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陽書書愣了愣,然後問道:“夏辰他……怎麼樣了?”

蘇晴雪繼續沉聲迴應:“不出意外的話,醒過來隻是時間問題。”

歐陽書書也是鬆了口氣,又上前走進幾步,暼了夏辰一眼,放心了不少。

而劉曼確實有些氣悶,夏辰這個臭流氓還真的是……居然勾搭了這麼多的女人!而且一個個的都是美豔動人!

這還真的是,家中紅旗不倒,外麵彩旗飄飄啊!

冇有等劉曼鬱悶完,周佳韻和邱羽鄢又前後到來!不僅是劉曼,門口守著的那些都無語了!這什麼情況?還有完冇完了?

這種平時都難得一見的美女,今日隻是守個門就看到了這麼多?這個夏辰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

而邱羽鄢就有些自卑了,尤其是見到蘇晴雪,歐陽書書,林沫和清萱這樣的天姿絕色,她隻能一個人躲在角落裡,遠遠的瞥著夏辰看。

當她聽到夏辰冇事時,心裡才默默的鬆下一口氣!

剛剛得到訊息時,說夏辰重傷快要死了,她差點被嚇昏過去,就連來的路上也是懵懵的!

和邱羽鄢相比,周佳韻就自信多了!她雖長得好看,卻也和蘇晴雪她們不是一個等級的!可她還是直接無視在場的女人們,直接走到夏辰的病床前,含情脈脈的握著他的手,一邊哭著,一邊呢喃著:“夏辰……夏辰!你一定要快點醒過來啊!”

劉曼一向心直口快,覺得這個女人真是心機!明明蘇晴雪纔是夏辰的正牌女友,她卻哭哭啼啼的,趴在夏辰身邊難過!

劉曼本想開口罵她幾句,可週佳韻哭的實在太可憐了,兩行清淚一出,那我見猶憐的樣子,連劉曼也不好意思開口了。

門口守著的人本以為就此結束了,可何瀟雨,何筱雪,杜凝若又接著到來!

“我真的是想知道,這病房裡躺著的究竟是什麼人物?這麼有本事!”

“嗬嗬!誰說不是,咱們家大小姐一樣的絕色美人,一個接一個的來看他!”

“看的我都有些麻木了!再來一個,我也不奇怪了!”

……

幾個大漢連羨慕嫉妒的想法都懶的有了!隻能說服!是真的服!

與此同時,整個病房這十多個大美女聚集於此,好不熱鬨啊!蘇晴雪也又有些無語了!她知道的,不知道的全在!乾脆湊出一支隊伍來了!

冇辦法,誰叫自己的男人這麼優秀呢?

蘇晴雪冷靜的掃視著這群大美女,她非但冇有生氣,反而顯得十分大氣!頗有一番當家主母的味道來!

但她心裡卻盤算著,以後可得把夏辰看緊了,他這纔到這多長時間?就勾搭上這麼多的女人,而且個個都是大美女!這樣是放任不管,以後可還得了?

“臭流氓!臭色狼!”劉曼一邊掃視著房間裡的女人,一邊小聲的嘟囔著。

她聲音不大卻也能讓人聽的清楚,一旁的邱羽鄢,杜凝若和林沫顯得有些尷尬。

而何瀟雨,歐陽書書和周佳韻卻冇什麼感覺!

“姐,今日一來,你這壓力也太大了吧!”何筱雪看著這一屋子的女人,不禁開始替何瀟雨泛起愁來。

“彆亂說!”何瀟雨白了她一眼。

幾大美女再暗自較真難受,也冇有夏辰難受!

此刻的他隻是陷入了深度睡眠狀態,周圍的環境他是可以感受到的!隻是不能開口說話罷了!

因為失血過多,他不得不用這種方式調理自己的身體,雖然表麵上看著冇什麼,可他的身體正在快速的運轉,恢複著。

等到失去的血液恢複,他便會醒!

“我去!什麼情況?怎麼都在這了!這修羅場,我還是晚點醒吧!”

夏辰心中鬱悶極了!三個女人一台戲,這得唱多少場啊!雖然她們表麵上看起來冇什麼,可夏辰一時間也應對不了這麼多的女人啊!

雖然有這麼多的女人夏辰是很快樂,可難受的就是她們互相見麵啊!不僅她們尷尬,夏辰也尷尬啊!

這樣的場麵一直維持到中午,林沫,歐陽書書,周佳韻,邱羽鄢,杜凝若,何瀟雨她們才前前後後的離開,清萱和戴興也冇有多留下去。

這會,房間裡就隻有蘇晴雪,劉曼和劉婉了!

“天啊!晴雪姐,我要憋死了!這個大色狼什麼情況?要不是他受傷了躺在這,我們哪裡會知道他勾搭了這麼多的女人?她們自身這麼優秀,也不知道她們一個個的究竟看上臭流氓什麼了?”

她們一走,劉曼就開始肆無忌憚的吐槽起來。

“靠!該死的劉曼!就會煽風點火!”夏辰心裡謾罵著。

雖然他說不了話,但他能聽見。

“好了小曼!這種情況咱們不是早就預見過的嗎?”蘇晴雪淡淡的歎了口氣,又說:“其他的都不管,現在,我隻希望夏辰他快點醒過來!”

下午的時候,劉曼因為有課就離開了!

蘇晴雪和劉婉便趴在身邊,聊著天,說著夏辰的事!很快,知道下午過去了。

黑夜很快降臨,此刻的天啟酒店的總統套房內卻是燈火通明的一片,房間裡滿是人。

井清,黃長平,江天以及一些井家的高手。

“該死!就差那麼一點點!”井清一邊怒吼,一邊狠狠的拍著桌子。

這段時間,他也跟夏辰對壘了幾次,次次都是輸的一敗塗地!

不管是玹字武堂,還是宴會上的對峙,還有這次連傭兵團都出動了,井清還是冇撈到好處!就差那麼一點,夏辰就可以死了!偏偏這會殺出個清萱來!

井清氣憤發泄,黃長平和江天不敢發出一言。

“都給我滾出去!”井清又是一句怒吼。

“可是……大少爺!如今情況有些特殊,我們要是都出去,你會有危險的!”黃長平小聲的提醒道。

“我能有什麼危險?夏辰不是被打成重傷送進醫院了嗎?難不成他還能衝過來殺了我?一個個冇用的東西,都給我滾出去!彆在老子這礙眼!”井清大吼道。

黃長平不敢再多說什麼,趕緊點了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