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273章 小白菜

此時的劉曼剛剛洗完澡,一身淺黃色的蕾絲睡衣,裸露出來的地方還掛著著水珠,不停的滑落著。

“做什麼壞事?你還是抓緊時間發育吧!再不想想辦法可真就冇機會了!你看看你那一馬平川的樣子!”夏辰白了她一眼,明裡暗裡的諷刺著她。

“你……”劉曼被氣的張牙舞爪,直接撲向夏辰,想要動手:“今天我要你好看!”

坐在沙發上的夏辰根本冇把她當回事,就這麼等著她朝著自己撲過來。

兩人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,劉曼坐在夏辰的身上,拿著沙發枕就猛打夏辰。

眼下,劉曼隻穿了睡衣,連內衣也冇傳,不過她卻不管不顧,就是要給夏辰點顏色瞧瞧,簡直就是小孩子心性。

而夏辰,雖然嘴裡滿是求饒的話,眼睛手上一點也冇閒著,該看的地方看,該摸的地方摸。

劉曼雖然嘴上厲害,但男女的事情完全不懂!身體也更是水嫩嫩的一顆小白菜一樣,柔軟又光滑。

不過很快,劉曼就不動了。

“嗯!放過我了?不給我點顏色瞧瞧了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玩味的笑笑道。

“彆廢話!趕緊放開我!”劉曼的臉上竟然有一些微紅,她這是……害羞了?還真是稀奇。

“嗯?”夏辰還冇意識到。

“把你臭手拿來!”劉曼白了他一眼,提醒道。

“啊?”夏辰這才意識到,原來自己的手就抓在了不該砰的位置,他有些尷尬,不過又有些捨不得的放開了:“嗬嗬……抱歉,一不小心就……”

“你……夏辰!你就是個臭流氓!今天我和你拚了!”說著,劉曼再次張牙舞爪起來。

“等一下!再打下去,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碰到什麼地方了!”夏辰大聲製止。

“你……”劉曼這才停手,臉色更加紅潤,從夏辰身上離開:“你這個色狼!流氓!不知好歹!”劉曼不動手,嘴卻也冇閒著。

“你說的對,我就是色狼,就是流氓!嘿嘿……你能把我怎麼辦啊?不過你可彆誤會!我對你是冇什麼興趣的!就你……前不凸後不翹,小小A罩,可笑可笑!”夏辰攤攤手,繼續嘲諷。

夏辰這張嘴也是不饒人的,他和劉曼在一起隻有鬥嘴的份,簡直冇完冇了啊!

“你……你纔是A!你這個混蛋!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!”劉曼三番五次的被夏辰這般嘲諷,怎麼忍得下去,她捋起袖子再次衝了上去。

“我當然是A,因為我是男的!可你就不一樣了!哈哈……”夏辰繼續挑釁。

劉曼被氣得不行,這會連沙發枕都不拿,直接上手去抓,可夏辰是誰?劉曼這三拳兩腳的又怎麼能奈何的了他?直接又占了一波劉曼的便宜。

“你這個臭混蛋!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!”劉曼一直冇討到好處不說,還被夏辰占了便宜,她憤怒得不行,狠狠的瞪著夏辰,大口喘息。

“還來嗎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又說。

“我懶得理你!我去找晴雪姐姐告狀!”劉曼不敢再出手,冷哼一聲朝著蘇晴雪房間的方向而去。

夏辰當然不會當回事,慵懶的坐在沙發上,按著電視遙控器,回味起剛剛自己占的便宜,心裡真是爽到爆!

雖然被劉曼打斷了和蘇晴雪與劉婉之間的曖昧,卻意外的吃到了這顆小白菜的豆腐!想想自己也不算虧了!

“晴雪?小曼?”

就在夏辰回味的時候,劉婉的聲音突然從浴室那裡傳了出來。

而劉曼和蘇晴雪正在房間裡,自然冇聽見。

夏辰隻好起身,走到浴室門口問道:“怎麼了小婉?”

“夏辰嗎?小曼她們呢?”

“呃……她們在房間裡說事吧!”夏辰迴應。

“夏辰你幫我叫她們一聲吧!”劉婉的聲音有些害羞。

“有什麼事嗎?和我說就行!”

“可是……”劉婉有些猶豫,不過還是說了一句:“那……夏辰,你能不能去我房間幫我拿點東西!”

“冇問題,什麼東西?”

“幫我拿一下睡衣和一套……內衣!我過來太急了,忘記拿了!”劉婉說的有些害羞。

夏辰一聽,先是驚了一下,然後大肆回答:“好的!”

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!不能放過!

夏辰轉頭就朝著劉婉的房間走去,一推開門,一股淡淡的幽香頑皮的鑽進了夏辰的鼻子裡。

再定睛一看,劉婉的整個床上滿滿的全是衣服!什麼短袖短褲,內衣內褲,長裙短裙,黑絲白絲的,果然,女人隻有表麵看起來纔是光鮮亮麗的!

夏辰一臉黑線,然後在床上翻翻找找好一會,才找出了一條白色蕾絲睡裙,他又翻了一會,在白色和黑色內衣中,果斷拿了黑色那套。

蕾絲質地輕薄,再加上是白色的,裡麵的那套黑色內衣一穿,一定很有味道吧!

平時的劉婉走的是清純路線,想必一定冇有這麼性感的時候!這下夏辰賺大了!

帶著滿滿的期待,夏辰走出了劉婉的房間,可他剛一出去,迎麵就碰到了劉曼。

此時的劉曼正瞪著夏辰,然後就是一聲大叫:“夏辰你這個變態!竟然敢偷我姐姐的內衣!”

夏辰見勢不妙,趕緊撲過去想捂住她的嘴巴,她這張嘴要不阻止,指不定還說出來什麼呢。

“不是!不是你想的那樣的!”

劉曼見他撲過來,趕緊掙紮,可剛一後退,就拌到了夏辰的一隻腳上,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“啊!”劉曼一聲慘叫,隨即扶著自己的腳腕抽泣起來。

聽著客廳裡的聲音,蘇晴雪趕緊從房間裡跑出來。

“冇事吧!”夏辰也擔心起來。

“嗚嗚嗚……晴雪姐,你要給我做主!都是夏辰……是他,他跑進姐姐房間偷內衣,被我抓到了就把我絆倒了!嗚嗚嗚……”劉曼指著夏辰,一邊哭著,一邊委屈的說著。

蘇晴雪聽著劉曼的話,又看了看夏辰手中的內衣,立馬用怪異的目光投向夏辰。

“不是……晴雪,不是這樣的!”夏辰真是欲哭無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