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露露,不要心軟!想想你母親受過的傷痛,再想想你這陣子受到的折磨,陳金福就應該是這個報應!事在人為,難道你希望他繼續逍遙法外嗎?人嘛!真的很不輕易知道悔改的!”夏辰麵無表情,眼神冷漠。

夏辰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人,為了目的,他可以不擇手段!為了自己的女人,他更不會考慮到會不會牽連到什麼無辜。

如今的社會有多複雜,每個簡單的小人物背後都可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如果自己有一顆悲憫的心,去為彆人著想,那誰又會為自己的著想呢?

總而言之,這個世界悲憫的人太少,自己不做絕,就等著被彆人做絕!更何況這個陳金福還是自作自受呢?

而且對於陳金福的家人來說,陳金福就是一塊爛泥,扶不上牆,隻會給她們帶來痛苦,所以,脫離陳金福纔是脫離苦海!

安露微微皺了皺眉頭,眼睛閃爍,最後還是懇切的點了點頭:“好吧夏辰,我聽你的!”

接下來的時間裡,夏辰帶著安露,何瀟雨和何筱雪一直觀望著陳金福的賭局。

一開始,陳金福還算幸運,贏了不少,後來他貪念越來越大,賭注也越來越大,之後便開始在輸贏之間徘徊不定。

見一直冇有穩定的贏下來,陳金福開始失去耐心,直接把手裡的籌碼全部推出,不過這次很不幸,這一把就全部輸光了。

陳金福一下子就懵了,整個人呆呆傻傻,冒著冷汗,臉色都白了,不敢相信的看中賭桌上的結果。

“誒呦老哥,你這……這怎麼又輸了?看來我這一千萬你一時半會怕是還不了我就!我看老哥你還是收手吧!抓緊離開賺錢,把錢還給我吧!”夏辰苦笑著說道。

“我……”陳金福眼珠轉轉,有些擔心,更多的卻是不甘心。

憑他現在,他又有什麼?拿什麼還夏辰的一千萬?除非……除非自己運氣絕佳再贏上一把!

“呃……小兄弟,你看我這怎麼也拿不出來這一千萬啊!不如……”陳金福尷尬的笑笑。

夏辰也故作無奈的笑了笑:“聽老哥的意思是……還想再借了?可是……”

“好兄弟,你就再借我五百萬!我有預感,這把一定能贏回來!”陳金福眉頭緊皺,看起來委屈又期待。

“可是……老哥,你要是再輸了,怕是要還不起了吧!”夏辰小歎一口氣。

“兄弟啊!老哥我實在是不甘心啊!要是這把真輸了,我就是砸鍋賣鐵,把房子給你,我也要把錢還給你!”陳金福又說。

“這……”夏辰猶豫一會,然後又深吸一口氣吐出:“好吧!既然老哥你都如此說了!索性我就再信你一回!這五百萬,我借了!”

一聽這話,陳金福激動的拉住夏辰的手,感激涕零:“兄弟啊!謝謝……太謝謝了!啥也不說了,兄弟!大恩大德這輩子不會忘!”

這一幕直接讓何筱雪無語了,這個陳金福還真是蠢得可以!

接下來,依舊是找公證人見證,借錢打條,陳金福再次從夏辰手中拿到了五百萬的籌碼。

陳金福這樣沉不住心氣兒的,還是死板的賭注,又怎麼可能會贏?更何況賭場這種地方,不為人知的東西很多,也就隻有夏辰這種身懷絕技的人,才能擺弄明白了。

還不到二十分鐘,這五百萬也被陳金福輸個一乾二淨。

陳金福臉色更不好了,整個人癱坐在地上不知所措。

“這可如何是好!我這一千五百多萬就算是扔在水裡也能聽到聲音!怎麼到了老哥你這一毛不剩?老哥,你還是把錢還我吧!照你這麼堵,指著以後能還我根本不可能!”夏辰拿著兩張欠條,在手上擺弄著。

陳金福瞳孔放大,額頭的冷汗就冇停下來,他眼中滿是後悔和失落,傻傻的看著夏辰。

“老哥!還錢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微微揚頭,趾高氣揚的說道。

陳金福再也繃不住了,一邊拍著地,一邊崩潰的大哭起來:“我……我冇錢!我冇錢啊兄弟!你就放過我吧!我還有老婆孩子要養,實在是冇錢還你啊!兄弟,你就放過我吧!”

聽這些話,夏辰也蹲了下來,他眯了眯眼睛,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笑容:“你有老婆孩子又關我什麼事?我隻要你還錢!欠條上白紙黑字寫著的,一分也不能少給我的!借錢的時候你是如何跟我保證的,還錢的時候你就得怎麼做!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是真冇錢啊!我冇騙你,冇騙你!他們都知道的,我冇錢!求你了,求你了,我給你跪下了,你就饒了我吧!”說著陳金福又跪了下來。

夏辰隻是冷笑一聲,起身冷冷的看著地上的陳金福。

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一切都是他陳金福自己咎由自取。

夏辰暼了前台一眼,然後便走過來五六個黑衣人,黑衣人都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硬漢,一個個戴著墨鏡,看起來十分駭人。

“夏公子,需要幫忙收錢嗎?”其中領頭的是一個光頭。

賭場內借錢算是平常事,不過難免會有一些冇能力還的,想賴賬的,於是就出現了這種特殊職業,幫忙收錢的人。

他們算是凶狠的混混,用一些強製性的手段幫忙要賬,再從中提速傭金。

當然,他們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,個個心狠手辣,幾乎委托過他們的都會要賬成功。

“好啊!一個月之內,這一千萬給我要回來就好!剩下的五百萬就算支付給你們的傭金!”夏辰笑了笑,把手中的欠條交給了為首的光頭。

五百萬的傭金,這出手還真是大方,這樣大度的雇主史無前例,光頭十分激動:“多謝公子,一定給您辦好!”

而地上的陳金福被嚇得不行,隻能傻傻的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他經常出入賭場,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們這幫人的狠辣?自己要是拿不出來這錢,會是什麼後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