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隻是平時冇有機會而已!否則我肯定是一鳴驚人!”

沐晴咯咯的笑著,整個人像是有一種魔力一樣,讓夏辰移不開眼睛,加上這身打扮,這嫵媚動人的身姿。

說話間,沐晴的一邊肩膀的外套滑落,露出那白皙分明的鎖骨,簡直就是一個妖精!那細細的肩帶一露出,夏辰再也把持不住,直接走上前,將她霸道的摟在懷裡。

“警花姐姐,我真懷疑你的衣服是故意滑落的!你再這這樣,我可就忍不住,想在這裡要了你了!”夏辰湊到她耳邊,細聲細語的說道。

沐晴隻覺得耳邊一股溫熱傳來,那富有磁性的聲音一出,更叫她臉紅不已。

“那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!”沐晴頓了頓,故作輕快的說道。

“警花姐姐……你這是在……撩撥我嗎?暗示我嗎?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在她耳邊吹了一口氣。

沐晴身子一抖,腿腳有些發軟。

有冇有這個本事?她這是在刺激自己嗎?這個本事夏辰肯定有呀!

說完,夏辰一下子把沐晴橫抱起來,直接丟到沙發上,緊接著,自己的身體也壓了上去。

沐晴的臉紅的誇張,她害羞的躲避著夏辰的目光,不敢看她。

而夏辰,正火熱的盯著她看,她這乖巧害羞的模樣,還真是叫人慾罷不能啊!

看了這一會,夏辰直接親了上去,瘋狂索取。

沐晴心跳加快,起初也是不知所措,後來完全被夏辰帶著走。

房間裡聲音很大,而且隔音效果好,所以沐晴很放心。

良久,兩人才捨得停下。

“原來這就是男女之間的感覺!”沐晴紅著臉,小聲說道。

“警花姐姐,回去之後,我一定讓你嚐嚐真正女人的意味!到時候,你想跑也跑不了!”夏辰很理智的壓下了體內的燥熱。

在這環境下要了她,實在說不過去,他還冇有禽獸到這個地步吧!

而且這裡實在不安全,夏辰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有人在暗中監視他!

“好啊,臭弟弟!那就陪我來跳舞吧!”沐晴坐了起來,又來到中央,開始扭動起自己的身體。

“行啊!”

兩人在音樂的加持下,又唱又跳的,好不暢快!

沐晴也徹底放開了,那性感的身材舞動的越發大膽,纖細的腰肢扭來扭去,好像要給夏辰下**藥一樣!

靠!這誰受得了啊!

夏辰再次抱著她的腦袋啃了起來,好一會,他又突然推開。

“嗯?”沐晴有些詫異。

“唱夠了,跳夠了嗎?”夏辰問。

“嗯!”沐晴點點頭。

“那就回家!再呆下去,不是我吃了你,是你吃了我呀!”夏辰眼中滿是熱烈。

“行啊!我怕你啊!”沐晴微微笑著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。

“嘿嘿……希望一會你在床上也能這樣!到時候可彆求饒啊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一臉的壞笑。

沐晴一咬下嘴唇,有些害羞,模樣更是迷人。

兩人也不耽擱,出門開車就走。

路上,兩人並冇有交流,夏辰更是一臉嚴肅,目光有些陰沉。

二十分鐘左右,車子在小區門口停下。

“你先回去,我買點東西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“那我陪你一起去吧!”沐晴緊跟著說道。

“聽話!你去不太好!”夏辰臉上有些嚴肅。

沐晴看出來什麼,她很知趣,便點了點頭上樓去了。

沐晴離開後,夏辰長舒一口氣,然後沉聲道:“英菜!你察覺到了嗎?”

話音剛落,英菜愕然出現在夏辰身後。

“嗯!有四個人!一直跟著!”

夏辰冷笑著,又朝著身側的一顆大樹慢慢走去:“既然如此,還藏著乾什麼?都出來吧!”

冇有動靜。

“怎麼?叫我親自請你們出來嗎?這樣……不太好吧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目光狠戾。

說話間,他已經閃身到大樹跟前,抬起一拳,狠狠的咂在了大樹上。

“轟隆!”

沉悶的一聲響起,那棵大樹居然直接被斬斷了。

與此同時,幾個人影閃現。

夏辰暼了一眼,還不錯!兩個初級巔峰,兩箇中級前期!

“呦!井清的手筆越來越大了!這麼多高手摺在這了,他又該心疼了!嗯,這筆買賣對我來說倒是不錯的!不知道你們做好這個準備冇有!”夏辰得意的說道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其中一個開口道。

“誇你們的意思!這次來的,可比之前那四個廢物強多了!不過你們井清公子,怕是又該心疼了!”夏辰淡淡迴應。

“少廢話!”最強的一個滿臉凶狠,話音一落,四人又是直接出手,手中還是同樣的刀。

四人配合很默契,而且很有眼力,其中三個對著夏辰,左右,中間,分彆攻擊而來。

而另一個則是對英菜出手。

夏辰不慌不忙,微微側身,輕鬆躲過了這三人攻擊,然後趁其不備,直接伸手,擒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,然後迅速轉身,直接讓這人在空中一個後空翻。

隻聞淅淅瀝瀝的“哢擦”聲,這人手骨儘斷。

隨後,這人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,直接來了個狗吃屎,整個臉都被咂的扭曲了。

不過,這對夏辰來說隻是餐前小菜。

緊接著,夏辰高高抬腿,重重落下。

“咚!”的一生,幾人隻覺得大地跟著顫抖起來,其中一個連手裡的刀都冇拿穩,愣是被夏辰的這一腳,給震的掉了下來。

就在刀子要落地的瞬間,夏辰猛然一個閃身趕在落地之前,對著刀子用力一踢!

“咻!”

刀子穿過空氣,發出颶風般的氣勢,直射一人小腹,這人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,直接倒地不起。

解決一個,夏辰冇有鬆懈,下一秒,直接對準一人一拳打出!

那人下意識的用刀子擋在身前,不料夏辰直接無視,刀斷人飛,這人直接撞碎了一個石塑,石塑瞬間碎裂成塊,壓住了這人,不過夏辰還是被刀子劃傷了拳頭。

當然,這對夏辰來說隻是皮外傷。

還剩兩箇中級前期的武家,見識過夏辰的本事,這兩人更加謹慎小心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