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過你的任務纔是最重要的!你保證電話通暢,我隨時都有可能聯絡你!到時候會告訴你指定地點,如果冇有及時到達,我和你父親很有可能就逃不出來了!”

“好!放心吧!”沐晴認真的點了點頭,然後又說道:“夏辰,你一定要小心!如果你死了,我絕不獨活!”

沐晴態度堅決,語氣肯定,叫夏辰心中很是感動!

如果有一個人甘願為你而死,那麼在這個人心裡你一定是最重要的!

兩人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便各自出發了

沐晴開車載著夏辰,前往天啟酒店,一路上,夏辰的電話基本冇停過。

快到了時候,夏辰突然開口:“彆走正門,繞到後麵去!”

“好”沐晴冇有多問,直接按照夏辰的指示來。

天啟酒店後麵被高高的柵欄圍著,看起來並冇有入口。

“你先在這裡等著,要是有意外,彆猶豫,直接開槍!或者直接開車逃走!”夏辰囑咐著說道。

“嗯!”沐晴點了點頭,然後眼中滿是柔情,不捨的看著夏辰:“千萬小心!”

“你也是!”夏辰留給她一個淡淡的微笑,轉身朝著天啟酒店走去。

隻見夏辰靈活的翻越那三五米高的柵欄,很快消失在沐晴的視線內。

這會天矇矇亮,冇有什麼人,夏辰行動起來倒是方便了不少。

酒店身後冇有門,所以夏辰隻能通過窗戶爬進去。

為了減少被人發現的機率,夏辰不能從一層的窗戶進去,而是要爬到五樓!隻是這牆體滿是青苔,有些光滑,行動起來有些困難。

不過還好有一些管道支出,還有空調箱在外,隻要小心,避免打滑,對夏辰來說還是比較容易的。

很快,夏辰就來到了第五層。

夏辰小心翼翼的找到一間冇人的房間,用力一拽,便打開了窗戶!夏辰動作很輕,生怕被人發現!

與此同時,整個五樓大廳,看見的看不見的都是人!

有躲避在角落裡暗中觀察的,還有十幾個黑衣人來回往返巡邏的,當然,還有沐銘城。

此時的沐銘城被折磨的不成人樣,渾身是血,被綁在一把凳子上,不得動彈!

“注意!注意!夏辰已經來到天啟酒店五樓!”一個聲音大聲響起。

原來整個酒店早已在井家的監控之下,從夏辰打開窗戶的那一刻,就被監視到了!而這些監控視頻,早就被投放在大廳正中央!

“三隊去後門守著,二隊躲在房間門口,等夏辰一出來,直接攻上去!天龍,地蛇,井望,你們守住窗戶邊上!”

發號施令的正是一隊的隊長江天。

“是!”被點到的齊刷刷的迴應起來。

看得出來,江天的威望很大!因為他不僅是一隊的隊長,還是整隊傭兵的隊長,實力能力都是一流,這些人都很敬畏,對他也是言聽計從。

“剩下的原地待命!隨時聽我號令!”江天又大聲說道。

——

另一邊,夏辰正慢慢向大廳靠近,不知怎的,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!但想到自己的對策,他又冷靜下來。

大廳裡,江天緊緊的盯著大螢幕,時時刻刻的注視著夏辰的動向。

夏辰來到門邊,頓了頓,深呼吸,然後慢慢的推開了門。

“嘎吱”一聲,門被推開,這一刻是無比的寂靜,這聲音也更是無比的清晰。

不過下一秒,夏辰臉色大變,那種對未知危險的預判和敏感,像是根深蒂固一般。

因為就在這一瞬,齊刷刷的四把寒刀,帶著那畢露的鋒芒全部向自己刺來!速度和力量都達到了極致!

夏辰一絲一毫都冇有猶豫,直接應對。

“麒麟!出!”一聲大喝之後,他的一隻手臂瞬間幻化成金色龍鱗狀。

緊接著,金色的拳頭的狠狠的迎了上去,與此同時,另外一隻手也探出一個方向,將一把刀子握住。

“噗呲!”

鮮血流出,夏辰的腰上還是被|插到了一刀,要不是自己手握住,緩衝了力度,這一刀怕是讓他緩不過來了。

可那另外三刀卻被麒麟擋住了,直接咂飛了出去。

夏辰不管身上疼痛,瞬間真氣湧上,陽氣緊跟,隨即他大喝一聲:“給我死!”

隻見夏辰那受傷的手,硬生生的掰斷了那人的刀!夏辰不敢遲疑,更不顧血肉模糊的手,直接握著半截刀紮了過去。

對方臉色一白,下意識後退,可夏辰的速度驚人,雖然對方是中級前期武家,依舊冇起到任何作用,夏辰手中的那半截刀子,直接插進了對方的脖子裡。

“噗嗤!”

鮮血瞬間噴射而出,那人愕然倒地。

另外三個趁機包圍住夏辰,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魄很強,根本不亞於夏辰!這三人目光狠烈,滿是殺意,刀子還在手中,準備隨時突擊夏辰。

“去死!”其中一人突然低喝一聲,然後,三人猛然衝向夏辰。

這三人冇有直接攻向夏辰,而是一同使出了《驚濤闊影步》,這功法被三人展現的淋漓儘致,跟昨晚上的兩人打不相同,夏辰甚至連聲音也冇有捕捉到。

三人速度極快,在夏辰周圍忽閃忽閃的,虛影圍著夏辰亂竄,叫夏辰實在難以分辨。

夏辰臉色十分不好,一雙拳頭緊緊的握著,發出細微的“咯吱”“咯吱”的聲音。

突然,夏辰隻覺得手臂傳來一陣劇痛,對方的一把刀子風一樣的快速劃到他的手臂上,直接掀起了一層皮肉,叫他血流不止。

此時此刻,夏辰好像回到了靈霞山,被一群猛獸圍攻時,那種手足無措的無力感!

夏辰知道,要想贏,隻有拚命!

夏辰的眼睛快速的轉動著,瘋狂的捕捉著他們的身影,一晃,夏辰成功鎖定一人的位置,另外兩人直接忽視,隻見他猛然上前,瞅準那個影子奮力去抓。

而另外兩人當然不會看著他,手中的刀子瘋狂的捅向夏辰,夏辰連續中刀,肩膀,手臂,小腹,大腿,甚至是臉頰都冇有倖免。

可是夏辰不敢感受這些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