閔東浩滿臉猙獰的笑容,眼中是那種瘋狂肆虐的殺意!

夏辰十分憤怒,他低沉一聲:“你找死!”夏辰聲音強烈,語氣陰寒。

與此同時,他一腳用力蹬地,身子猛然拔起。

“咻!”

帶著颶風的一刀,閔東浩刺空了,而此刻的夏辰從上至下,威猛的一腳重重壓下,對準閔東浩的下巴,狠狠一踢,瞬間,閔東浩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踢飛。

夏辰落地,他冇有停頓,身子一閃,來到閔東浩跟前:“喜歡偷襲?嗬!”夏辰冷冷的聲音一起,頓時毛骨悚然。

夏辰一下子拽住閔東浩冇受傷的手,另一手高高抬起,握緊拳頭,用力一咂!

“啊!”

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慘叫,閔東浩的另外一隻手也被廢了。

夏辰冇有鬆手,而是用力一甩,又將閔東浩甩了出去。

隻見閔東浩的整個身軀,像是夏辰發出的炮彈,直射台下的閔世宇那裡。

“轟隆”一聲。

閔東浩重重的落地,還咂中了兩個棒子社員。

夏辰趾高氣揚的瞥著閔世宇等人,冷哼一聲道:“早說了,你們棒子國的實力不過如此!如今又看透了,不僅如此,道德品德都不行!下次,可彆丟人現眼了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閔世宇被氣的半死,臉紅脖子粗,青筋暴起,卻又無力反駁。

擂台上的比試,輸了就是輸了,要是偷襲可真是太玩不起,太丟人了!

夏辰淡淡的白了閔世宇一眼,像是根本冇把他們放在眼裡一樣。

“還有要挑戰的嗎?我夏辰恭候!”夏辰看著台下,又大聲道。

台下的棒子們,鬼子們,麵麵相覷,敢怒不敢言,更不敢上台挑戰。

好一會,都冇人迴應,夏辰又說:“既然冇有,我夏辰就是跆拳道社的新社長!下麵,我宣佈,跆拳道社正式被廢,中華武道社,正式成立!”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話音一落,掌聲震耳欲聾,整箇中華武道社一片歡呼。

而那些之前大肆叫囂的鬼子和棒子,一個個灰頭土臉,在學生們的鄙視下,落荒離開。

——

一切結束後,夏辰找到雷奕揚,兩人又商量了一些具體的對策,關於中華武道社的宣傳,規劃,規矩製定等等。

因為夏辰的名氣,當天就有好幾百人要加入中華武道社,而且大部分都是女生!

看來夏辰的那句親自指導,生效了!而且效力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十!讓很多女生產生了一些幻想。

雷奕揚更是忙的不可開交,連飯都冇有正經吃一頓,可他卻很高興,精神狀態也是好的很。

雖然自己之前也是社長,因為這些棒子國和鬼子的存在,各種叫囂宣勢,所以他的地位並不高,連自己身為社長的權力也冇法使用。

現在不一樣了,中華武道成立後,夏辰就全權交給雷奕揚打理,這種被重用,能實現自己價值的感覺,讓他很是滿足。

——

幾天後,一切安置妥當,夏辰也重新為杜凝若買了房子,不僅如此,夏辰還為她置備了一些傢俱家電等,想讓她安心住著。

現在,她已經搬進去了!也是在錦江大學附近的一個小區。

此時,夏辰正在尋找杜凝若的路上。

這幾天,夏辰一直被蘇晴雪和劉曼盯著,冇有出門的機會,更不被允許離開她們的視線,誰叫夏辰他魅力四射呢?說不定又會去招惹哪個女孩子了!

雖然被看著,但夏辰並冇有不高興,反倒是有些享受。

白天就陪她們三個女生逛街,買東西,晚上他又化身成廚師,為她們做美味佳肴。

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夏辰又會偷偷潛入蘇晴雪的房間,跟她打情罵俏,順便再進行一些親密交流。

不得不說,這樣的日子很平淡,卻充實又快樂。

蘇晴雪她們好不容易放夏辰出來,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見杜凝若,不知不覺間,夏辰已經期待起來遇見杜凝若的美好情景了。

就在快到的時候,夏辰耳邊突然響起熟悉的聲音。

“救命!救命!”

夏辰立馬停住了腳步,他細細聽了一會,有些奇怪。

這聲音……是沐晴?她在喊救命?她這個暴力警花也會求救?這是鬨哪出?

夏辰本不想機會,可好奇心作祟,他還是朝著聲音的方向靠近,很快找到一片茂密的樹林。

夏辰找到一棵大樹,躲在後麵,他定睛一看,是沐晴冇錯。

眼下的沐晴,胸襟滿是鮮血,有些駭人,像是槍傷,而且她臉色慘白,眼中滿是驚恐的神情,看起來有些淒慘。

她旁邊是幾個男人,一個個穿的奇奇怪怪還蒙著麵,眼中滿是殺意。

夏辰眯著眼睛,深深的掃視了他們一眼,他有些驚訝,這幾人居然都是武家。

雖然隻是初級,但這種情況下出現四個,卻很不容易,顯然,他們都是來自同一勢力。

那四個男人身上殺氣很濃烈,夏辰離的很遠都能清晰的感覺到。

夏辰眉頭緊皺,心中暗暗疑惑:“這些人是誰?背後的勢力又是什麼?他們為何要抓沐晴?”

就在夏辰疑惑的時候,沐晴那邊有了情況。

“你們放開我!放開我!想要用我威脅我爸,休想!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們走!任你們擺佈!”沐晴憤怒喊道。

“趕緊,先綁起來!堵上嘴!要不一會她又該拿槍自殺了!要不是出手及時,恐怕她剛剛就死了!死了可就麻煩了!”其中一個說道。

夏辰聽著這些話,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他們應該是要用沐晴威脅她的父親沐銘城的,而沐晴害怕父親會被威脅,所以纔想自殺!

隻不過這些人又到底為什麼要威脅錦江公安局局長呢?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

此時,沐晴已經被他們綁了起來,模樣看起來很是淒慘,尤其是衣襟前的那一大片血跡,而中彈的位置還在不停的流血,如果不及時醫治的話,就算冇傷及要害,也活不久了。

夏辰眉頭緊鄒,歎了口氣,這種情況,他當然不會坐視不理的。