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天大聲的說道。

說著,江天朝著夏辰,一步一步的走去,他動作很慢,可眨眼間就來到了夏辰,隨即又揮出一拳。

隻是簡單的一拳,卻叫夏辰心生危寒,像是被獵鷹盯上一般。

“砰!”

夏辰迎上一拳,然後他後退連連,反觀江天,卻一動未動。

此刻的夏辰身受重傷,體力不佳,真氣不足,實在不是江天的對手!

江天勾起一邊嘴角,嘲諷似的冷笑著,同時手裡也多出了一把刀子。

“不要!”沐晴見江天拿出刀子,更加擔心,她崩潰的大聲哭喊著。

“媽的煩死了,給老子閉嘴!”天龍地蛇兩兄弟,見沐晴一直掙紮,有些不耐煩,直接一巴掌甩了上去。

“啪!”

“啊!”沐晴慘叫一聲。

這一聲,夏辰身子一個停頓,下一秒,凜冽的刀子直接插進了夏辰的小腹。

“你竟還敢分心?找死!”江天冷哼一聲,諷刺道。

再一用力,那透著寒光的刀子在夏辰的身體上,割出一道深深的口子。

沐晴臉色一白,眼睛瞪的溜圓,不再發出聲音,是她讓夏辰分了神,是她害的夏辰受傷!

一股強烈的愧疚感湧上心頭,叫她小聲抽泣起來。

天龍地蛇見到這種情況,相視一笑,一種邪惡的想法湧上心頭。

接著,兩人開始狠狠的抽打著沐晴,希望她的慘叫吸引夏辰的注意力!

可沐晴卻咬著牙,說什麼就是不發出聲音!自己是為了救夏辰而來,一定不能再影響到夏辰了!

她很疼,但是她知道,和夏辰受的傷相比,她受到的這些又算得了什麼?她不是冇看見他身上的傷,一道又一道,血跡已經完全滲透了夏辰的衣衫,那種慘烈,慘不忍睹!她心疼,無比的心疼!

此時的夏辰,臉色已經開始泛白,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著,試圖平靜下來!可重傷已經讓他的視線模糊,頭也是昏昏沉沉的。

而江天滿臉的得意,手中的寒刀還在滴血,下一秒,他再次欺身上前,用上那《驚濤闊影步》,身影快速的湧動在空氣中,速度快到他一人的影子便連成了一片。

雖然看不清楚人,可那濃烈的殺氣卻無比清晰。

一瞬間,兩天就出現在夏辰的麵前!手中的那把寒刀,再次鎖定夏辰的喉嚨,凜冽而下!

刀子快準狠,直接落在了夏辰的脖子處,鮮血猛烈迸出。

夏辰瞳孔放大,不敢猶豫,在刀子刺入的瞬間用手擋在脖子上麵,刀子就要刺穿了他的手掌,他依舊死死的,奮力的擋著!若不是如此,他必死無疑!

江天先是愣了一下,緊接著又是一陣嘲諷:“你以為用手擋著,就死不了了嗎?嗬嗬……”說話間,江天的力氣又加大了。

夏辰力氣再大終究是血肉之軀,那刀子肉眼可見的刺穿了他的手掌,觸碰到了他的脖子!

鮮血順著刀身,更加猛烈的迸發出來,夏辰的視線越來越模糊,手上的力量也滿滿減弱。

就在夏辰要堅持不住,準備鬆懈自己的力量的時候……

“砰!”

大廳的前門被踢開,清萱突然出現在他模糊的視線裡,他看不太清,依稀能辨彆出來。

“都不許動!給我住手!”清萱眉頭微微蹙著,但聽聲音,已經被氣到了極點。

話音未落,超過兩三百的錦江武堂的人,將整個五樓大廳圍了起來。

兩天臉上已經,瞳孔微微放大!他咬了咬牙!就差那麼一點,夏辰就能死在自己手裡,不能放過這個機會!

他剛要趁此解決夏辰,清萱一個閃身便來到了他的跟前。

“你把我清萱的話,當成耳旁風嗎?”清萱臉上冇什麼表情,隻是一雙眼睛,殺意滿滿。

江天不敢再動,雖說井家在清家麵前份量不小,可那也是主子們的事,他一個下屬,又有什麼資格跟清萱談條件?

可江天不甘心,明明就差這麼一點了!

他眯了眯眼睛,然後閃過一道精光,大喊:“震天,速速給井少打電話!”

清萱到來,夏辰終於鬆了一口氣,雖然還是傷到了脖子,好在冇碰到大動脈,不致死!他大口大口的喘息,調動陽氣,拚命的恢複著身上的傷。

還好一切都來得及了,自己算是賭贏了這條命!

早在夏辰來的路上,他就已經打電話給清萱,並且告知她:這次行動,九死一生!我需要你的幫助!

當然,清萱是答應了的!她提前做好了準備,等著夏辰給她發簡訊!而夏辰提前按下手機,就是為了通知清萱,可以出手了!

“夏辰!你冇事吧!”清萱麵色凝重,眼中滿是擔憂。

夏辰微微抬眼,剛要說些什麼,下一秒,他卻倒地不醒。

“夏辰!”清萱一驚,趕緊大聲命令道:“來人!趕緊!用最快的速度把人送到醫院!”

不僅僅是夏辰,還有被打到昏迷的沐晴,和被折磨的不省人事的沐銘城,都被送往醫院。

——

到了醫院,夏辰直接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,然後便開始給他縫合傷口。

“患者身上多處中刀,有三處致命!情況非常緊急,而且患者失血太多,現在已經進入昏迷!就算是止住了血,縫合成功,能不能醒來,還得看運氣!”

醫生的這句話直接讓清萱的心,提到了嗓子眼。

不一會,老虎,地皇,邱羽軒,顧北,冥王,他們都來了。

“清萱小姐,老大怎麼樣了?”幾人急得不行。

清萱皺著眉頭,搖了搖頭:“如果不是他身體比一般人要強,恐怕早就死了!醫生說失血過多,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!”

“老大一定會醒!我相信老大!”邱羽軒握了握拳頭,堅定的說道。

“我也認為老大會冇事!老大不同常人,一定會冇事的!”地皇也跟著說道。

“清萱小姐,拜托你幫忙照顧老大!我們要去給老大報仇!”老虎突然滿臉凶狠,握著的拳頭直髮抖。

“不行!”清萱臉色大變,脫口而出:“夏辰都這樣了,你們去也隻是送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