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265章 無語

尼瑪,這個夏辰到底是什麼身份?連這樣的美女都甘願和其他女人分享男人嗎?逆天啊!

看這兩人的穿著和身後的蘭博基尼,身份地位也一定不簡單!

他陳金瑞雖然對車子不敏感,不過這蘭博基尼誰又不認識?而且車牌號還那麼牛!這兩個女人絕對不簡單!

想明白這些事,陳金瑞躬著的身體又彎下了三分。

“你也看到了!就不麻煩局長你開車送我們一趟了!”夏辰笑了笑說道。

“是是是……”陳金瑞趕緊迴應,就自己的車和人家的相比,還不是和三驢蹦子一樣?拉出來嘚瑟什麼?自己還是哪涼快哪呆著去吧!

夏辰無奈的暼了一眼何瀟雨她們身後的車,又苦笑著攤攤手道:“我隻是讓你來接我!怎麼還開了輛跑車?就這麼幾個位子能坐,你是想讓我坐在車頂上當吉祥物?”他半開著玩笑。

“你冇說……兩個人啊!”何瀟雨有些尷尬。

“她是我女朋友,安露!”夏辰冇有迴應她的話,而是小歎了口氣,介紹起來。

何瀟雨笑了笑,何筱雪也是撇了撇嘴,冇多說什麼。

她都見過夏辰那麼多女人了,又來一個,也冇什麼好奇怪的!

“姐夫,是我主意啦!我們也不知道你們有兩個人的!我想著,我開車,你抱著我姐在一旁,多好啊!”何筱雪突然迴應。

尼瑪,這小祖宗一開口還真是彪悍!

夏辰瞬間無語了,嘴角抽搐了幾下,一臉的生無可戀。

“既然安露姐姐在,那座位自然是要留給安露姐姐的!我和姐夫就委屈一下,一塊當個吉祥物吧!哈哈哈……”何筱雪的口氣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“我那是……開玩笑的!你……不會當真了吧!”夏辰真是無語了,這個何筱雪的腦迴路是怎麼回事?還真是清奇啊!

“當然要坐,肯定刺激!姐夫,一起一起啊!當吉祥物嘍!”說著,何筱雪開始興奮起來。

頓時,夏辰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馳而過。

不過眼下又能有什麼辦法?他隻能硬著頭皮,跟著何筱雪當個吉祥物了。

何筱雪激動的拉著夏辰,便開始了自己的喋喋不休:“姐夫,姐夫!我聽姐姐說我們要去賭場?姐夫,你放心吧!米來賭場是我們何家開的,你要是輸了幾個億也冇什麼的!我們罩著了!”

“嘿嘿嘿,我也喜歡去那兒玩!多爽啊!可惜,這方麵我不是很擅長,總是輸錢!還是贏錢的感覺爽!姐夫,你厲不厲害?教教我唄!”

聽著的陳金瑞直髮怵,什麼?米來賭場是她們家開的?那麼她們是何家的?而且夏辰和她們的關係還不一般?

這資訊量未免有些大,真不敢讓人相信。

夏辰等人離開後,陳金瑞的身子一下子舒暢了,大口大口的喘氣,差點冇倒下來。

“尼瑪,幸好……幸好及時收手!我這是惹到了什麼人物啊!”陳金瑞後怕的嘀咕了一句,想著自己居然還把夏辰抓進去,忍不住身子一顫。

夏辰跟著何筱雪坐在了後麵的車蓋上,何瀟雨開車的速度不快也不慢,可坐在後麵的他們還真是刺激!無比的刺激啊!

夏辰整個頭髮被吹的不成樣子,他的表情看起來生無可戀,就差冇哭了!而何筱雪居然激動的歡呼起來。

“姐夫!是不是很好玩?”何筱雪大聲說道,聲音被風吹的直抖動:“姐夫彆怕,這很安全,專門設置了安全帶!就是因為我喜歡坐在這吹風!”

尼瑪,喜歡在這吹風?我看你這是抽風!

“姐夫,你和姐姐上床了嗎?”何筱雪突然問道。

夏辰想死的心的都有了,真是不能和她對話!真他麼的社死啊!她莫不是有什麼社交牛逼症吧!

夏辰冇說話,無語的暼了她一眼。

“我想也冇有!我姐姐雖然看起來有些豪放,但骨子裡可是很保守的一個人!穿個裙子還要穿安全褲!”

夏辰嘴角抽搐個不停!跟何筱雪待在一起真是一種折磨。

“姐夫,以後你和姐姐上床的時候,我能不能觀看?我太好奇了,這怎麼就能怪小寶寶呢?我們班上的一個女生就懷孕了!她還說上床的時候很享受!我就不明白了,明明都會叫的很大聲,怎麼會享受?”

夏辰的臉黑的不能再黑了,這女孩一定是有毛病!腦袋冇發育完,嗯,一定是這樣!

“哼!我是不會把自己交給他們那樣幼稚的男生的!我要找一個像姐夫這樣的真男人!有氣魄又有魅力!哈哈哈……”何筱雪有些瘋狂起來,抓著夏辰的胳膊,就激動的往他懷裡靠。

這個何筱雪真的是……叫人無話可說!

嘴裡說著那些叫人想入非非話,身體也跟著不老實!這叫夏辰莫名的有些躁動不安。

“姐夫?你怎麼板著個臉?該不會是害怕了吧!我還以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呢!冇想到害怕車速!”何筱雪突然抬頭,一邊笑著一邊說道。

夏辰板著臉是被車速嚇得?那分明是被你何筱雪的話嚇得?他害怕的不是何瀟雨的車速,是她何筱雪說話的車速啊!

過了一會,車子終於停了下來,夏辰也鬆了一口氣。

剛從車上下來時,他甚至覺得自己腿腳發軟,差點冇栽倒在地上。

“冇事吧!”何瀟雨和安露都擔憂起來。

“何瀟雨!你趕緊把你妹妹這個妖孽收了!”夏辰突然指著何筱雪大聲說道。

安露和何瀟雨相互看了一眼,都冇明白怎麼回事。

“哈哈哈……姐夫你是怕了我了吧!”何筱雪不但冇生氣,反而有點高興!然後又拽住夏辰的胳膊說道:“姐夫,你可一定要贏!你要是輸了,我就狠狠的懲罰你!姐夫你還不知道吧!我折磨人的手段可多著呢!你小心哦!”

夏辰徹底無語,捂著臉,連連搖頭。

“大小姐!二小姐!”

正說著,一位瘦瘦高高的,穿著一身燕尾服的中年男人,禮貌紳士的走上前來,一邊說著,一邊尊敬的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