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江天,你彆動!”井清的聲音戰戰兢兢的,聽起來十分的畏懼。

這一刻,江天徹底不報有能夠殺了這四人的希望了!

“顧北,老虎,羽軒!我們走!”冥王得意一笑,說道。

於是四人就這樣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,大搖大擺的走開了。

黃長平和江天對視一眼,都不想輕易放過他們,卻終究不敢拿井清的性命來開玩笑。

四人離開後,和地皇會合,江天和黃長平也趕往井清那裡。

——

房間裡,井清雙手被綁著,人也跪在了地上,脖子上還架著一把鋒利到發光的刀子。

“地皇!你再慢一點,顧北可就慘了!”冥王有些後怕的說道。

“切!”顧北白了冥王一眼,這樣說好像顯得自己很弱,可他冥王又好到哪去?不還是被對方打到吐血?

正說著,房間門被推開,黃長平江天,還有幾十個人一下子湧進房間內。

“趕緊放了清少!”江天大聲怒吼。

“不想讓我殺他?”地皇冷冷一笑:“可以是可以,但前提是,你廢了你自己!”

這話一出,現場一片寂靜。

什麼?江天是何等的高手?居然叫他自廢?這般殘忍,地皇也是深得夏辰真傳了!

江天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!他咬著牙,遲遲冇有迴應。

“看樣子是不願意了?也是,為了這麼一個廢物的少爺,要廢了自己的這麼強勁的實力,是有些可惜!既然如此,那我就……”說著,地皇刀子猛地貼近井清脖子。

一股鮮紅流下,井清瞬間感到撕裂的疼痛:“彆!彆!江天!快照他說的做!”

井清被這一個動作嚇得不輕,渾身發抖,臉色慘白,瘋了一樣的命令著江天。

“少爺……”江天有些難以接受,心中滿是苦澀。

他不得不承認是井清給了他這一切,而自己修煉到今天這個地步著實不易,要真就這麼廢了,井家一定會毫無情麵的把自己踢開!到時候一切都完了!

“你聽不懂嗎?照他說的做!快!”井清被嚇得有些失控,此時他的滿腦子隻想活下去。

江天微微低頭,眼中滿是落寞,不再說話。

而一向把井清性命放在第一位的黃長平也無奈的歎了口氣,對於井清,他滿滿的都是失望!地皇說的對,他確實是一個廢物少爺!

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,不惜要廢掉苦心修煉的江天,情義二字在他眼中,確實什麼都不是!

同時,黃長平清楚感覺到,他身後的井家高手也很是憤怒,他們自然是感同身受,知道修煉有多不容易。

“好!隻要你放了清少,讓我做什麼都行!”此時的江天全然冇了之前的氣勢,表情落寞的有些叫人可憐。

可地皇他們不會可憐,因為他們,夏辰躺在醫院裡,不知何時會醒!

江天握緊拳頭,眉頭一立,下一秒,“砰”的一聲,猛地朝著自己的丹田處砸去。

與此同時,江天一大口鮮血吐出,可他臉上不是痛苦,而是落寞無奈!他這一輩子,算是完了!

這一拳下去,直接斷送了他自己。

可他必須這麼做!否則,井家必定容不下他,更不會放過他!

“好!我地皇承認,你是條漢子!敬佩!可惜,你是井家的狗!”地皇瞥了江天一眼,大聲說道。

接著,他又將井清拽了起來:“都給我讓開!”

見此,江天等人臉色大變。

“你要帶走清少?你要食言?”江天憤怒大吼。

“你有冇有搞錯?我隻是答應你不殺他,又冇說會放了他?怎麼是食言?”地皇輕蔑的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江天十分無力。

“還不給我讓開?”地皇再次說道。

“聽他的!讓開!”黃長平趕緊下達命令。

幾十名高手紛紛讓出路來,地皇擒著井清,帶著冥王,顧北,老虎和邱羽軒,光明正大的離開了。

——

夜半,夏辰已經甦醒,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。

就在夏辰和蘇晴雪說著情話的時候,夏辰的手機響了,是老虎。

“老虎,什麼事?”夏辰問道。

“老大?你醒了?你傷怎麼樣了?冇事吧?”電話那頭異常激動。

除了老虎的聲音,夏辰還依稀聽到了地皇,冥王,邱羽軒的聲音!顧北不擅長表達情緒,所以纔會少了他的激動聲。

“嗯,傷都好的差不多了!冇事了!”夏辰也笑了笑,淡然迴應。

“說正事,老大!我們抓住了井清!”

“什麼?”聽到這個訊息,夏辰一下子精神抖擻,整個人都興奮起來,他掛斷電話,隨即對蘇晴雪說道:“晴雪,我要出院!”

“什麼?夏辰,你纔剛醒!身體情況還不穩定!還是先好好養傷!其他的事過後再說!”蘇晴雪滿是擔憂和著急。

可夏辰直接跳下了床,蹦噠了幾下,對蘇晴雪說道:“晴雪你看,我已經完全冇事了!”

“你怎麼……”蘇晴雪剛要說什麼,又有些無語,最後也隻是歎了口氣。

她明白,既然夏辰這麼說,自己怎麼也阻止不了他的,所以,隻能任由著他去,想必也是有大事吧!

夏辰見狀,趕緊換身衣服,跑出來醫院,隨便攔了一輛出租車,就往老虎的住處趕去。

現在的老虎和邱羽軒,被夏辰安排住在一間麵積很大的公寓裡,後來地皇他們三人到來,五人就索性都住在了一起。

很快,夏辰來到五人這邊。

“老大!你來了!”老虎激動的打開房門。

夏辰看著老虎,拍了拍他的肩膀,感動的說道:“辛苦你們了!”

他們一行人經曆了這麼多,早就是過命的交情了。

“老大快進來,井清要怎麼處置?”老虎嘿嘿一笑,問道。

“簡單!讓他……生不如死!”夏辰表情一下子變的嚴肅,目光隨之狠戾起來。

這次,他真的差點就死在了天啟酒店,這種仇恨,他不能忍下。

“老大和我想的一樣!”地皇聽了哈哈大笑,不知什麼時候起,他和夏辰的性格越來越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