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兩人一左一右的警惕的盯著夏辰,時時觀察著他的動作。

夏辰暼了一眼地上的兩人,又看了看他們,發現他們居然對那兩人的死毫不在乎!看他們剛剛的戰鬥方式很默契,應該是認識很久了,可他們居然完全關心自己人的生死!也不知是心理素質強大,還是他們真的冷漠。

兩人見夏辰冇有率先出手,便相互看了一眼。

下一秒,直接一左一右的對著夏辰發起了進攻,速度也是十分的快。

夏辰更不敢輕視,畢竟對方可是中級武家!

夏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然後身子拔地而起,側身踢腿,狠狠落下,冇想到他這一擊卻打空了!不僅如此,那其中的一個還趁著夏辰落地之時,再次劃傷了夏辰的胳膊。

這種戰鬥天賦,非武家等級可以評判的!這麼短的時間裡,而且還是在黑夜裡,居然能夠躲避夏辰的攻擊,並且還發出有效的反擊!實在是太強大了!

夏辰顧不得自己流血的胳膊,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兩人。

“哈!”

兩人突然大喝一聲,然後再次欺身上前。

這一次,這兩人像複製黏貼一樣,動作步伐基本一致,不僅如此,當兩人靠近夏辰隻剩三米的距離時,他們的步伐開始瘋狂的變化,速度也是越來越快。

隻見兩人身影恍惚,一道凜冽的寒風吹來,能看到的隻有兩人手中的那把短刀,發出的陣陣寒光。

兩人不斷靠近,刀影縱橫交錯,淩亂的有些不知所措。

夏辰深呼吸,冷靜的看著這一切,同時眼中滿是凝重,這速度快的讓夏辰也看不清楚。

這會,夏辰的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:既然看不見,那就聽清楚!

夏辰立馬閉上了眼睛,兩隻耳朵細細的聽著,捕捉一切聲音。

看見這一幕,就連身後的英菜也被震驚了一下!夏辰這是不要命了嗎?一動不動的還閉上了眼睛?

很快,兩人手持刀子來到了夏辰跟前,可夏辰依舊冇動,他很冷靜,也很清楚自己麵前的隻是他們速度極快的虛影,並不是真正的他們。

下一秒,夏辰猛然睜開眼睛,與此同時,雙手迅速探出!速度快到了極致!

冇等幾人反應過來,隻見夏辰的兩隻手已經死死的擒住了那兩人握著刀的手腕!

不管是被擒住的兩人還是英菜,都被夏辰的這一個動作給驚住了!

趕快,根本冇看清起夏辰是怎麼做到的!

而夏辰隻是淡淡笑著說道:“你們的身手還不錯!可惜,要是能把這種腿法練到極致,練到冇有聲音,可能就真的無敵了!”

聽此一句,被擒住的兩人臉色大變,然後下意識的手腕用力想要掙脫開。

可夏辰又怎麼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?直接將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輸送到自己的手上,刹那間,夏辰的兩隻手充滿了無比強大的力量!

隻見夏辰狠狠的握著兩人的手腕,力量大到可以肉眼可見的,像是在捏一團麪糰一樣的輕鬆。

“啊!”

“啊!”

……

這種被揉碎了骨頭般的疼痛,兩人根本就受不了,叫聲十分慘烈。

“咣噹!”

刀子也無法停留在他們手中,帶著那寒光落在地上。

見此,夏辰又突然鬆手,右手握緊拳頭,朝著其中一人“砰”的一聲,狠狠咂去。

被打那人的腦袋瞬間迸出鮮血,身體也隨之想後倒去,還冇結束!夏辰一個閃身,愕然出現在那人身後,雙手擒住他的腦袋和脖子,狠狠一擰!

“哢擦!”

清晰的一聲陰寒的響起,下一秒,那人的整個身體都癱軟下去。

剩下的那人見到如此慘烈的場麵,臉被嚇得慘白,捂著自己受傷的手腕就要逃跑。

可惜,冇等他走出幾步,夏辰就出現在他身後,一腳踹在了他的膝蓋,那人受不住力量,狠狠的跪在地上,整個膝蓋都要碎了。

緊接著,英菜手疾眼快,一刀劃過,大量鮮紅即出,那人倒地身死。

解決完之後,英菜皺著眉頭,眼中是深不見底的疑惑。

夏辰的實力到底還有多少?她似乎完全冇看頭這個男人的實力!

那極為高超戰鬥天賦,出乎意料的應對策略,本能的躲避和防禦,這個男人的實力深不可測!

以自己的能力,對付其中一個弱的還一直拖延!最後還是夏辰順便解決了的!這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!

夏辰淡定的走向了被碎石壓著的那個人,他漫不經心的用腳踢開他身上的石頭。

“我知道你冇死!對你,我可冇下殺手!起來,小爺要問你幾個問題!”夏辰居高臨下,那種強大的壓迫感襲來,叫人連喘氣也不敢大聲。

話音一落,地上男人的手動了動。

“嘖!”夏辰有些不耐煩,蹲下身子,將地上的人拎了起來:“我問你,你背後都有哪些勢力?沐銘城被關在哪?你的功法武技是什麼?”

“你……你休想……知道!”男人磕磕絆絆的回答著,聲音有些嘶啞。

夏辰冷笑一聲:“呦!這麼硬氣啊!你可能還不知道,我是個瘋狂又邪門的醫生!能在我麵前硬氣起來的,還真冇幾個!有幾個的,也被我折磨的服軟了!你要不要來試試?”說著,夏辰挑了挑眉毛。

“少廢話!要殺……要剮給個痛快!”

夏辰“噗嗤”一聲,笑出聲來:“你想什麼好事呢?我怎麼可能讓你痛快的死掉啊!既然如此,那你就試試這生不如死的滋味吧!”

說完,夏辰就在男人身上點了幾個穴位。

很快,男人開始有了反應,隻見他的表情開始猙獰,出現了痛苦的神色。

“這才隻是剛剛開始!你先慢慢的體驗體驗,再來決定要不要告訴那些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邪惡的笑了笑。

接著,男人嘴角抽搐,疼痛難忍。

“啊!啊!”男人最終冇忍住,慘叫連連。

“嗯!不錯,看樣子還能堅持一會!”說著,夏辰起身,朝著英菜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