郝天竟後退了三步之遠。

就實力來說,郝天並不差,他能說出那樣的大話還是有些本事的!隻是作戰經驗卻和朱東流差了一大截!

一個回合之後,朱東流微微震驚,顯然也是小看了郝天,不過下一秒,朱東流愕然欺身上前,而郝天還冇有意識到朱東流的厲害,依舊說出大話來:“什麼團長?不過如此!”

朱東流自然不會跟他逞口舌之快,直接來到他跟前,猛然砸出一拳。

郝天瞳孔微睜,顯然有些慌亂,連連後退,出掌迎上。

然而朱東流的攻擊竟接二連三的襲來,郝天有些吃力,不過還是抵擋了下來,可惜,這一回,郝天已經徹底的處於下風,一直被朱東流壓著打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的幾聲,朱東流一點停下來的架勢都冇有,進攻也是越來越猛烈,整個人也都開始興奮起來,一雙眼睛更是紅的如同一頭猛獸一般。

反觀郝天這邊,他咬著牙,眉頭緊皺,一直被壓製的他有些焦躁,可儘管如此他也隻能一邊後退,一邊擋著朱東流的攻擊。

而朱東流速度越來越快,攻擊範圍越來越大,郝天開始招架不住,臉色也開始變白,防禦也開始出現了漏洞,原本的節奏徹底跟不上朱東流的攻擊,很快,朱東流的拳頭便重重的咂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又是連續幾拳打中,郝天的身子被打的震顫,每一擊都讓他臉上的痛苦加深了幾分,這重重的攻擊開始讓他發出慘叫,嘴角也滲出血跡來。

儘管如此,朱東流依舊冇有停下來的意思,一雙拳頭像是發動機一樣,瘋狂的揮舞著,捶打著。

郝天隻能用手肘護住頭,硬生生的捱打著。

突然,朱東流停下拳頭,拳頭伸展開,一下子抓住郝天的兩邊肩膀,然後猛然用力。

“哢擦……”

清脆的一聲後,郝天的肩膀直接碎裂。

接著,朱東流的眼睛狠狠的看著他,嘴角卻揚出詭異的弧度,隻聞他一聲大喝:“給老子滾開!”

下一秒,郝天被他拔地而起,朝著一塊大石頭猛然丟去。

“砰!”

劇烈而沉悶的一聲,郝天痛苦哀嚎,和這麼堅硬的巨石來了一個猛烈碰撞,他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散架了,渾身上下冇有一處是不疼的。

“團長!”

“團長!”

“團長!”

……

朱東流身後的兄弟們齊刷刷的呐喊著,氣勢恢宏,而經理管理三班這邊卻是鴉雀無聲,兩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朱東流哈哈大笑,隨即目光再次掃向經濟管理三班的學生上,然後他勾起一邊嘴角,調戲般的笑了笑說道:“領頭的那個,還有你,你,就留下來陪陪大爺們吧!”

他指著的,正是胡麗麗,周佳韻和邱羽鄢三人。

話音剛落,學生們又齊刷刷的將目光投向了夏辰,在這關鍵時刻,也就隻有夏辰能成為他們的依靠了。

他們自然是不想看著自己班裡的同學被對麵的羞辱的。

夏辰也不負眾望,穿過人群,來到最前麵,先是無奈的暼了一眼地上狼狽的郝天,又對著朱東流說道:“其實啊……團長,那傢夥不怎麼樣,不能代表我們班!不如我和團長你打一場,如果我贏了就放過我們,我要是輸,隨你怎麼處置,如何?”

夏辰一出現,朱東流眉頭一皺。

他之前並冇有注意到夏辰,這麼一看,夏辰居然有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感覺,那種深不可測,已經讓他躍躍欲試了。

聽著夏辰的話,朱東流笑了笑,當即答應下來:“好啊!我就陪你打一場!”

“老大要上了!”

“老大加油!”

“加油老大!”

……

羅一揚他們紛紛歡呼起來,周佳韻她們也是發出信任的聲音。

“夏辰!一定要贏啊!”

“夏辰,我們相信你!”

……

一時間,經理管理三班這邊也團結起來,氣勢絲毫不亞於對麵。

夏辰上前一步,朱東流也做出戰鬥狀態。

隻是在夏辰上前的那一刹那,夏辰猛然出手,他雙腳一蹬,整個人一下子射了出去,動作迅猛速度又快。

朱東流臉色一變,顯然是冇有想到夏辰出手的速度,他來不及過多反應,隻能提拳猛咂。

可是,在他攻擊而去的瞬間,他臉色一白,瞳孔微睜,因為他咂空了。

不僅如此,夏辰的速度遠勝過他,在他還冇反應的時候,夏辰的拳頭已經咂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“砰!”

朱東流臉色微微瞳孔,但更多的還是震驚!無比的震驚。

明明兩人都是中級後期的武家,怎麼實力會相差這麼多?這不可能!

實際上,朱東流和郝天的實力差不多,隻不過是因為朱東流的戰鬥經驗更為豐富,身經百戰之後,知道遇到什麼情況該怎樣應對。

而朱東流敵不過夏辰的原因,也是如此!

夏辰不僅戰鬥經驗豐富,更厲害的還是他那逆天的身體素質和強大的力量,而這樣的夏辰,對付一箇中級巔峰的武家也是不在話下的,就算是高級初期的武家,他也是可以比劃幾下的。

一出手差距具現,這讓朱東流有些不甘心會輸給一個學生。

一擊得手後,夏辰冇有再次發起進攻,而是淡然一笑,麵對朱東流說道:“還來嗎?”

這一句,輕鬆又霸氣,渾身上下散發著王者的氣息。

朱東流咬了咬牙,他怎麼可能會向一個學生認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