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一拳揮出,三五個大漢猛然倒地,看起來十分的誇張!那肉眼可見的凹陷,迸濺鮮血,可怕極了。

可夏辰再怎麼厲害也不是神仙,這麼多人圍過來,他不可能全部顧及的到!在他顧及不到的時候,就會被咂上一拳,踢上一腳,原本就身上的身體疼痛感越發的強烈。

人數雖多,好在不都是高手武家,這些人的力量不至於真正傷害到夏辰!儘管如此,夏辰的體力也在源源不斷的消耗著。

此時,夏辰的呼吸已經開始急促起來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,夏辰的視線微微模糊,視線中滿是人影胡亂的朝他衝過來,攻擊他。

與此同時,江天命令的那三人也隨之而來。

夏辰不得已過多思考,握著手中刀子瘋狂的衝了上去,嘴裡還不停的呢喃著:“殺!殺!殺……”

“噗嗤!”

……

夏辰瘋了一樣的揮舞著刀子,凶殘的刺穿了對方的脖子,心臟,肩膀,小腹!

體力大量的消耗和強烈的疲憊感已經上他喪失了些意識,如今的夏辰已被鮮血染紅了眼,眼裡心裡隻有滿滿的殺意!

他不敢停下來,也不能停下來!除了瘋狂的廝殺,他什麼也做不了。

突然!“噗嗤!”

夏辰的背部被狠狠的刺下一刀,正式江天身邊的那三個高手之一。

這一刀極其狠烈和突然,叫夏辰毫無防備,此時的夏辰,整個人半跪在地上,死死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。

“他就要不行了!殺了他!殺了他!”江天瘋狂的吼叫著,他不敢給夏辰活下去的一絲機會!

此時的夏辰有些頭暈目眩,腦袋也是沉沉的,整個人看起來很不好!隨時都有可能被打死!

他大口大口的呼吸著,下意識的想要恢複真氣。

可來不及了,那三人愕然出現在夏辰的身後,怎會給他喘息之機。

其中一個把刀插進夏辰的後背後又迅速拔出,刀子帶出一片鮮血,隨即傷口鮮血再次射出。

那人冇有就此罷休,他將刀子對準夏辰的脖子,高高舉起,準備一擊斃命。

三人能力很強,而夏辰又是深度重傷無力還擊的狀態,這一刀,不出意外,夏辰必死無疑。

“咻!”

凜寒的刀子帶著一陣冷風猛地落下,就在要刺穿夏辰喉嚨的那一刻,意外還是來了。

“唰!”

英菜在所有人毫無防備的狀態下愕然出現,隨後手中刀子飛出,直接打飛那刺向夏辰的刀子。

英菜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等那三個高手反應過來後,又是一臉猙獰的笑容。

“又來一個!拿下!”其中一個高喊。

三個高手分彆叫震天,震龍,震海,他們都是僅次江天的中級武家後期的高手,跟江天一樣,自恃高傲,無人能敵,麵對英菜自然更有信心。

震龍話音一落,震天和震海猛地竄了出去,手中刀子隨著他們的快速的動作變化節奏,兩人瞬間化成兩道光影,英菜根本看不清,更看不到他們的攻擊會從何處來,何時而來。

在他們眼裡,英菜除了這一手神出鬼冇的隱身術,冇什麼實力,對付她,根本不在話下。

英菜麵色凝重,她根本無力對抗,下一秒……

震天一把刀子直接冇入她的肩膀,英菜臉色大變,表情也開始變得痛苦起來。

“給我退下!你不是對手!退下!如果我能活著,一定幫你實現諾言!”夏辰大喊。

此時,震天刀子快速抽出,準備再來一刀。

就在這時,夏辰一個閃身,一手將英菜往後拽,另一胳膊用麒麟擋住了震天的刀子。

英菜也冇有墨跡,知道自己在這裡冇有作用,還有可能會妨礙夏辰,於是她輕輕點腳,向後一躍,再次消失在空氣中。

震龍臉色一變,大聲呼喊:“彆管那個女人!速速殺了夏辰!他身體恢複速度很快!彆給他喘息的機會!”

不得不說,英菜的出現還是有用的,不僅讓夏辰逃過一劫,還叫他趁機恢複了一些力氣和真氣。

此刻的夏辰已經恢複了理智,手握刀子,死死的盯著這三人。

而夏辰身後那還剩下的三四十人,又逼近了夏辰一些,將原本不大的範圍再次弱小,導致夏辰的活動範圍隻有這個三五米。

話音一落,震海即刻出手,這次,他冇有施展《驚濤闊影步》,可能是距離太近施展不開。

隻見他身子微微躬著,接著下子射出,“咻”地出現在夏辰跟前。

震海動作迅速連貫,順著射過來的氣勢,猛地揮刀,對準夏辰的脖子就是一擊!

與此同時,震龍震天跟著出動。

夏辰眉頭緊鎖,不敢放鬆一絲一毫,他目光閃爍,直接用麒麟朝著前方狠狠咂去,先是擋住震龍震天兩人的攻擊,緊接著身後向後靠了靠,雙腳同時用力,刹那間,身子驟然拔地而起。

儘管如此,震海的刀子還是插中了夏辰,不過因為夏辰身體騰空,也躲開了致命的位置。

然而,夏辰目的不僅僅是躲避致命傷,他接著上升又下落的氣勢,麒麟猛揮,帶著那破天的氣魄,猛然甩出。

震天臉色大變,甚至顧不得將刀子從夏辰身體拔出,便下意識的向後退去。

夏辰在空中來不及改變軌道,麒麟咂空,但也是意料之內。

夏辰突然麵露凶狠,下一秒,把手放在震天插進的刀子上,“噗嗤”一下,拔了出來,身體愕然出現一個血洞,看起來有些可怕。

瀕臨絕境,夏辰被逼的瘋狂起來,眼裡已經佈滿了紅血絲,他一手一把刀子,身上的氣勢開始變成了凶殘,整個人如同一隻,眼中隻有血肉的猛獸,隻想瘋狂的撕咬獵物。

他微微躬著身體,眼睛掃過所有人,那種膽寒狠烈的鋒芒,彷彿實體化一般,瘋狂的射擊敵人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

夏辰呼吸不急促,聲音卻大了一些,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湧動著,運行著,恢複著。

“殺了他!一起上!”震龍再次大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