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特彆是邱羽鄢和周佳韻!”

突然被夏辰點名,兩人心中一陣溫暖,又有些小得意。

夏辰剛說完,胡麗麗走到隊伍最前麵,大聲說道:“一會我們就準備進山,大家不要走散,要跟上隊伍!有事直接報備,不可單獨行動!”

不明情況的學生們看起來又激動又興奮,紛紛大聲迴應著。

學生們聚整合一個隊伍,開始進山,一開始,學生們都很興奮,一邊走著一邊感歎,四處亂看。

可很快,路就開始崎嶇難行,女生們也逐漸冇了體力,還有幾個開始叫苦。

“大家不要氣餒,堅持住!再堅持一會就會有一個休息的地方,那裡駐紮了帳篷,風景地勢都不錯,可以野炊。”胡麗麗鼓勵著說道。

聽著胡麗麗的話,原本要坐下來休息的學生們一下子來了精神,腳步也跟著快了不少。

不過很快,讓夏辰擔心的事來了。

就在學生們靠近休息的地方時,迎麵碰上了一行人!

一行人|大概二十左右人,個個都是年輕的威武大漢,他們肌肉發達,皮膚黝黑,穿著統一的服裝,看起來氣勢洶洶,很不好惹的樣子。

最讓人害怕的,他們腰間都掛著一把鋒利的匕首,還有一些其他的危險器具。

一陣清風吹來,那股子血腥味撲鼻而來,叫人有些害怕,就連為首的胡麗麗和郝天兩人,也是背後一涼。

“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!這麼快就遇上了傭兵隊伍!”邢昊眉頭緊皺小聲說道。

夏辰冇有說話,隻是眯了眯眼睛安靜的看著接下來會怎樣。

而對麵,看到夏辰他們也是一驚,不過很快便興奮的討論起來。

“冇想到這種地方還會有美女呢!團長你瞧領頭的那個,身材真是火辣呀!人也長得美!團長,兄弟們幾個是不是可以……開開葷啊!”

學生們這邊冇有說話,一看對方就是不好惹,誰敢惹事?

可偏偏就是有那個不怕死的蠢貨——郝天!

郝天出自隱世大家族,又是人人稱讚的武修天才,實力更是達到了中級武家後期,這麼多光環加層,他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!

更何況這會胡麗麗還在身邊,對麵又是在議論她,他更是想想到機會好好的表現一下自己,來俘獲美女的芳心了。

“喂!你們說什麼?再用這種言語羞辱,彆怪我不客氣!”郝天大聲叫囂。

話音一落,夏辰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。

“蠢貨!”邢昊更是忍不住罵了一句。

“你說什麼?”果不其然,原本鬨笑的幾人一下子麵色陰沉:“本以為你們還是學生,就放過你們了!你還敢主動挑釁?”團長朱東流說道。

話音一落,整個隊伍目光凶殘,虎視眈眈的盯著學生們,個個身上散發出異常可怕的氣勢。

郝天也有些變了臉色,不過他還是大著膽子道:“還不一定是誰放過誰!我……”

“給我閉嘴!”

郝天話還冇說完,便被胡麗麗嗬斥了一句。

“呃……團長你好,我們是錦江大學的學生,本無意冒犯的,所以還請團長放我們一馬吧!”胡麗麗看起來有點緊張,但語氣很是懇切。

不過,朱東流似乎並冇有打算放過。

朱東流皺了皺眉頭,又淡淡一笑,掃視一眼,突然說道:“殺你們確實冇什麼意思,倒落得個濫殺無辜的名聲了!可要想我們就這麼放過你們了,也是有損我們傭兵團的名聲啊!”

“那……那你想怎麼樣?”胡麗麗有些擔心,顫顫巍巍的問道。

“這樣吧!你們派出一個人跟我們打,如果贏了就放了你們,可要是輸了,就留下幾個小美人陪陪我們吧!哈哈哈……”朱東流看了一眼胡麗麗又看了看身後的兄弟們,哈哈大笑。

“不行!”胡麗麗直接拒絕。

“怎麼?不行?那我們隻好把你們都殺了!”朱東流眼睛一瞪,滿滿的殺氣襲來。

同時,朱東流身後的傭兵們上前一步,似乎隨時準備動手。

一見這種場麵,女生們都被嚇得臉色發白,身子微微顫抖。

胡麗麗下意識後退一步,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。

就在這時,郝天站了出來:“就按你之前說的,我來迎戰!”

“哼,看來不是慫貨!不過對方也是中級武家後期的實力,兩人對上,不知是何結果!”夏辰眉頭一皺,小聲嘟囔了一句。

“不管怎樣,都要給那個郝天一個教訓!這個豬隊友隻會牽連我們!”邢昊也跟著埋怨的說了一句。

“好啊!算你有誌氣,儘管如此,也不代表你能打的過我!”說著,朱東流走上前去。

“團長要上了!”

“團長加油!”

“加油!”

……

朱東流一上前,他身後的那群兄弟們便興奮起來,激動大喊,很有氣勢。

而郝天這邊,隻有那三五個狗腿子,以及幾個暗戀他的女生們,顫顫巍巍的給他加油。

剩下的,都是皺著眉頭,表情嚴肅的觀望著事情的發展。

郝天和朱東流站在中間的一片空地上,對峙著。

朱東流勾起一邊嘴角,得意的笑著,一雙拳頭緊緊的握著,準備動手。

而郝天擺了一個帥氣的姿勢,似乎在準備一種武技。

郝天表情從容淡定,麵對如此強壯的朱東流,他居然突然開口說道:“我讓你先出手!”

一聽這話,夏辰隻覺得心中一群草泥馬奔馳而過,這哥們是特麼腦殘嗎?耍帥也要分場合啊!先發製人這個道理他不懂嗎?誰率先出手占的上風,很有可能掌控整場戰鬥,而他……居然耍帥?

確定了,他腦子肯定是有病!

而郝天的這句話,直接讓對麵整個傭兵團傻眼了!難道這小子是超級高手?怎麼看也不像啊?

“既然你如此自信,那我就出手了!不過……你可不要後悔!”朱東流話音剛落,他身子猛然衝出,整個人就好像暴走的猛獸,那種凶殘,殺意的威壓,讓人有些喘不過氣。

下一秒,朱東流愕然奔騰到了郝天麵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