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這張賤嘴,還真是得了理就不饒人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沐晴說不過夏辰,被氣的夠嗆,下一秒直接哭了:“你這個人……怎麼這樣?嗚嗚嗚……我可是女孩子,你就不能讓著我點嗎?”

見她這樣,夏辰瞬間傻了!

自己給警花逗哭了?看來自己也是夠那個啥了。

夏辰站在原地手足無措,不知道該怎麼哄她。

眼看著沐晴哭聲越來越大,梨花帶雨,夏辰還是冇忍住,上前一步,剛要說些什麼,沐晴卻一下子撲進他的懷裡。

夏辰現實有些吃驚,然後也是心疼,便拍了拍她的後背以示安慰。

哪知,沐晴一聲怒吼:“你就不能輕點嗎?懂不懂憐香惜玉?”

下一秒,沐晴狠狠一口。

“我靠!大姐你屬狗的?疼!疼!”夏辰一陣驚叫,就算他身體素質好,也忍不了沐晴這一口啊。

“讓你得意!讓你非說我!讓你不懂憐香惜玉!”沐晴一臉得意,似乎也不生氣了。

女人,還真是個神奇的物種啊!這喜怒哀樂真是陰晴不定。

夏辰本是生氣,可一看到沐晴那得意傲嬌的小模樣,眼角還帶著淚,自己隻能一陣苦笑了。

“我真是服了你了!”說著,夏辰又歎了口氣:“雖然運氣好,撿回一條命,但也要注意,不要劇烈運動,情緒也儘量保持穩定吧!”

“那四個人呢?怎麼處理的?”沐晴突然想到什麼問道。

“殺了!”夏辰直接回答:“隻能殺了,能減少點麻煩。”

沐晴冇有說話,表情突然落寞。

夏辰看著她,眉頭微微皺起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提到這個話題,沐晴麵色凝重:“他們不但想抓我,還抓走了我爸爸!我隻知道,他們是要用我來威脅我爸爸做什麼事!其他的就不清楚了!對了……”說著,沐晴拿出手機:“我要報警,救我爸爸!”

見狀,夏辰趕緊阻止:“不行!這事恐怕不是普通的綁架威脅,背後還有勢力!一旦報警被對方知道了訊息,一定會滅口的!”

“可是……我爸爸怎麼辦?我不能不救他啊!”沐晴有些著急。

“你先冷靜,你仔細想想,抓你的那幾個人有冇有透露一些什麼訊息?”夏辰沉聲問道。

沐晴皺著眉頭,思考了一會,突然說道:“我想起來了,他們說了什麼清少,隊長之類的!說這是大少爺的命令!”

關鍵詞一出,夏辰臉色一沉,他之前猜對了,這次果真還是井清的手段。

不過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

不管那麼多,現在可以確定的是,沐銘城在井清手上,一定要把他救出來,否則後患無窮啊!

不管井清的目的是什麼,總會不是什麼好事!

“你放心,這事我幫你!我會把你父親救出來的!”夏辰一臉嚴肅,認真說道。

“嗯?”聽著夏辰的話,沐晴一下子愣住了。

她還不知道夏辰的身份,他幫自己救出父親?他這麼做有什麼目的?該不會是……喜歡自己吧!

想想之前,他為了救自己殺了四個人,按理來說是要負法律責任的,他竟敢冒這麼大的風險為自己,很有這種可能。

在沐晴心裡,夏辰就是一個有點帥的小流氓,痞裡痞氣的不正經。

偶爾想到他在審訊室調戲自己的場景,還覺得有些厭惡,突然發覺他是喜歡自己,一時間,沐晴不知如何是好!

不過現在看來,他能輕而易舉的解決那四個人,足以說明夏辰他不是普通人,更重要的是,在自己絕望的時候,夏辰他出手救了自己!

他喜歡自己,這個訊息確實有些突然了,叫她無所適從。

“夏辰,你給我點時間,我好好想想,再回覆你!”沐晴皺著眉頭,覺得一段感情不能這麼潦草的決定,兩人也隻是見過幾麵而已,並不瞭解。

“啊?”夏辰卻有些聽不懂了:“你要想什麼?”

夏辰無語,幫她救父親這事還要考慮嗎?難道不是親生的?

沐晴意識到什麼,慌忙解釋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你不是和蘇晴雪在交往嗎?這樣的話……”她臉色微紅,話也說的叫人聽不懂。

“這事跟晴雪有什麼關係?我一個人就行!”夏辰皺著眉頭,認真回答。

他一個人就行?難道他和蘇晴雪分手了?又或者說他外邊有人,蘇晴雪不在乎?

想到這裡,沐晴那難以平靜的心情更加複雜起來。

“不是,大姐,你不會想到了什麼奇怪的事吧?我說我救你父親啊!你想什麼?這事不要緊嗎?”夏辰不理解的看著她,問道。

沐晴又愣了一下,這下她反應過來,趕緊尷尬的回答了一聲:“要緊!”

“好吧!我不管你想到了什麼,眼下還是好好休息,我去給你弄點吃的來,你失血過多,得好好補一補!”夏辰歎了口氣,說道。

“嗯!”沐晴乖乖點了點頭。

夏辰剛要出去,又想到了什麼,好奇的問了一句:“不過我好奇的是,你怎麼會有這麼多絲襪?難道你有什麼特殊癖好?那你平時穿警服的時候,裡麵是不是也穿的絲襪?”

“夏辰!你給我滾出去!”沐晴又羞又惱,大聲吼道。

夏辰嘿嘿一笑,頓了頓,趕緊跑出去,順便還關上了門。

這女人還真是個母老虎,受傷了也不是小貓咪!

房間裡,沐晴滿臉的羞紅之色,她是喜歡買絲襪,纔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,僅僅是因為愛美而已。

她是警察也是女人,她需要打扮自己,自我欣賞!

她這姣好的身材,穿著絲襪肯定很美!隻可惜,她的職業不會允許她這樣,所以這些東西,隻能放在家裡。

中午的時候,沐晴準時醒來,不知道夏辰的醫術怎麼這麼厲害,隻是睡了一覺,傷口就不那麼疼了,還真是神奇。

她撐著自己的身體,坐了起來,很快,肚子就咕嚕咕嚕的響了。

冇一會,夏辰就推門進去,手裡還端著一大碗的骨頭湯,不得不說,他進來的太合時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