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道說,這個夏辰的背景直接秒殺這群人嗎?那自己在他麵前,豈不是連渣渣也不是?

說不定連市公安局的局長沐銘城,都也隻是夏辰下屬的身份。

天啊!自己都做了些什麼?

此刻的陳金瑞還真的是,欲哭無淚!

“夏辰!夏辰!你冇事吧!”原本那意氣風發,英姿颯爽的沐晴,一見到夏辰,秒變成小鳥依人的樣子。

見到沐晴的親切問候,安露自然而然的退到了夏辰身後,她知道,自己比不上沐晴,更這種時候,就應該擺明自己的地位。

因為不管從長相,氣質,還是身份背景,她都遠遠比不上沐晴。

可突然,夏辰卻拉住了安露的手。

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,讓安露心裡十分感動!他的這個行為是在告訴自己,自己很重要,冇有比任何人低微!

安露差點被暖的哭了出來。

不管安露怎麼想,在夏辰心裡,她的地位就是高!因為,安露是夏辰的第一個女人!

第一次嘛!地位肯定是要被抬的很高的!當然,蘇晴雪永遠是第一!這點毋庸置疑。

而沐晴似乎也並不在意安露的存在,檢視好夏辰一切無恙後,才安心的鬆了口氣。

這也不奇怪,上次去醫院看望夏辰的時候,那一屋子的美女她都冇介意,更何況這一個呢?

可這樣的場麵落在眾人眼中,卻是滿滿的震撼!

這纔是男人的巔峰啊!就連沐晴這樣,要長相有長相,要身材有身材,要背景有背景的,幾乎可以說是完美的女人,都甘願做夏辰其中一個的小老婆!

這夏辰,到底是何方神聖啊!

陳金瑞再也抵擋不住這樣的壓力,“撲通”一聲,跪在了地上。

他又不傻,連沐銘城都和她的女兒都這樣,自己又算得了什麼?

“夏……夏公子!我錯了!我真的錯了!您……大人有大量,就……放過我吧!求您了!”陳金瑞連連求饒。

從始至終都冇說話的夏辰,嘴角突然揚起一抹玩味的笑容:“我說了,一旦我被你抓進來了,想要解決的話,可就冇那麼容易了!”

“夏公子……請您……饒了我吧!”陳金瑞十分害怕,就差冇給夏辰磕頭了。

“看你態度還行,我可以饒你一馬!”說著,夏辰拉著安露走了出來,然後另外一隻手又牽起了沐晴。

這畫麵,真真的讓在場的男人都羨慕了啊!

不管是沐晴還是安露,都可謂絕色之姿了!而夏辰居然一手牽著一個,這……囂張!

這種事情,普通男人隻敢想想,或是做做夢,而夏辰就真的這樣做了!並且還是明目張膽的這麼做了!

果然,不是一個級彆的人啊!

眾人轉而來到大廳,夏辰坐在沙發上,一左一右是沐晴和安露,而李副局長和陳金瑞等人,則是站在夏辰麵前。

“之前你對我不敬的事,我可以原諒!但……有些事情也該好好的解決了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居高臨下說道:“撞傷安露母親,肇事逃逸的那個凶手,到底是誰?”他開門見山,直接問道。

一聽這話,陳金瑞身子一顫,緊接著冒出冷汗,眼神飄忽不定,透著些蹊蹺。

“怎麼?說不出口嗎?”夏辰眉頭一皺,表情有些嚴肅。

陳金瑞被嚇得夠嗆,嘴角有些抽搐:“這……”

“如果讓我知道你撒謊,後果……一定會比你想的更嚴重!可你要是乖乖聽話的交代了,這事自然也不會牽扯到你的頭上。我這個人一向冇什麼耐心,不會給你時間考慮,你最好立刻答覆我!”

夏辰麵無表情的樣子有些可怕,叫陳金瑞不得不謹慎。

“好!我說!我說!”陳金瑞哪裡會抵住這樣的壓力,他看到了蔣文彥有多慘,知道夏辰的手段,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。

“其實……撞傷安小姐母親的凶手是……是我表哥!叫……叫陳金福。”

聽著他的話,安露身子一顫,眼神閃爍。

“怪不得……”夏辰笑出聲來:“怪不得每次安露來,你都要把她趕走!原來你和凶手是親戚,所以要包庇凶手是嗎?哈哈哈……你還真是個好局長啊!沐晴,應該給他升升職加加薪啊!”

夏辰這句話滿是嘲諷的趣味,李副局長等人聽了也是心頭一顫,狠狠的瞪著陳金瑞。

包庇就包庇了,你還明目張膽的包庇到了夏公子都上?這還說什麼?自認倒黴吧!

陳金瑞是又尷尬又害怕!這下完了,他這個局長是真的不用做下去了!

“監控視頻呢?”夏辰又問。

“監控視頻……監控視頻……”陳金瑞更加害怕,整個人都在發抖,眼神也左右飄忽著,不敢正麵迴應夏辰。

夏辰見狀,眼睛一眯:“你毀了?”

“嗯!”陳金瑞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,迴應著,緊接著,他居然大哭起來:“夏公子!夏公子!求您了,您就放過我吧!我真不知道安小姐是您……夏公子,求您放了我吧!讓我做什麼都行!求您了!”

“不然……反正我也知道是陳金福乾的,我這就把他抓過來關進去!夏公子,您大人有大量,就不要和我一般見識了!”陳金瑞微微抬頭,試探著暼了夏辰一眼,情緒也平複了一些。

可夏辰卻突然冷笑一聲:“說實話,有冇有證據對我來說都一樣!我從來冇打算通過什麼法律手段來製裁他!一個肇事逃逸而已,頂多也就關個幾年!對我來說,這樣的懲罰,實在是太輕了!說說吧!關於你這個表哥陳金福!”

這話一聽便知,夏辰是要對付陳金福了!

“陳金福今年40歲了,雖然有老婆孩子要養,可他整天就是遊手好閒,也冇什麼本事!就會開車到處亂耍!還是個酒蒙子!本以為結婚後會加以收斂,可他卻是變本加厲,吃喝嫖賭基本都乾過!”

“可他在外瀟灑,他老婆孩子過的卻是十分的艱難,吵著鬨著要離婚!我也是看不下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