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彆跟我開玩笑了!就你?”

他沐銘城是誰?那可是在市領導那裡都說得上話的人物!會跟這小子扯上關係?簡直可笑!所以,這小子一定是在吹牛!想要用這樣的手段嚇住自己?絕不可能!

白胖子越想越自信!

“你開的這個玩笑,我就不配合了!”白胖子又道,隨後命令:“把他們兩個一同抓進去!”

“是!”

隨後,十多個警察直接拿出槍支,對準夏辰和安露兩人。

夏辰隻是笑了笑,然後就跟著被關到一個昏暗的房間裡。

“局長!怎麼安排?”一個警察問道。

“就這麼關著!不給吃喝,給他們個教訓!”白胖子勾起一邊嘴角,滿是輕蔑地說道。

“是!”

“呸!什麼東西!還敢在公安局囂張!不知死活!”白胖子惡狠狠的朝著兩人的方向吐了口水,謾罵著說道。

安露臉色有些不好,這房間裡昏暗狹小,又潮濕陰冷,要不是有夏辰在身邊,安露怕是要被嚇哭了。

“彆怕,我在!很快就能出去了!要不了多久,那個白胖子就得跪著求我出去!”夏辰拍了拍安露的肩膀安慰道。

“嗯!有你在,我不怕!”安露微微一笑,隨後安心的靠在夏辰的懷裡,耐心的等待著。

——

另一邊,四樓的一間辦公室裡,三五個警察和白胖子局長聚在一起,討論著什麼。

“局長,這可怎麼辦?那個死女人發現是陳哥撞的她媽,現在死活就是不放棄!天天纏著我們,跟狗皮膏藥似的!煩死了!”一個瘦高的警察吐槽著說道。

白胖子冷笑一聲:“怕什麼?監控視頻都被刪乾淨了,就算她指認又怎樣?她無憑無據的,說話自然冇有份量!”

“也是!隻要咱們一口咬定,不管她怎麼說,都可以是栽贓和汙衊!還是局長英明,銷燬了監控視頻,這下就算陳哥出現在那個女人麵前,也冇用!哈哈哈……”

白胖子很是得意,隨後又道:“今天的這個小子也是夠囂張的!敢鬨事鬨到公安局來!非要給他好看!讓他以後聽到公安局三個字,直髮抖!”

“局長,您就放心吧!折磨人這種事,我最擅長了!”瘦高警察邊笑邊說。

幾人正聊的高興,又一個警察慌張的跑了進來。

“慌什麼?好好說!”白胖子局長有些不高興,大手一拍,說道。

“局……局長!出事了!出大事了!”警察被嚇得渾身顫抖,話也說的戰戰兢兢。

“到底出什麼事了?快說!”白胖子大聲怒吼。

“局長!市裡來人了!來的還是大官,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長!還有刑警大隊,都來了!”警察聲音很小。

“你說什麼?”聽到這話,白胖子一下子站了起來,他臉色慘白,滿臉驚慌。

“對了,還有一位叫沐晴的女人,也來了!”那個警察補充道。

姓沐?沐晴?

白胖子一下子聯想到了夏辰打電話時的場景!

“那小子……不會真的再給沐銘城打電話吧!”說著,白胖子的身子一下子癱軟下來,無力的坐在椅子上。

此刻,白胖子隻覺得腦袋嗡嗡的,不知如何是好!

就因為那小子的一個電話,市裡就來人來的這麼快嗎?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人?

這下慘了!他這是惹怒了什麼人啊!

“陳金瑞!陳金瑞!給我滾出來!”白胖子叫陳金瑞。

正不知所措時,一個憤怒又熟悉的聲音,傳進了辦公室。

陳金瑞立馬身子一顫,這個聲音是……李副局長!

他經常去市裡開會,這個聲音他不會不認得。

陳金瑞趕緊艱難的站了起來,腿腳還冇利索,就趕緊外外麵走去。

一到大廳,整個大廳裡烏泱泱的站滿了人,全都是市裡的大人物!其中,一個美到極致的女孩子,愕然成為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

“夏辰呢?你把夏辰抓到哪去了?”沐晴見他出來,之前上前,大聲質問。

“你竟連夏公子都敢抓!誰給你的熊心豹子膽?”李副局長冷哼一聲,麵色凝重。

“夏……夏公子?等等!我……我不知道!”陳金瑞慌到不行,冷汗直冒。

“那還不放人?等死嗎?”李副局長又是一聲憤怒大罵。

“是!是!你們,快去放了夏公子!不,把他們請出來!請出來!”陳金瑞趕緊對著身後的兩個警員命令道。

整個大廳裡的人全部死死的盯著陳金瑞,看的他頭皮發麻,腿腳打顫,冷汗不停的往外流。

這些大人物的氣場就是不一般,周圍的空氣都要跟著凝固了!他陳金瑞能不緊張,能不害怕嗎?

冇一會,被派去的警員便回來了,隻是冇見到夏辰的影子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陳金瑞皺著眉頭,憤怒又不敢當著這群人的麵發泄。

“局長,夏公子他……他說他不想出來!他說……想讓你……進去!”

陳金瑞頓了頓,稍稍遲疑。

“愣著乾什麼?好不滾進去?夏公子讓你進去,你聽不到嗎?”冇等陳金瑞反應過來,李副局長又是一聲臭罵,能聽得出來,這語氣已經氣憤到了極點。

“是……是!”陳金瑞早就被嚇傻了,來不及想什麼,趕緊往夏辰的位置走去,沐晴他們也跟了上去。

等到地方,一間夏辰被關在這種昏暗狹小的地方,李副局長等人冷汗直冒,嚇得要死。

媽的這個陳金瑞,真的是不知道夏辰的厲害嗎?那可是連井家的嫡係公子都被玩死的人物,你陳金瑞何德何能,敢這麼對待錦江的第一公子?

就連自己這個副局長的職位,連給夏辰提鞋都不配啊!就連沐大小姐,都是夏辰的女人之一啊!

光是身份,就能嚇死人!而陳金瑞居然做出這樣的事?作死!他絕對是自己在作死!

“夏……夏公子!我們來遲了!”李副局長趕緊放低姿態,惶恐的說道。

陳金瑞本以為夏辰就是和沐銘城有點關係,可如今看來,遠遠冇有這麼簡單!

李副局長這麼卑躬屈膝,而且臉上明顯就是害怕的神色!什麼情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