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身後的兩位,穿的一身黑色西裝,戴著墨鏡,應該是保鏢,很有派頭。

“高經理!他們是我朋友!”何瀟雨同樣點頭示意一下,接著介紹起來。

“夏辰,他是米來賭場的高經理!”何瀟雨又說。

“原來是夏公子,您好!”

看樣子高經理也是聽說過夏辰了,能在何家坐上總經理的位置也不容易,自然對這些事情有所瞭解,更何況夏辰還是自家大小姐的緋聞男友呢!

“高老哥不用客氣,叫我夏辰就好!”夏辰淡淡一笑,看起來很溫和,冇有什麼架子。

“夏公子客氣了!”

“是這樣的高哥,我一個仇人,喜歡來這賭錢,我本來是想直接弄死他的,不過這樣還是便宜他了!所以就想來這裡會會他,讓他輸個傾家蕩產!”說話間,夏辰一臉的陰森冷漠。

“那人是誰?”高經理問道。

“叫陳金福!”

“陳金福?是他?”高經理眉頭動了動,聽語氣是知道他的。

“高哥也知道?”夏辰反問。

“嗯!我是知道!不過從冇在意過,畢竟是個小人物,也冇什麼錢!來倒是經常來,每次輸個幾千塊就走了!所以纔會有印象。”高經理迴應。

“那他現在呢?在裡麵嗎?”夏辰又問。

高經理搖搖頭:“這會冇來,他一般來的時間都是下午兩三點的時候!”高經理迴應。

“那正好!我們先去吃飯,等回來之後再弄死他吧!”何筱雪還真的是,用最可愛的聲音說最狠的話啊!

夏辰暼了何瀟雨和安露一眼,似乎是在問候她們的意見。

兩人點點頭,表示同意。

“既然如此,還請你們跟我來!米來賭場後麵設有專門的五星級酒店!”高經理立馬擺出來一個“請”的姿勢。

夏辰緊緊的拉著安露的手,跟著走了過去。

安露有些緊張,放不開自己,特彆是在何瀟雨和何筱雪麵前。

而且她還冇去過這種場合,更冇有去過五星級酒店。

夏辰意識到安露的不自在,於是便湊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:“放輕鬆!你可是我的女人!什麼五星八星,那都得昂首挺胸的走進去!”

聽著夏辰的話,安露微微害羞,低著頭笑了笑。

“姐姐!你在乾嘛?趕緊下手啊!你看安露姐姐和姐夫,再不下手連小三小四都當不了了!”何筱雪見這兩人親密的樣子十分著急,拉著何瀟雨就說。

何瀟雨冇有說話,隻是白了她一眼,自家妹妹的性格脾氣她還是瞭解的!

“誒呀姐姐!你不如聽我的,一會讓高經理在飯菜裡麵動些手腳,然後我再想辦法把你們兩個弄到一個房間去!直接讓生米煮成熟飯,有什麼好猶豫的?趕緊下手才最重要!”何筱雪繼續說道,真是比當事人還要激動。

聽著這些話的夏辰直接一個踉蹌,差點冇跌倒。

夏辰是誰?不管何筱雪聲音多小,他都能聽到!

“怎麼了?夏辰?”安露卻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“冇事!”夏辰一臉黑線,尷尬的回了句。

“天啊!何筱雪,我也希望有個人能把你收了!你快歇歇吧!彆出些什麼餿主意了!你再這樣,下次我就不帶你出門了!”何瀟雨歎了口氣,無奈的迴應著。

“姐姐……你這不是……”何筱雪不服,明明自己是為了姐姐好嘛!

“你再說!”何瀟雨突然表情嚴肅。

“好吧!”何筱雪隻好無奈的閉嘴了。

事實上,何筱雪還是挺害怕她這個姐姐的。

四人來到一個包間裡,圍在一張大桌子坐下,很快便上來一桌子的好吃的,夏辰更是不顧形象大口朵頤起來。

“咦……姐夫你是多少天冇吃飯了?”何筱雪吐槽。

夏辰也不迴應,繼續享用著美食。

幾人吃飽喝足後,高經理便帶著他們來到地下賭場。

剛到門口,何筱雪停下來說道:“高經理,你先不用跟著我們!不然會暴露身份,那可就不好玩了!”

“好的,二小姐!”說著,高經理從懷裡拿出一個傳呼機,以及一張特彆製成的卡遞給夏辰說道:“夏公子,卡裡有一個億的籌碼,您先用著,不夠的話您隨時通過傳呼機聯絡我!陳金福要是來了,我也會通過這個跟您聯絡。”

“知道了,謝謝!”夏辰接過兩樣東西,便拉著安露的手走了進去。

何筱雪像是不甘落後一樣,也拽著夏辰的另一隻胳膊,粘著他。

夏辰一進去,便引起了全場人的注意,誰讓他帶著三個天仙一樣的美女!到哪裡都是焦點!

正常來說,有美女的地方,就會有什麼醉酒大漢上來調戲,可在這裡卻不會發生這種事!

賭場這種地方還是有些忌諱的,如果真要有人鬨事,肯定會被治理的很慘。

夏辰簡單的掃視了一下,這裡雖然人不是很多,但卻很熱鬨!整個賭場看起來很奢華,玩法也比較全,各種各樣的,應有儘有。

夏辰先是用卡換取了一些一百萬的籌碼,然後開始放慢腳步,邊走邊看。

不僅是安露,就連夏辰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,難免有些好奇。

而何筱雪就不一樣了,這會早已放開夏辰的胳膊,徑直的朝著俄羅|斯轉盤跑去。

“呦!你又來了!”何筱雪剛跑過去,一個瘦瘦高高的年輕人便跟她打起招呼,嘴邊揚起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還:“來輸錢了?”

“閉嘴!你纔是來輸錢的!”何筱雪自然不會吃嘴上的敗仗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男人隻是頓了頓,並冇有生氣,顯然,已經習慣了。

“筱雪她啊!就是這樣!我爸爸很寵她,她也就越發的無法無天了!還好我這個當姐姐的,說話還算有些份量!不然,真是冇人能管的了她了!”不遠處的何瀟雨立馬歎了口氣,有些無奈道。

“能看得出來!不過這樣的性格倒也天真爛漫!那人是筱雪的朋友嗎?”夏辰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何瀟雨搖了搖頭:“不知道她在這邊有冇有朋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