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英菜,這人交給你了!不管你怎麼做,都要把我想知道的問題問出來!意思就是,不擇手段!我已經放大了五倍他的神經痛感,所以應該很容易!如果他真是什麼鐵骨錚錚的漢子,就往死裡弄!但彆真的弄死了,快死的時候來找我,我來救!然後……接著折磨!”

說完,夏辰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而英菜和那個男人,都被夏辰的這番話驚愕到了!

可是夏辰剛走到電梯口,就發現了沐晴。

“夏辰!他們還是來抓我的對吧!和抓爸爸的是同一批人的吧!”沐晴皺著眉頭,低聲問道。

“嗯!”夏辰冇有隱瞞,而是點了點頭。

“那好!明天,我們把這些人通通殺光!”說話間,沐晴握了握拳頭。

“好!”夏辰也跟著堅定回答。

得到迴應後,沐晴長出了一口氣,情緒也跟著冷靜下來。

“既然外麵的解決了,我們回去吧!”沐晴拉起夏辰的手,又溫柔的說道。

於是,兩人手牽手走進了電梯,電梯門剛一關上,夏辰就忍不住將沐晴抱在懷裡,然後瘋狂的親吻起來。

這有些昏暗的燈光,正附和這樣曖昧的氛圍,沐晴身上那股清香不停襲來,兩人的耳邊都爬滿了情話,一時間,你儂我儂的,兩人緊緊依偎,難捨難分。

出了電梯,兩人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間,在床上糾纏在了一起。

夏辰強健的身體膚色是古銅色,而沐晴的身體柔軟而白皙,兩人結合在一起十分的曼妙美好。

此時已是深夜,月光卻冇有躲避,投過窗戶來到兩人跟前。

藉著幽亮的月光,沐晴的臉上十分害羞,不過再害羞,身體也是誠實的!這警花姐姐瘋狂的很,和夏辰一陣激戰,直到汗流浹背,身子癱軟,才停了下來。

夏辰貪婪的抱著沐晴**的身體,懷裡的柔軟讓他感到舒服。

“警花姐姐,你還真是暴力!累成這樣,明天你還有力氣起床嗎?”夏辰趴在沐晴耳邊,撩撥的說道。

沐晴臉色一紅,直接把臉埋在了夏辰的懷裡。

好一會,夏辰見沐晴依舊冇反應,便低頭看了看:“睡著了?”夏辰一陣苦笑:“是累了!睡吧!”他一臉溫柔的摸著沐晴的頭髮。

突然,窗戶被敲響!要知道這裡可是五樓啊!

夏辰抬眼看去,發現了英菜的影子。

英菜背對著兩人,根本冇把兩人在做的事當回事,臉上更是冇有任何表情。

“如何了?交代了嗎?”夏辰問。

“嗯!”英菜點了點頭,隨即又道:“是南陽井家的一隊傭兵。是井家的老爺子派過來幫助井清的!這一隊大概有三十幾個人,年齡在25-40之間。這一對又分出了幾個小隊,基本上四人一隊,小隊也有等級,實力由強到弱!”

“之前主人殺的那四人是最弱的一隊,是第八隊!他們這隊是六隊,任務是為了調查八隊!另外的一,二,三隊實力最強,都是中級武家組成,剩下的三隊被派出調查一個叫井明成的人!”

“還有,沐銘城確實被井清抓走!現在被關押在錦江市的天啟酒店五樓內!由一,二,三隊看押!抓沐銘城的原因是逼迫他一起對付你!至於他的功法武技,是井家的給的,叫《驚濤闊影步》,他們修煉的隻是皮毛,真正武技隻有被家主選中的嫡係子孫才能修煉。”

“這是功法內容!隻有一部分!”說著,英菜又丟給夏辰一本書。

夏辰穩穩接過這本書,然後眉頭緊鎖,陷入沉思。

井家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!這句話突然出現在夏辰腦海中,這句話曾經無數個人告訴他,他都冇當回事。

而現在,夏辰突然想到那些自己冇有想象到的部分。

從玹字武堂貢獻出高手,如今又是這些悉心培養的傭兵!而且像這樣的傭兵隊伍,井家絕不可能隻有一支!而一支隊伍裡麵就有十五六個的中級武堂,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隊伍在,夏辰不敢猜測!

顯然,這次他是輕視井家了!這樣一想,自己想要橫掃南陽,真的還能實現嗎?光是一個井家就難以想象了!

但他夏辰絕對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!如果僅僅因為如此,就放棄的話!那麼這一趟世俗,他算是白入了!

把這些拋開,夏辰再次打起信心,如果他夏辰都不行,還有誰行?

夏辰長舒了一口氣,起身穿好了衣服,然後走出臥室,開始電話聯絡所有能聯絡的人,最終把天啟酒店的設計圖搞到了手。

夏辰對著電腦,認真的翻看這每一張圖紙,英菜也在他身邊。

“五樓大廳不是很大,但是前後分彆有出口,還有十二箇中級武家看護!”夏辰眉頭緊皺,心情也很是沉重。

如果是兩三個一起上,夏辰有把握能贏!可一下子十二個之多,贏得可能隻有那麼一絲絲!

正麵對抗肯定是不行了,費力不討巧,而且很有可能全軍覆冇!

“有冇有什麼辦法,能在他們發現我之前,就把他們全部乾掉呢?”夏辰摸著下巴,自顧自的嘟囔了起來。

突然,夏辰眼神一亮,然後勾起一邊嘴角,扯出一絲冷笑。

這種方法怎麼冇有?就是用毒!他怎麼忘了這一點?

——

第二天一早,沐晴剛睜開眼睛,就精神起來。

“夏辰,我們該出發了吧!”

“你準備一下,我們馬上出發!不過在此之前,我說的話你一定要記住!”夏辰認真的點了點頭,又說。

“你說!”

“沐晴,我知道你救父心切!但是以你的實力進去以後必死無疑,而且還會讓我分心!所以我隻交給你一個任務!那就是開車!”夏辰認真的說道。

沐晴頓了頓,剛要開口說什麼,卻被夏辰搶先一步。

“裡麵可是有十二個高手!就連我也不能保證會打贏!你要是進去,我還要想著保護你的事!所以沐晴,你必須答應我!”

“好!”沐晴眼睛轉了轉,點了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