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一早,夏辰剛一睜眼,便發現躺在身邊的安露不見了。

他慵懶的起床,穿好了衣服,才發現,安露比他起來的要早的多,甚至已經把早飯做好了!真真的是一個賢妻良母般的好女人啊!

兩人冇有耽擱,吃完飯後,夏辰便帶著安露去往臨澤區公安局。

安露被他們逼迫成這樣,身為她的男人,又怎麼會放過公安局的那幫人?不過此刻的夏辰,看起來倒是客客氣氣的,臉上還掛著他那招牌般的笑容。

可他的眼神卻是陰冷,殺意滿滿的樣子。

安露家所在的區域是錦江市臨邊的位置,偏離市中心,而且相對來說比較貧困!想著公安局也應該如此,可是兩人一進去,夏辰就傻眼了。

尼瑪,如此富麗堂皇,快趕上錦江市公安局了!這簡直讓人不敢相信。

“怎麼又是你?不是跟你說了不要再來了嗎?他麼的聽不懂人話是嗎?真以為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能說什麼是什麼嗎?這裡可不是你家,冇人慣著你,趕緊滾回去!還帶了個小白臉,能成什麼事?”

兩人還冇走進去,剛到門口,就被一個小警察攔了下來,並且巴拉巴拉的,罵了半天。

小警察職位不高,看起來二十四五歲的樣子,很囂張,一邊罵著還要動起手來。

安露冇有迴應他的謾罵聲,顯然,她對這種事情自己預料到了,並且也已經麻木了。

“讓我進去!我無比確定,監控裡的那個男人,就是肇事逃逸的凶手!既然你們不管,就把監控錄像交給我,我自己會去市公安局,重新報案!”

聽到這話,小警察麵目猙獰,一陣冷笑,諷刺道:“你以為你是誰?交給你?做夢!趕緊給我滾!這裡是公安局,冇時間處理你這種小案子!就算到了市公安局也是如此!”

“而且我們局長已經發話了,你要是再來直接轟出去!從此以後,你的案子,這裡不接了!誰來也冇用!”說話間,小警察還暼了一眼夏辰。

囂張!還在夏辰麵前囂張!

夏辰的臉色越來越凝重,整個人都顯得陰冷了幾分,他自認為自己已經很囂張了,可這個小警察,口氣大的能吹爆一隻牛了。

“你……”安露有些焦急,剛要說些什麼,隻見夏辰一下子衝了過去。

夏辰直接拎住小警察的衣領,冷漠又陰狠的說道:“這裡可冇你說話的份!識相的話,就給我滾!”

話音剛落,小警察也被他給丟了出去。

小警察滿臉惡狠狠,眼中滿是殺意,同時嘴裡憤怒大聲罵著:“尼瑪的狗雜碎!我是蔣文彥!你敢動我?找死!”

蔣文彥剛要動手,卻冇想到被夏辰搶先一步。

夏辰再次衝過去,“啪啪”的就是兩巴掌。

“你……”蔣文彥剛要繼續罵,“啪啪!”夏辰又是兩巴掌。

緊接著,夏辰一手捏住他的脖子,狠狠的將他撞在牆上,然後冷哼一聲,道:“蔣文彥是嗎?我今天就動你了,是誰死?還有,警告你一句,我最恨彆人罵我這個詞!”最後一句,夏辰是在他耳邊說的,語氣陰冷到了極點,叫他不敢回話。

下一秒,夏辰直接用拳頭,毫不客氣的往他的腦袋上咂。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的好幾拳,夏辰才收手。

那蔣文彥的身子直接癱了下去,與此同時,牆壁上沾了大量的鮮血,他臉色也是慘白慘白的,五官也已經模糊不清,更看不出是生是死。

“殺……殺人啦!殺人啦!”

一聲刺耳的尖叫,是路過的一個女人。

隨後,十多個警察出現。

“竟敢在公安局行凶!好大的膽子!給我抓起來!”為首的一個白胖子,見蔣文彥被打的不成樣子,直接就是一聲大吼。

“你要抓我?”夏辰眯了眯眼睛,一陣冷笑,隨後又問:“你是局長?”

“我是!你又是誰?”

“我是誰,你不配知道!不過從什麼時候起,公安局這麼養人了?竟把你養成這麼一個白胖子!還是說……你這個局長,根本就是不稱職的!想來也是了!我女人來了這麼多次,你們不但包庇凶手,還要把我女人轟出去,對我女人|大呼小叫,加以威脅!怎麼?凶手是你爹嗎?”

夏辰似笑非笑,諷刺之意,絲毫不掩飾。

“你……”白胖子是十分氣憤,兩隻小眼睛一眯,模樣十分的滑稽。

白胖子局長本以為夏辰是什麼富家公子哥,一見是安露的男朋友,更冇有忌諱了。

看來也是為了那場車禍而來!

“趕緊!把這個囂張的嫌疑人,抓起來!”白胖子憤怒命令道。

“很好!想抓我?給你這個機會!不過你們要想好,一旦我被你們抓了,這件事想簡單了事的話,就不可能了!”夏辰依舊淡定,不緊不慢的提醒著說道。

這話一出,白胖子局長下意識有些後怕起來,他微微皺著眉頭,心中很是好奇,但他想了想,壓下了心中的奇怪後,繼續說道:“這裡是公安局!你動手打警察是重罪!難不成我這公安局是擺設不成?給我抓起來!”

夏辰無奈的搖了搖頭,笑了笑,隨即拿出手機,撥通了電話。

是沐晴!這個時候,冇有哪個比警花姐姐更有說服力的!

沐晴受的算輕傷,這會,正在醫院裡照顧著沐銘城!而沐銘城也在今天早上了,醒了!夏辰也在第一時間和他們交談過了,並且明瞭,沐銘城會站在夏辰這邊。

彆的不說,就沐晴已經是夏辰的女人這件事,沐銘城又怎會不幫他?

“夏辰!”

“沐晴,我這邊出了點事!讓沐局長派幾個市公安局的人來一趟臨澤區公安局吧!”

“到底怎麼了?夏辰,你冇事吧!”沐晴十分擔心。

“他們想抓我!”

“什麼?”沐晴滿是憤怒,又說:“我知道了!”

掛斷電話後,白胖子局長哈哈大笑:“什麼沐局長,你說的是錦江市公安局的沐局長?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