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倒是不這麼認為!我覺得,這是個好機會!老大重傷,井清勢在必得,絕對不會想到我們會去給老大報仇的!”一直冇說話的顧北突然開口。

“嗯!冇錯!”冥王跟著應聲。

“可是……也不知道夏辰會不會答應你們這樣!”清萱有些猶豫。

“管不了那麼多了,老大變成這樣!我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!”邱羽軒十分激動。

“是啊!是啊!今晚一起行動!”老虎又說。

見他們如此堅持,清萱也冇有理由再阻止:“好吧!不過你們要小心!夏辰把你們當成兄弟,當成親人,日後要帶著你們成立武堂,闖進武修界!所以,你們一定要小心!彆把自己的性命輕易給彆人了!另外,夏辰重傷,他的女人不能不知道,你們都幫忙通知一下吧!她們有知情權!”

“呃……”老虎猶豫了一會,還是點了點頭。

老虎等人離開後,清萱派武堂裡人守護在醫院各處,保證夏辰不會再次受到迫害。

這一行為,讓不少醫生護士討論起來。

“這是什麼情況?重症監護室的那位是個大人物嗎?”

“對啊,還從來冇見過這樣的陣仗!”

“到底是什麼身份?你們誰知道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……

一個半小時後,手術結束,醫生走了出來。

清萱趕緊上前去問道:“醫生,如何了?”

“這……”醫生眉頭緊皺,不知如何開口:“不知!”

“什麼?你們不是在給夏辰手術嗎?他什麼情況你們怎麼會不知道?”清萱有些激動。

“這種現象太奇怪了,病人的傷口似乎……似乎在自行恢複!而且恢複速度極快,等我們縫合好後,傷口已經恢複到可以拆線的程度!這實在是……我們做醫生這麼多年了,還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情況!”醫生搖了搖頭,驚恐又激動。

聽到這話,清萱眼前一亮,然後又冷冷的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還請你們把看到的,知道的,全部磨滅在心裡!”

說著,她又暼了一眼身後的兩個護士:“他身份特殊,如果訊息被透露出去,你們會死的很慘!不僅如此,為以防萬一,你們的家人也不會被放過!我不是嚇唬你們!所以,所有知情人士,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要當做冇看見!懂了嗎?”

清萱的聲音冷的有些嚇人,她的目光寒徹且堅定,叫人捉摸不透。

“知……知道了!”

接著,清萱又看向醫生:“他什麼時候醒?”

清萱強大的氣勢直接讓那醫生身子一抖:“還……還不清楚!病人雖然還有心跳,可看起來卻冇有半分的生機!不過身體各項指標又都冇有問題,似乎是進入了深度的睡眠狀態!至於什麼時候能醒,我……不確定!”

清萱微微皺眉:“明白了!那就轉到高級病房吧!”

——

病房內,夏辰安靜的躺在病床上,除了臉色有些蒼白,看起來和正常人一樣。

清萱和戴興守在夏辰身邊,時時檢視他的情況,病房外麵,十多個身強體壯的大漢圍在門口,吸引了不少來往人的注意。

最先到的是蘇晴雪,劉婉劉曼三人。

剛聽到夏辰出事的這個訊息,蘇晴雪差點暈了過,當她見到夏辰的下一刻,一股接著一股的清淚止不住的流著,可她愣是冇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
劉婉同樣擔心的不行,眉頭緊皺,拳頭緊緊的握著。

隻有劉曼看起來還好一些,雖然平時總是和夏辰鬥嘴,到這種時候,她也是擔心的。

“清萱姐,夏辰怎麼樣了?”劉曼最先開口問道,因為蘇晴雪和劉婉已經傷心到不行,這種話她們不敢問。

“按照夏辰自身身體來看,應該是冇問題的!醫生也說,夏辰的身體一切正常,隻是醫生冇有見過這種情況,所以他們也不確定,他什麼時候會醒!”清萱迴應。

聽到這話,蘇晴雪和劉婉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下。

“晴雪姐,你也不用太擔心了!夏辰這個流氓一定冇問題!他可是很厲害的!”劉曼安慰著。

話音剛落,“砰”的一聲,門被推開。

病房內的幾人下意識警惕起來,回頭看去。

是林沫,林沫一身淺色長裙,看起來嫵媚又清新,女人味十足!

隻是她的到來,叫蘇晴雪她們一驚。

“林老師?”劉曼疑惑的叫了一聲。

像林沫這樣的美女老師也是出了名的,蘇晴雪她們也是知道的,畢竟都是學校裡美女。

既然她來,那就說明,她和夏辰關係不一般!

“呃……夏辰是我帶的學生,我聽說他受傷了,所以就來看看!”林沫有些尷尬,解釋了一句。

不過這句解釋顯然冇有什麼用,這個時候能來的,無非就是和夏辰有男女之情,不管怎樣,一定不一般!

“嗬……夏辰果然是臭流氓!連自己的老師也……”劉曼下意識的吐槽了一句,蘇晴雪趕緊製止了。

“嗯……林老師,你也不用太擔心了!夏辰是重傷昏迷,一定會醒的!隻是時間問題而已!”蘇晴雪認真說道。

此刻的蘇晴雪像換了一個人似的,冇有之前的流淚不止,焦急不安,此刻的她,冷靜,大氣,擺明瞭一副夏辰正派女友的身份。

聽著這話,林沫鬆了口氣:“那就好!”

這麼多女人圍在一起,還都是因為夏辰,一時間,氣氛有些尷尬。

不過很快,門那邊又傳來了聲音:“歐陽小姐!等等!”

歐陽書書的到來讓守在門後的護衛們震驚不已!

之前的蘇晴雪三人以及林沫都讓他們吃驚,這四人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,亦或是氣質都是一絕,而且各有特色,竟被夏辰一人拿下,這是什麼樣的豔福啊!

而如今,歐陽書書的出現,徹底讓他們對夏辰佩服的五體投地了。

那高挑的身材,絕美的容貌,颯爽的打扮,哪個男人不為之心跳啊!

歐陽書書一臉著急,她才顧不上什麼,直接推門進去,不過她身子立馬頓住了,臉上同樣是震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