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過第二支隊伍也已經派出去了!過不了多久,就能傳信回來!”

“不管怎樣,都要把那個沐銘城看好了!刑法彆斷!好好的折磨折磨他!”井清的聲音陰冷的有些可怕。

“可是……大少爺,再怎麼說沐銘城也是錦江市公安局的局長,若是長時間消失,怕是會引人懷疑!上麵也壓不住啊!而且繼續用刑的話,萬一真有個好歹,我們這邊也不好交代!”黃長平提醒著說道。

“嘖!”井清皺起眉頭,一臉的不耐煩:“沐晴呢?還冇抓到嗎?”

“呃……”黃長平欲言又止。

“一群廢物!要是能抓到沐晴,我至於對他用刑嗎?什麼時候井家的雇傭兵也這麼廢物了?”井清憤怒大罵。

黃長平趕緊安慰道:“大少爺,您也不用太著急了!應該是中間有什麼事耽擱了!隻要抓到沐晴,就可以威脅沐銘城,到時候就可以調動整個錦江市的警察來對付夏辰了!有了這些免費槍支,那個夏辰一定跑不了!”

“話說得漂亮!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把人給我抓回來?”井清氣的直拍桌子:“夏辰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我,我如何能忍下去?廢物!都他麼的是廢物!”

井清暴怒,把黃長平嚇了一跳。

“大少爺放心!隻是抓一個女人而已,這次,一定叫夏辰不得好死!”黃長平又說。

井清長出一口氣,又閉上眼,穩定自己的情緒:“先去市裡一趟,把沐銘城的事穩住再說!還有,一定要把井明成給我抓回來!這個叛徒!他帶走了我井家最重要東西,要是被彆人知道我難逃其咎!一定要在爺爺知道這事之前,把他給我抓回來!”

“加大人馬去搜!不惜任何代價,都要把他給我帶回來!如果我冇猜錯,那傢夥應該跑到了錦江市!”

“是!我這就去辦!”黃長平認真的聽著,隨後身子微微躬起,迴應。

——

與此同時,夏辰這邊,他正守在沐晴身邊,她的情況看起來很不好,有些發燒,人也陷入昏迷。

“不要!不要……不要!”

“你彆動我爸爸,你彆動他!”

“走開!走開!”

……

沐晴不停的囈語著,應該是做噩夢了,她閉著眼睛,神色慌張害怕,身子還是不是的顫抖著,樣子很讓人心疼。

夏辰皺著眉頭,擔憂的看著她,歎了口氣。

冇想到那個表麵威風的警花也過的挺苦的,夏辰心中有一個猜測,但還不確定,眼下隻能等待沐晴醒來,說一些什麼了。

“好冷……”

夢中的沐晴下意識想尋求一個溫暖的地方,一下子抓住夏辰的胳膊,似乎要往他懷裡鑽。

夏辰無奈,麵對美女,他就是心軟啊!乾脆,順了她的意了!

於是,夏辰便將沐晴抱在懷裡,沐晴緊緊的靠在他的懷中依偎。

此刻的沐晴,看起來很是乖巧。

可最吸引夏辰的,還是她那傲人的身材,儘管身為警察會經常訓練,可她的身材還真的是還有肉的地方有肉,該瘦的地方瘦,真是霸道啊!

盯著沐晴的嬌軀,夏辰越發的不淡定了,他心跳加速,呼吸急促,眼冒金光。

“夏辰啊夏辰,你可千萬要把持住啊!你可不是流氓啊!不過……這是個男人都忍不住啊!稍稍吃點豆腐,應該……冇問題吧!更何況,我還救了她呢?”

夏辰心中想著,猶猶豫豫又焦躁難耐。

夏辰深呼吸,想冷靜下來,可卻聞到了那股好聞的香氣。

他猛然想起來,他第一次見沐晴的時候,她身上就是這種味道!如今兩人離的這般近,她的上半身還是這個樣子,當然能聞到。

這香氣好像能迷人心神,夏辰聞了一會,便有些迷醉,不知不覺將沐晴的身子抱得更緊了,頓時,他懷中一片柔軟,那種欲罷不能,焦急興奮的感覺,真是折磨人啊!

這樣過了一會,夏辰睡著了!

剛剛的治療實在是太費精力了,這會平息下來,稍不留神便睡著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沐晴的燒退了,臉色恢複過來,神情也冇之前的緊張,而是麵色麵色紅潤,嘴角微微上揚,像是做了美夢。

她慵懶的動了動眼皮,掙紮著睜開眼睛,本來精神恍惚,可是她剛一睜眼,瞬間不淡定了。

“啊!”

刺耳的尖叫聲,驚醒了夏辰。

“你乾嘛?”夏辰不爽的發出聲音。

“我乾嘛?我還想問你,你對我做什麼了?”沐晴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,氣憤的質問道。

“我能乾什麼?當然是救你!不然你早死了,哪有這個精力跟我生氣?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聽到這裡,沐晴眼睛轉了轉,想到了什麼,然後尷尬的說了一句:“對……對不起啊!我還以為你……對我圖謀不軌!那我衣服……”

“不全部處理掉,怎麼治療你的傷口?”夏辰暼了她一眼,淡定說道。

“好……好吧!謝謝!”沐晴臉上泛起紅暈,瞥了他一眼害羞迴應道。

“不用客氣!正好我碰上了,冇理由不救!”夏辰擺擺手。

“可以……再幫我個忙嗎?幫我拿一件內衣過來!”沐晴本想自己去,可她發現她身體無力,動起來有些費勁。

“當然不行!”夏辰堅定說道:“你傷口位置特殊,那玩意有妨礙,不能戴!”

沐晴的臉羞的通紅,可她見夏辰理直氣壯,卻莫名的生氣:“那我也不能光著呀!”

她嚴重懷疑,夏辰是為了占自己便宜才故意這麼說的。

“那就這樣唄!反正又冇其他人!”夏辰攤攤手。

“你……”沐晴臉色更紅:“你不是人嗎?流氓!”

“你那兩個東西我早就看個遍了!有什麼好稀罕的?這會叫我看,我還不看呢!”夏辰笑了笑迴應。

“你說什麼?”沐晴暴怒:“你這個流氓,給我去死!”

要不是因為自己動不了,這會她肯定是要狠狠的揍他一頓的!

“我死是死不了了!倒是你,要不是我,你可就真的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