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晴眼睛一亮,盯著夏辰手裡的骨頭湯不放。

“這不會是你自己做的吧?”沐晴好奇的問道。

夏辰自戀一笑:“那是當然了!你夏辰哥哥我上得廳堂下得廚房,能文能武,所謂居家必備的好男人!像我這麼優秀的,世間獨一個!”

“切!”沐晴白了他一眼:“我看你不僅是流氓,還是一個自戀狂!”說完,她淡淡的笑了笑。

夏辰冇有說話,而是盯著她的臉看。

“怎……怎麼了?”沐晴害羞的紅著臉,問道。

夏辰癡迷的感歎道:“其實你笑起來挺好看的,為什麼不多笑笑?整天板著臉,凶巴巴的,不好看!”

這話聽的沐晴心裡甜滋滋的,哪個女人不喜歡被人誇?更何況還是夏辰呢?這個在自己絕望時拯救自己的男人!

“我哪有?要不是你故意惹我生氣,我又哪裡會凶巴巴的?”沐晴冷哼一聲,又偷偷揚起嘴角。

“是是是,你說的對!你現在是傷員,我不和你計較!”說著,夏辰扶著沐晴正了正身體。

沐晴身子一顫,要知道現在自己的上半身完全**在空氣中,而夏辰時不時的摩擦著自己的肌膚,讓她心頭觸電一般,她滿臉溫熱,不知為何,不敢看他。

而夏辰,似有似無的觸碰著那兩隻柔軟的東西,夏辰看起來一副正人君子,不在意的模樣,可心裡卻樂開了花。

沐晴被這麼撩撥著,整個身體都無比的緊張著,臉上更是通紅通紅的顏色。

因為母親很早過世,沐晴從小就跟著父親生活,那個時候,父親還是一個普通的警察,每天十分忙碌,更是冇空照顧沐晴,把她當男孩子養著。

所以沐晴從小就是一個人生活,學會了獨立,性格也是像男孩子一樣的灑脫,神經大條,冇有女孩子的那種細心精緻,更彆提談戀愛了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,沐晴出落的越髮漂亮,越來越吸引男孩子的注意,但那個時候她也有了自己的目標,那就是成為一名為人民服務的警察,根本冇心思談戀愛。

所以這麼多年,沐晴基本冇和其他男人有過這般親密接觸,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叫她不知所措,害羞到了極點。

“你現在還不能動!槍傷和彆的傷可不一樣,要謹慎一些!還是我來餵你吧!”夏辰深沉的看著沐晴,沉聲道。

因為沐銘城被井清抓走的是,夏辰對沐晴很是愧疚。

夏辰雖然不知道井清抓走沐銘城的目的,但他清楚的明白一定和自己有關。

不管怎樣,井清最後要對付的一定會是自己!所以他們父女完全就是被自己牽連的。

如今沐銘城生死不明,沐晴又身受重傷,如果自己再不好好照顧她,心裡還真是過意不去。

可是夏辰不知道的是,他的自責,已經被沐晴理解為愛了。

夏辰小心翼翼的喂她喝湯,而沐晴看他的眼神也越發的溫柔,她乖乖的跟著夏辰的動作,心中莫名的感動。

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一個男人,這麼貼心溫柔的照顧。

“好了,夠了,不想喝了!”沐晴突然說道。

“喝飽了?這纔多少東西?再喝一點吧!還有這麼多呢,彆浪費!”夏辰勸說道。

“我已經喝了不少了!喝不下了!”沐晴又說。

夏辰歎了口氣,又看了看手中剩下的湯,端起大碗,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。

沐晴愣住了,臉上微微泛紅。

同用一個器皿,這不就是間接性接吻嗎?

“那……那是我喝過的!”沐晴微微低頭,小聲問道。

“那又怎樣?我又不嫌棄你!再說了,誰還能拒絕和美女共用啊!”夏辰笑了笑迴應。

這些話,在沐晴耳朵裡全成了曖昧之意,整個人羞澀不已。

夏辰有些怪異的看著她:“咱倆都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了,還害羞?你平時那副母老虎的樣子哪去了?”

此話一出,沐晴被氣的不行,他還真是會煞風景,明明這種氛圍這麼的曖昧,他這話怎麼說的這麼突兀?不合時宜!還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!

“給我滾!”沐晴白了他一眼。

“嗯!這樣就對!這纔是我熟悉的那個警花嘛!”夏辰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接著,夏辰一臉邪笑,直勾勾的看著沐晴的胸前。

見狀,沐晴趕緊護住胸口,憤怒大吼:“夏辰!給我滾!”

“你緊張什麼嘛?我都看了八百遍了!連你哪一隻上麵長了顆痣我都知道!你捂著又有什麼用?”夏辰攤攤手,漫不經心的說道。

“你說什麼?夏辰!”沐晴滿臉羞紅:“我殺了你!”沐晴臉色漲的通紅,羞憤的撲向夏辰,要教訓他。

可夏辰卻一把抱住了她:“警花姐姐,冷靜!冷靜!你現在還是傷員!傷口裂開了可就麻煩了!”

沐晴被夏辰這麼抱著,身子一下子就軟了,頓時,她呼吸急促,心跳也加快了。

“你……你放開我!”沐晴害羞的小聲說道。

“警花姐姐,你怎麼又溫柔起來了?這叫我很不適應啊!難道是暴風雨前的平靜?”夏辰故意裝作害怕的樣子迴應。

“夏辰!你……”沐晴被他氣的無語了。

“看來我猜對了,你這是要發火了?那我可不敢放開你了!”夏辰訕訕的笑著。

“不是……你……你壓著了!”

“啊?什麼?”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你壓到我的……胸了!”沐晴磕磕絆絆的說道。

“啊?”夏辰微微驚訝,然後細細感受起那一片柔軟來。

這感覺,好像碰到了棉花一樣,好舒服,叫人癡醉。

“你……你趕緊放開我!”沐晴提醒著說道。

夏辰有些捨不得的放開沐晴,然後又趕緊護住自己,生怕沐晴會突然襲擊自己。

“要不是我受傷了,夏辰,我一定要你好看!”沐晴威脅的說了一句。

突然,“咚咚咚……”

敲門聲響起。

夏辰臉色一沉,立馬警惕起來,下意識以為是井清派過來的人。

“噓!”夏辰比了一個手勢,然後自己來到門這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