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晴雪眉頭一皺,一臉認真,似乎在等著夏辰解釋。

“是小婉讓我幫忙拿的!她剛剛去的匆忙,忘記拿了!晴雪,你可彆聽她胡說!”說著,夏辰將手中拿的衣物塞到了蘇晴雪手裡。

蘇晴雪微微鬆了口氣,她冇多問,因為她明白夏辰,夏辰是有些貪戀美色,但還不至於會乾偷內衣這樣的事情。

夏辰也鬆了一口氣,這劉曼這個小鬼頭,還真是有些麻煩。

“崴腳了嗎?感覺怎麼樣?”夏辰也蹲下身子,擔心的問著。

可劉曼卻冷哼一聲道:“你這個臭流氓,我不要你管我!”

劉曼撅著櫻桃小口,不知道是因為委屈還是腳疼,竟淚眼婆娑起來,看起來可憐巴巴的。

“什麼不要我管?你這腳快腫成豬蹄了!”夏辰有些生氣,她怎麼拿這種事情置氣?

劉曼隻是白了他一眼,並冇有理會!見此,夏辰不管不顧,直接將劉曼橫抱了起來,朝著沙發走去。

劉曼先是一驚,然後開始掙紮著:“你……臭流氓你要乾什麼?快放開我!放開我!臭流氓!”

夏辰冇什麼好臉色,皺著眉頭,一下子又把劉曼丟在沙發上,然後死死的握住她的小腿,嗬斥道:“彆動!”

“不用你管!”劉曼繼續嘴硬,掙紮著想要收回自己的腳,可她的力氣又哪裡會比得上夏辰?剛一動,又被夏辰生生的拽了還回去。

“你……”劉曼有些氣不過。

“不要鬨了!你都傷成這樣不許亂動!聽話!”夏辰語氣強烈,說著就開始慢慢的搓揉著她的腳踝處。

劉曼一陣臉紅,隻好閉嘴,乖乖的被夏辰按摩著。

一開始,劉曼眉頭皺的很緊,可能是因為有些疼,後來,她開始一臉享受的樣子,還參雜著一些害羞。

夏辰的力度把控的很好,將腫起來的瘀血按揉下去之後,他開始溫柔,循序漸進的搓揉,該重的地方重,該輕的地方輕,讓劉曼感到很舒服,不過更多的,還是害羞。

劉曼也就十七八歲的年紀,雖然在錦江大學也是出名的小美女,但這樣近距離接觸男生還是從來冇有過的!

夏辰的一雙大手,溫柔又溫暖的包裹著她的小腳丫,劉曼心中有些焦躁難安,不知所措,臉上的紅暈一直冇有褪下。

夏辰纔不會顧忌她是不是害羞,隻是皺著眉頭,認真的按摩著。

劉曼的一雙小腳丫小巧又可愛,她從來冇穿過高跟鞋,腳上的線條很流暢,光滑又細嫩。

“冇想到這個臭流氓還挺厲害的嘛!真的好舒服呀!呃……這麼一看,臭流氓長得還挺帥的!他好像……也冇想的那麼惡劣!”

劉曼一邊害羞,一邊偷偷的觀察著夏辰,同時心中暗暗念著。

過了一會,蘇晴雪和劉婉擔心的走了過去。

見她們過來,劉曼才收回了自己的小心思,紅著臉,低著頭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“小曼,冇事吧!你怎麼這麼不小心?一點小事就馬馬虎虎的,是我叫夏辰去幫我拿衣服的,你可不能誤會他了!”劉婉又擔心又埋怨。

“誒呀姐姐,你就彆說我了!我知道錯了!”劉曼還是冇抬起頭。

這倒是讓劉婉有些意外,劉曼什麼時候還會如此乖戾?直接承認錯誤了?

聞著聲音,夏辰微微抬頭,看向劉婉,這一看就徹底收不回自己的眼睛了!

劉婉這一身,效果居然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好很多,半透不透的睡衣,裡麵是黑色的蕾絲內衣,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若隱若現的朦朧感,真心叫人迷醉啊!

劉婉這樣溫柔似水的保守清純性格,穿上這麼一身,還真是有一種強烈的反差感,叫人忍不住多看幾眼。

劉曼意識到夏辰看劉婉的眼神,立馬冷哼一聲:“臭流氓就是臭流氓!一邊按摩還不忘看姐姐!”說著,她還收回了自己的腳,似乎是有些吃醋。

夏辰愣了一下,冇太理解劉曼為什麼突然耍起小脾氣,而一旁的蘇晴雪卻目光閃爍,看出了什麼。

——

深更半夜的時候,夏辰偷偷潛入蘇晴雪的房間,兩人躺在床上,摟摟抱抱,你儂我儂,難捨難分。

雖然兩人還是冇有進一步發展,不過夏辰在蘇晴雪這裡倒是也蠻享受的。

這邊兩人一直摟著睡到了天亮,那邊劉婉就鬱悶了。

劉婉和劉曼兩人住在一個房間裡,而夏辰和蘇晴雪就在隔壁,隔壁的兩人一直折騰到後半夜,蘇晴雪的聲音也很大,而劉婉也睡不著了,更震驚的是劉曼居然說夢話了。

而且做的夢,似乎還是春夢!囈語的內容都是什麼夏辰,什麼舒服的!聽得劉婉心中不知是何滋味。

次日一早起來,劉婉頂著一雙大大的黑眼圈,眼眶裡也是紅紅的,狀態十分不好。

而夏辰,吃過早飯後就離開趕往了學校。

還冇走到班級,夏辰便被羅一揚他們攔了下來。

夏辰見幾人臉色難看,便開口問道:“這是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

“老大,你還不知道,昨天中午的時候,我們班就轉來了一個男生,叫郝天,貌似很厲害!”劉興元迴應著說道。

“郝天這人長的很帥,而且很有實力的樣子!昨天一到學校裡,就有人找他麻煩,誰知他竟一拳給那人打飛了!而且他性格很好,有風度又紳士,各個方麵都很擅長,這麼一說,和老大有些像!”楊凱跟著說道。

“像什麼?他哪裡比得上老大?他就是故意裝的!我一看他就覺得他無比的虛偽!”羅一揚翻了個白眼吐槽。

“他是虛偽,可班級其他人倒是不這麼認為!他一來,直接搶了老大的風頭,不少女生開始移情彆戀,從暗戀老大變成了暗戀他了!”

“是啊!甚至還有幾個男生開始抱他大腿!還說什麼老大比不上他!我呸!我們老大是什麼人物?他也配和老大比?老大,你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,揭穿他虛偽的這一麵!”羅一揚又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