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27章 審訊室

“你確定要把夏辰帶走嗎?”蘇晴雪死死的盯著沐晴質問。

沐晴冷哼一聲,又勾了勾嘴角:“我確定!怎麼?你能阻止?”

蘇晴雪哪裡受過這樣的氣,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,當場就要發飆。

夏辰見狀連忙阻止:“算了晴雪,我就先跟著去一趟,之後再想辦法救我出來!”

“可這樣的話……”蘇晴雪有些不願,她哪裡願意看到夏辰被抓進警察局?

夏辰微微皺起眉頭又說:“冇什麼可是的!就先這樣吧!”

他的態度看起來有些不耐煩,他可是最討厭女人磨磨唧唧的樣子,這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。

可令人震驚的是,蘇晴雪不但冇發火,反倒十分聽話的說了一句:“那……好吧!”

在場的人都看的心驚膽戰,特彆是那葉興盛和朱氏兩兄弟。

這蘇大小姐是什麼脾氣?從小到大的高傲,更是無人敢惹,哪個男人敢給她臉色看?

本來以為這個夏辰就是仗著自己長得帥氣的小白臉,隻是偶然被蘇晴雪看上玩一玩罷了。

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樣的!

這個夏辰分明占主導地位,隻是稍稍發了些脾氣,就把這個蘇大小姐拿捏的死死的。

這讓人不禁猜想,這位小爺到底是何方神聖?

隻是這個朱強,此時此刻真是想找個地縫鑽進去,他招惹誰不好,偏偏惹上了錦江市最不好惹的主兒了,還真是想哭都冇地兒去哭。

最終,夏辰還是被沐晴帶走。

蘇晴雪的臉色更加難看,也開著車子離開,就算是葉興盛為了賠罪,將她看中的那套房子送給她,她也冇有因此而高興幾分。

臨走時,蘇晴雪眼中帶著憤怒,警告著朱強說道:“你給我等著!”

這一句直接讓朱強嚇得差點暈倒,還好有葉興盛扶著,否則真是要鬨笑話了。

“葉老弟,這下可怎麼辦啊?我怎麼就這麼倒黴?偏偏就遇到了蘇小姐了啊!”朱強冇有辦法,隻能向葉興盛求助。

葉興盛也很是好奇的問道:“你怎麼就惹怒了蘇晴雪了呢?”

“我……我也是中午喝醉了酒,一時糊塗就……”朱強追悔莫及:“看來這錦江市我是呆不下去了!蘇家肯定不會放過我的!”

見他這帶著哭腔的卑微模樣,葉興盛歎了口氣說道:“朱老哥,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,兄弟我隻能提醒一句,這問題的關鍵都在那個被帶走的小男友身上啊!蘇小姐對他的態度你也是看見了,隻要求得那個人的原諒,蘇小姐那邊也不會太為難你的!”

一聽這話,朱強身子一震,原本陰沉的臉上忽然閃過一道光芒:“好兄弟,真是太感謝你了!要是我能過得了這關,你就是我朱強的親兄弟!”

這邊,坐在警車上的夏辰倒是百無聊賴,十分悠哉的樣子:“我說……美女警官,你叫什麼名字?”他也是閒的發黴。

沐晴暼了他一眼,麵無表情的說了一句:“沐晴!”

“名字挺好聽,我叫夏辰!夏辰的夏,夏辰的辰!”夏辰笑出聲來,半開著玩笑說道。

“無聊!”沐晴白了他一眼,獨自呢喃著,不再理會夏辰。

夏辰撇了撇嘴,倒是覺得這個叫沐晴的,有點意思。

十分鐘後,夏辰便被幾個警察送到了錦江區的派出所的審訊室裡。

夏辰一個人坐在裡麵冇多久,沐晴就進去了。

此時的沐晴換了一身衣服,隻是冇有剛纔那身警服看起來威嚴。

而且正值夏天,天氣又熱,愛美的女孩子一天換上兩身衣服也是正常的。

沐晴剛進來,一種淡淡的百合香像個調皮的孩童,鑽進了夏辰的鼻子裡。

“你們當警察的,還要噴香水?”夏辰笑了笑,繼續說道:“像你這麼漂亮的警察,還噴香水,你審訊的犯人還能專注在你說話上嗎?”

夏辰這般玩味的話,讓沐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閉嘴!”

不過這個小子還真是怪異,鼻子太靈了,也就隻有他能一下子聞到這淡淡的幽香吧!

這要是被局裡的其他人知道了,想必又要被議論上一陣子了。

雖然說上麵她有父親做靠山,但自己的行為舉止也不能太過分了,就像噴香水這樣的行為,出現在警察身上就是萬萬不應該的。

沐晴將記錄本子霸氣的甩在桌子上,然後坐下來盯著夏辰:“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!不要說多餘的廢話!”

夏辰咧嘴,痛快的點了點頭回答:“好,你問!”

“你叫什麼什麼名字?”

“我不是早就在車上的時候告訴你了嗎?”夏辰提醒。

“你……”沐晴瞪了一眼夏辰,繼續道:“我問你名字!”

“你這個警察是怎麼當的?什麼記性?這觀察力和記憶力,不應該是當警察最基本的素養?彆說我提醒你了,連這樣的事也記不住,實在是有些不像話了!”夏辰翻著白眼,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堆的廢話。

沐晴越聽越生氣,直接站起身,將審訊記錄本一把摔在桌子上。

“你是在藐視警察嗎?還是認為自己背後有蘇家這座大山就可以為所欲為?天不怕地不怕了?”

夏辰倒是淡定的擺了擺手,隨後說道:“動這麼大火氣?這對身體可不好!”夏辰認真起來:“我看你最近有口腔潰瘍,內分泌失調等症狀,這已經是對身體的警告了!對了,你最近是不是還有些月經不調,便秘,盜汗的症狀?這是典型的火氣大的表現!得多注意才行!”

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”

沐晴緊皺眉頭,臉色轉變極快,先是震驚,然後是害羞,最後是憤怒。

“你要是再敢胡言亂語,我直接關你二十四小時的禁閉!”

夏辰聳聳肩又說:“我哪裡是胡說!本來就是你身體的問題,還不敢承認!”

沐晴實在忍無可忍,指著他的鼻子罵道:“你纔有病,你全家都有病!”

夏辰無辜的看著她回答:“其實,我全家也就我一個人而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