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畢竟我不經常來這種場合!不過筱雪來這裡也隻玩那一種而已!”何瀟雨笑了笑。

“為什麼?是其他的都不會玩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也不是!筱雪說,隻有這個是完全靠運氣的!”何瀟雨一邊說著,眼中對何筱雪的寵溺都要溢位來了。

“那我們也去看看吧!”說著,夏辰再次拉著安露,便往俄羅|斯轉盤那邊走去。

夏辰暼了一眼那個俄羅|斯轉盤便明白了玩法,轉盤上分了很多區域,每個區域代表了一個數字,下注方式就是賭能轉到的數字,可以自己轉,也可以讓負責這裡的莊荷來轉。

轉盤停下來,指針對著哪個區域,押中的人就會得到相對的獎勵,獎勵的倍數是根據下注人的加倍和轉盤各個區域的大小來決定的。

轉盤上區域的麵積越大的數字,被轉到的機率也就越發,反之倍率會很低,是成反比的一個趨勢。

這次,何筱雪咋了四十二,兩個籌碼。

“還是四十二?也不知道這個數字跟你是不是有什麼仇?每次來你都押這個數字!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!”一邊的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。

“要你管!”何筱雪立馬白了男人一眼。

“筱雪說42是她的幸運數字,不管來多少次她都堅定要押這個數字!可這個區域的麵積實在是太小了,被轉到的機率也很小,所以她每次都會輸個一乾二淨!”一旁的何瀟雨捂著嘴,笑著說道。

“冇想到這小丫頭還挺執著的!”夏辰也跟著笑了笑。

“肯定會中的!”何筱雪嘴裡嘟囔著,眼睛則是死死的盯著轉盤。

其他三人也在看著轉盤,等待一個結果。

等了一會後,轉盤的速度終於慢了下來。

“42!42!42!”何筱雪激動的盯著即將要停下來的轉盤,嘴裡不停的嘟囔著。

“快停下來啊!”

“誒呀,彆停!再轉!”

“還差三步,彆停!”

“誒呀!真是不爭氣!”

何筱雪氣鼓鼓的說道,最終指針停在了25的數字上。

“哈哈哈……又冇中!我就說吧!我勸你還是死了心,趕緊換個數字吧!”那男人一見這個結果,立馬放聲嘲笑起來。

“滾開!給我閉嘴!”何筱雪本來心情不快,聽他這麼嘲諷自己,被氣個半死。

“本來就不會中!”男人又小聲的嘀咕了一句。

“該死!怎麼回事?我都玩了這麼次了,也該中一次了吧!氣死我啦!”何筱雪很是鬱悶。

這會,又走過來一個男人,男人看起來三十多歲,臉上肉肉的掛著笑容,看起來有點富態。

男人端著紅酒杯,輕輕晃動著,看起來很愜意,他來到何筱雪跟前說道:“我今天運氣還挺不錯的!要是我中了42這個數字,就陪我喝一杯怎麼樣?”

這人看起來還不錯,說出的話卻很不善!

這話一說出口,何瀟雨和夏辰立馬皺起了眉頭,瞬間覺得這個男人很讓人不爽。

何筱雪冇把他當回事,隻是白了他一眼,毫不在意的說道:“行啊!你要是中了,彆說一杯了,五杯都行!要是不中就趕緊給我滾蛋!彆在這礙眼!”

男人愣了愣,他本來是想找個理由搭訕的,冇想到何筱雪脾氣這麼爆!還把這事當真了!

“怎麼?做不到啊!做不到還在這乾什麼?滾!”何筱雪不屑道。

“你……”男人被何筱雪激怒,立馬大聲道:“誰說我做不到?我這就轉給你看!”

兩分鐘後,男人尷尬了!他不但冇轉到,還相差了十萬八千裡,指針直接停留在麵積最大的數字1上麵!尷了個大尬呀!

“哈哈哈,還說什麼轉到42,你就這個水平?笑死我了!居然還想要本小姐陪你喝一杯?笑死!”何筱雪毫不留情的放聲嘲笑,笑的男人臉色很是難看。

何筱雪的聲音太大,周圍的一些人都聽見了,時不時的瞥著男人嘲笑幾聲。

男人覺得冇麵子,很是生氣!要不是因為有黑衣人來回巡視,他真想上去扇這個臭娘們幾巴掌!

男人環顧著四周的嘲諷眼神,十分不甘心,為了找回麵子,他硬著頭皮,大聲的吐槽了一句:“什麼破玩意!根本就是唬人的!誰真能轉到42,我任興給他一千萬!”

聽到這句話,夏辰立馬勾起一邊嘴角,然後上前一步道:“說話算話?”

見此,何筱雪眼睛一亮,她知道,夏辰要出馬了!

她激動的拉住夏辰的胳膊,露出崇拜的眼神來:“姐夫!你肯定能中!”

任興卻冇想到這個時候會有人跳出來,他再次瞥著四周的眼神,臉色漲的通紅,硬挺挺的迴應道:“當然算!你要是真能轉到,我手裡的這二十個籌碼都送給你了!”

他還真就不信了,哪有人運氣會這麼好?想轉到哪裡就轉到哪裡!

“好!就這麼說定了!現場這麼多人都聽見了,你也不會說話不算話!”夏辰淡淡一笑。

“什麼?”任興卻嘲笑起來:“小子!等你轉到了再說吧!真以為能轉到42嗎?那個區域的麵積,可不是說說而已的!你還是想清楚吧!免得丟人現眼!”

“丟人現眼的是你!老男人!”何筱雪冷哼一聲,又白了他一眼。

夏辰冇有說話,而是直接拿出一個籌碼放在了42的數字上,然後又問了莊荷一句:“隻能押一個嗎?”

“您押多少隨便的!”莊荷笑了笑迴應。

“那好,那就多押一些吧!”夏辰得意的笑了笑,然後又隨手丟了三五個進去。

“可以先試試手感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可以的先生,不過隻能試三次!”莊荷又道。

“足夠了!”夏辰自信迴應。

可任興卻又笑了:“什麼東西?還要試手感?有冇有搞錯啊小子,這裡可是賭場!你當成什麼了?”

不僅僅是任興,周圍很多人也都跟著笑了,就連何筱雪也跟著擔心起來。

夏辰並冇有在意眾人的反應,而是眯了眯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