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……筱雪,可以了!可以了!冷靜!”夏辰一邊推著何筱雪湊過來的臉,一邊尷尬又艱難的說道。

看到這一幕,何瀟雨的瞳孔微微放大,然後又有些無奈的笑了笑。

這會,她好像突然明白了,夏辰為什麼討女孩子喜歡了,就連何筱雪這樣的暴脾氣,奇葩性格的人,也變成這樣了!

夏辰,你還真是有一種特彆的魔力。

好不容易把何筱雪推開,夏辰瞥著任興,看了過去。

隻見任興眼神四處看著,身體默默向後退去。

“你這是……要逃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戲謔的問道。

任興向後退的腳戛然而止,尷尬的用餘光掃了一下週圍,又故作鎮定的看向夏辰說道:“誰……誰要逃?”

“既然如此,給錢吧!”夏辰再次伸手。

“等……等一下!”任興握了握手中的籌碼,欲言又止,臉上也是一會青一會白的,很是豐富。

“這是想耍賴了?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微微揚頭,眼中滿是嘲諷。

“我……我冇有!”任興眼睛快速轉動,似乎在想些什麼,下一秒,他突然指著夏辰,大聲說道:“是你!你作弊!你出老千!”

“哦?是嗎?那你說說,我是如何作弊的?要不,你也作弊看看?”夏辰“噗嗤”一下,笑出聲來,不屑的迴應道。

“好!好!我記住你了!你給我等著!”說著,任興將手中所有的籌碼都甩到了夏辰的手上,冷哼一聲,又深深的看了夏辰一眼才離開。

夏辰冇有說話,對於這種隻有嘴上說的厲害的人,他一向不予理會!當然,美女除外!

可何筱雪就不慣著他這臭毛病了,直接衝著任興離開的方向大喊:“好啊!我們等著!還怕了你不成?”

“可以了筱雪!這下終於轉到42了,滿意了吧!”何瀟雨笑了笑說道。

說起這個話題,何筱雪卻微微皺起了眉頭,然後湊到夏辰身邊,小聲的問道:“姐夫,我可不信你什麼掐指一算算出來的!你快告訴我,到底是怎麼讓我轉到42的?這也太神奇了吧!”

“哼哼!天機不可泄露!讓你知道我可是會短命的!”夏辰跟她解釋也解釋不清楚,索性趕緊胡謅一句。

“切!唬人的把戲!我纔不信你這個鬼話!”何筱雪撇了撇嘴。

“誒姐夫,既然你這麼厲害,那弄到錢也太容易了!隨便到賭場玩一玩就能成土豪了!”何筱雪突然想到什麼,又說道。

“你家開賭場的你不知道這其中的細節嗎?”夏辰暼了她一眼,提醒著說道。

然而何筱雪根本就冇聽懂他的話。

“哪有你想的這麼簡單!賭場這種地方可不是什麼慈善機構!可以讓你先嚐到點甜頭,要真是贏了千八百萬的,你以為你還能走出去?”夏辰解釋。

“可是剛纔我們不救贏了五千萬了嗎?加上那人輸給我們的,就七千萬了!”何筱雪又說。

“對你當然除外了!誰讓賭場是你家開的?”夏辰撇了撇嘴。

“夏辰說的對!一般賭場都是忌諱這方麵的高手的!要是不加以限製,這些高手甚至能贏下一整個賭場了!”何瀟雨也跟著說道。

“賭場裡麵的行道很多,有相互競爭的時候,賭場直接派一個高手去對方的賭場,趁機贏個幾億來以此獲得自己的利益。不過平常的話,就是有高手也不會在賭場裡麵贏過超過一千萬,他們也會收斂一些!”

“一方麵賭場不會輕易叫他離開,另一方麵他們也就會被放在各大賭場的黑名單上!從此以後彆想在出入這樣的場合了!”

“你們看著這些來回走的黑衣人!明麵上說是保鏢,說實話就是打手!所謂打手就是,如果一個人贏太多,已經超過賭場的承受範圍時,這些打手就會出手,不會叫那人平安無事的走出去的!至少也要交出贏的錢財。”

“可是姐姐,這樣的話誰還敢來這了?乾脆咱們就派姐夫出馬,把其他的賭場都贏下來,這樣我們就冇有競爭力了!”何筱雪笑著說道。

“嗯!這倒是個不錯的注意!”何瀟雨也跟著笑笑說道。

“快得了吧!你們就彆好看我了!我這水平,也就轉轉轉盤了!真要是碰到個高手,怕是褲衩都被輸冇了!”夏辰搖了搖頭,一陣苦笑。

這姐妹倆還真的是,就會拿自己開玩笑。

“夏公子!夏公子!可以聽到嗎?”這會,傳呼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夏辰趕緊拿出來迴應:“聽到,你說!”

“夏公子,陳金福已經來了,這會在前台換籌碼。”

“知道了!”夏辰扯出一絲冰冷的笑容,然後朝著前台看去。

“是他!就是他!夏辰,凶手就是他!”安露有些激動,不過更多的還是憤怒。

“你先冷靜!放心,今天我一定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!露露,一會你要掩飾一下自己的情緒,彆讓他懷疑。”夏辰眼中含情,深深的看著安露說道。

“嗯!”安露握了握拳頭,皺著眉頭迴應。

陳金福人到中年,在外也穿的人模人樣,可他身上那種地痞流氓的無賴氣息,卻怎麼也掩飾不住,特彆是脖子上掛的那條假的金鍊子,真是庸俗至極!連裝有錢人也裝的漏洞百出。

陳金福換了一些籌碼,籌碼不大,加起來也就幾千塊錢,他嘚瑟的步伐往裡麵走來,在經過夏辰他們時,猥瑣的眼神立馬停在了何瀟雨,何筱雪和安露身上,不過很快便移開了。

陳金福冇有直接開賭,而是在場子裡轉了轉,直到看見一個籌碼比較小的場子,才走了過去。

夏辰他們見狀,也湊了過去。

這張賭桌周圍,坐的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人,他們的籌碼都是一百,很少有一千的,看起來都不是什麼有錢人。

“金福,你可算來了!就等你了!”幾人看到陳金福笑著說道。

他們看起來和陳金福很熟,應該都是賭友。

這裡的莊家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