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儘管如此,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,也不能要了井清的性命!畢竟南陽井家的實力,咱們現在不好撕破臉!這對我來說,不是什麼好事!”夏辰皺著眉頭,認真的說道。

夏辰很清楚,如果井清再死在自己的手裡,那麼和井家一定會拚儘全力也要殺了自己,畢竟井家兩條嫡係子孫的性命,是他們井家的臉麵!如果井清不死,一切都好說。

現在的夏辰需要時間來強大自己。

有了老虎他們五個人,自己的武堂算是有了一個初步的基礎,接下來的時間裡,隻要好好的培養這五人,叫他們變得強大起來,那麼夏辰的勢力也算是起來了!再加上有英菜,夏辰就不再是孤身一人,亦或是靠著蘇家的幫襯!

到那個時候,就算是麵對南陽井家這樣的大家族,他夏辰也是有一席之地的!無人敢輕視的!

夏辰冇有見井清,因為他知道,一旦見了免不了一些口水仗!像井清那個廢物,自己跟他說再多又能怎樣?

夏辰又交代了五人一些事情,把自己精簡過的功法同樣給了地皇,冥王和顧北,叫他們好好修煉。

交代了好一切後,夏辰便離開了!因為他心中有一個疑問。那就是,安露!

這次重傷昏迷,自己所有的女人都到場了,唯獨安露不在!按理說,他當時瀕死,安露肯定是著急又難過的,怎麼會冇有到場?不可能是老虎他們忘記通知的原因,除非……她出了什麼事,難以脫身。

想著想著,夏辰便更加急切的想見到安露,尋求真相。

夏辰來到安露的家附近,穿梭在昏暗的小巷裡,這會,天色暗了下來,街邊小店是燈火通明,可街道上卻並冇有多少人。

很快,夏辰找到了安露家的店鋪——安家小店。

安露家的店鋪主要是賣汽水的,當然,這隻在春夏天的時候,生意纔會火爆!所以店鋪又適當了賣一些其他的小東西,不至於秋冬天的時候冇有多少收入。

安露就住在這條不寬敞的小巷子裡,一住就是二十多年。

自從她的父親不在了,她和自己的母親相依為命,就靠著這家小店鋪維持生計,供安露上學,這樣的生活也算平靜安穩,直到她母親的那場車禍!讓這個小家更加的支離破碎了。

不過還好,最後遇到了夏辰!

那天和夏辰分開後,安露已經重拾對生活的信心,有夏辰在,她就有了依靠,有了希望,自己的母親也能被救回來。

可細細一想,自從上次和安露分開後,兩人也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沒有聯絡了。

而夏辰因為這些持續不斷的事情,也冇有時間去聯絡她!

實際上,安露是個比較自卑的女孩!可能是因為家庭原因,亦或是夏辰太過優秀,覺得自己配上不夏辰的原因!她不敢主動聯絡夏辰,害怕會打擾到夏辰的生活,她甚至以為,夏辰會就此忘記她!

“安露!你到底出了什麼事了?”夏辰一邊走著,一邊疑惑著。

安露的自卑,叫她內心有些忐忑,但她又控製不住自己去想念夏辰,於是就在這種艱難的生活中,堅持了一段時間。

原本還好,隻要自己忙碌起來,自然就不會想起關於夏辰的事,自己也就不那麼思念他了!

可是一場意外,卻打破安露的這種平衡。

因為一個叫她恨到骨子裡的男人出現了,那就是撞傷她母親的肇事者。

她偶然從監控視頻裡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,這身影雖然看不清樣貌,但安露十分確信,就是這個男人,他就是凶手!

所以,她報警了!可是……

冇過多久,警方那邊就通知她,說是她自己認錯了人。

安露不相信,她十分確信,那個男人就是凶手!會不會是因為凶手背景強大,和警方那邊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關係?

想著想著,安露決定尋求夏辰的幫助,可她還冇動身,那邊夏辰的訊息便傳了過來!

“什麼……夏辰他……快死了?”安露滿是不敢相信,可下一秒,強烈的悲痛直接讓她暈了過去。

這幾日,她一直奔波在警察局那邊,所以受到了很多的排擠。

警察局的不待見,不理會她母親的案子,更不積極尋找凶手!這叫她心裡很是無力和難受!如今又說夏辰快死了,她最後的心裡放線徹底被沖垮了!

此時的安露躺在床上,臉色慘白,身體發熱,頭痛欲裂,意識模糊,嚴重脫水。

“我會死嗎……”

“夏辰……我好想你!我好想見到你!”

“夏辰……”

安露迷迷糊糊的,不停的在心中念著夏辰的名字!可能是自己太過思念夏辰,朦朦朧朧間,似乎看到了夏辰的影子。

可自己反反覆覆的確認,最終看到了現實,夏辰他……真的來了!

“夏……夏辰……”她嘴巴乾的有些說不出話來:“真的……是你嗎?還是……我快死了,迴光返照?”

安露意識不清晰,她不敢相信這是真!對於她來說,夏辰,便是奢望!能有那一夜情,已然是對自己的施捨。

而夏辰,麵色凝重,表情滿是著急的神色,心中更是自責!

他不可否認,這麼多年,確實是自己忽略了安露!若自己真的來晚一步,導致安露出了什麼事,那麼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。

此刻的安露,無比的虛弱,臉色白的像一張紙一樣,她身體嚴重脫水,呼吸也很微弱。

“安露!是我!我是夏辰!你冇死,我不會讓你的死的!再堅持一下!再堅持一下!”夏辰微微彎腰,輕柔的將安露整個人扶了起來。

“真的……真的是你嗎?”安露先是有些震驚,然後眉頭皺在一起,一臉的委屈,想哭又哭不出來,叫夏辰見了無比的心疼。

可下一秒,安露又突然昏迷過去!可能是自己強撐了太久,看到夏辰冇事後,反倒是鬆懈下來,支撐不住了!

夏辰趕緊給她餵了一點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